“一孕傻三年”,傻的竟还有他们?最新研究表明:升级为父亲后,男性大脑即萎缩1-2%!

2022-09-23 梅斯头条 MedSci原创

Cerebral Cortex:在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新晋奶爸会损失0.76-1.14%mm3的大脑皮质体积,即“初为人父”会改变男性的神经系统。

相信大家都听过民间俗语“一孕傻三年”,虽说“傻三年”的科学性不强,但怀孕真的会改变女性大脑!

早在2016年,Nature Neuroscience上刊登的一项前瞻性研究,首次揭示了“怀孕会导致母亲的大脑结构发生重大且持久的改变”,主要引起与社会认知相关的灰质体积显著减小。此后,不断有纵向研究从磁共振成像(MRI)方向切入,报告了怀孕后新妈妈的大脑重塑。

但育儿并非母亲一个人的事儿,父亲同样在其中承担了重要作用。那么,从准爸爸成功升级为人父的过程,是否也会影响男性的大脑结构呢?

近日,来自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团队在Cerebral Cortex上发表的前瞻性研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新晋奶爸会损失0.76-1.14%mm3的大脑皮质体积,即“初为人父”会改变男性的神经系统。难道“一孕傻三年”同样适用于男性?先别急,且听后续分析。

https://doi.org/10.1093/cercor/bhac333

先前研究大多集中在怀孕对新母亲的神经系统的影响,却忽略了新父亲的。但事实上,“为人父母”对大脑的重塑并非母亲独有,男性也会受到类似的影响,只是影响程度以及影响方式不明。此外,仅有的证据之间也存在矛盾,难以排除混杂因素的影响。

而此次,来自美国和西班牙的研究者联合开展的这项前瞻性研究,试验设计严谨,结果更具说服力:研究者收集了40名“初为人父”的男性大脑的结构MRI数据,对比了孕期和孕后的图像变化,包括大脑皮质的体积、厚度和结构特征,以探明“在没有直接经历怀孕过程的情况下,育儿经历会如何重塑人类大脑”。

结果显示,相比于婴儿出生之前相比,成功升级为父亲后的男性的大脑皮质体积显著缩小0.76-1.14%mm3而对照组(无子女组)并未出现变化。

参考“体积=厚度*面积”的公式,可以推测大脑皮质体积的减少,主要归因于皮质厚度和软脑膜面积的改变。果不其然,生娃后两者均出现了变化,新父亲的皮质厚度显著减少0.52%,软脑膜面积显著降低0.52。

图片

生娃前后男性大脑皮质的改变

那么问题来了,大脑皮质体积的减小到底意味着什么?生娃后的大脑萎缩主要影响了何种功能?真是所谓的变“傻”了吗?

基于前人哈佛大学脑科学中心的B T Thomas Yeo教授对大脑皮层的分类,研究者将大脑皮层分为7个功能网络,包括视觉、躯体运动、边缘、背侧、腹侧注意、额叶,和默认模式网络。具体来说,与孩子出生前记录的情况相比,生娃后的父亲在视觉默认模式网络两个区域,出现了明显的萎缩。

不过,并非一听到“萎缩”就是不好的,恰恰相反,这种所谓“默认模式网络”的减少与父母身份认同、情绪感受有关。默认模式网络的重塑是一种对大脑的改善,加强了新晋奶爸与婴儿的心理沟通能力,使父亲与孩子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新妈妈的大脑重塑,同样是往好的方向改变,有助于母亲对婴儿产生更为显著的神经应答。

令人意外的是“皮质中视觉系统相关的体积减少”,该变化在此前的研究中很少被提到。研究者认为,皮质中的视觉区域能帮助新爸爸们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起到一定积极作用,但还需要今后更多研究去探明背后的具体机制。

图片

生娃前后男性大脑7个功能网络的变化情况

综上,受到“转变为父母身份”的影响,男性大脑的结构出现了改变(不过不如女性明显)与生娃前相比,新爸爸们的大脑皮质体积显著缩小0.76-1.14%mm3,尤其是与视觉和默认模式网络区域。

虽说新晋奶爸们没有直接经历怀孕的过程,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大脑不会“升级”。不过,这种程度的大脑“萎缩”,反而让新爸爸们走向了一个更好的方向,有助于亲子关系的建立。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人类大脑真是太神奇了!

“可怜天下父母脑”,父母为了孩子连自己的大脑都做出了改变,我们又有何理由不去感恩自己的父母呢?

 

参考文献

[1]Hoekzema E, Barba-Müller E, Pozzobon C, Picado M, Lucco F, García-García D, Soliva JC, Tobeña A, Desco M, Crone EA, Ballesteros A, Carmona S, Vilarroya O. Pregnancy leads to long-lasting changes in human brain structure. Nat Neurosci. 2017 Feb;20(2):287-296. doi: 10.1038/nn.4458. Epub 2016 Dec 19. PMID: 27991897.

[2]Martínez-García M, Paternina-Die M, Desco M, Vilarroya O, Carmona S. Characterizing the Brain Structural Adaptations Across the Motherhood Transition. Front Glob Womens Health. 2021 Oct 7;2:742775. doi: 10.3389/fgwh.2021.742775. PMID: 34816246; PMCID: PMC8593951.

[3]Magdalena Martínez-García, María Paternina-Die, Sofia I Cardenas, Oscar Vilarroya, Manuel Desco, Susanna Carmona, Darby E Saxbe, First-time fathers show longitudinal gray matter cortical volume reductions: evidence from two international samples, Cerebral Cortex, 2022;, bhac333, https://doi.org/10.1093/cercor/bhac333

[4]Yeo BT, Krienen FM, Sepulcre J, Sabuncu MR, Lashkari D, Hollinshead M, Roffman JL, Smoller JW, Zöllei L, Polimeni JR, Fischl B, Liu H, Buckner RL.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human cerebral cortex estimated by intrinsic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J Neurophysiol. 2011 Sep;106(3):1125-65. doi: 10.1152/jn.00338.2011. Epub 2011 Jun 8. PMID: 21653723; PMCID: PMC3174820.

[5]https://www.sciencealert.com/first-time-dads-may-experience-brain-shrinkage-scientists-find

作者:Swagpp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Biol Psychiatry:青少年早发性抑郁症影响脑功能网络的正常发展

背景:功能磁共振成像研究表明,成人和青少年的重度抑郁症(MDD)与在静息状态下的默认模式网络(DMN)异常连接有关。情绪失调也是抑郁症的一个重要特征。目前没有探讨与青少年抑郁情绪相关的DMN的病理研究。本研究旨在全面认识抑郁症与暂时性抑郁症的DMN连接的大脑状态的动力学,以洞察抑郁症的病因。方法:我们收集情绪识别任务中和在静息状态下的功能磁共振成像数据,26例未经药物治疗的MDD青少年患者(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