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rtension:高龄女性使用α受体阻滞剂与低血压和相关临床事件风险

2019-07-23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该研究结果表明,即使作为高血压治疗添加药物,也应谨慎使用ABs。

α-受体阻滞剂(ABs)通常被用于高血压多药治疗。近日,心血管权威杂志Hypertension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着手评估与其他降血压(BP)药物比较,使用AB的低血压和相关不良事件的风险,研究人员使用了1995年至2015年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进行的基于人群的回顾性队列研究(≥66岁)。

Cox比例风险评估了AB使用与低血压和相关事件(晕厥、跌倒和骨折)的相关性,并与通过高维倾向评分匹配的其他BP降低药物相比较。该研究的主要结局是1年内低血压和相关事件(晕厥、骨折和跌倒)的住院治疗。

从734907名符合条件的女性中,14106人接受AB(平均年龄75.7岁;标准差6.9岁,中位随访1年),14106人接受其他降压药治疗。AB治疗的低血压和相关事件的粗略发病率为95.7(95%CI [置信区间]为90.4-101.1/1000人每年,1214次事件[8.6%]),其他降压药物为79.8(95%CI为74.9-84.7/1000人每年,1025次事件[7.3%])(事件发生率为1.20; 95%CI为1.10-1.30)。低血压(风险比为1.71; 95%CI为1.33-2.20)和晕厥(风险比为1.44; 95%CI为1.18-1.75)的风险更高,跌倒、骨折、心脏不良事件或全因死亡率无差异,其他降压药相比,ABs治疗的女性高血压患者与低血压和低血压相关事件的风险相关。

由此可见,该研究结果表明,即使作为高血压治疗添加药物,也应谨慎使用ABs。 

原始出处:

Swapnil Hiremath.et al.Alpha-Blocker Use and the Risk of Hypotension and Hypotension-Related Clinical Events in Women of Advanced Age.Hypertension.2019.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19.13289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中医药在高龄女性助孕安胎的应用

不同年龄阶段的不孕发生率为:20—24岁≈6%;25—29岁≈9%;30—34岁≈15%;35—39岁≈30%;40—44岁≈64%。≥35岁不孕的发生率明显增加。自然流产的情况也同样是这样:高龄妇女妊娠(包括自然妊娠或辅助生育)流产率较高;包括早早孕流产(生化妊娠);胚胎停止发育;复发性流产。中医在解释年龄与生育问题上,提出女性生殖调节的理论:肾—天癸—冲任—胞宫轴①肾是起主导作用:主藏精,

如何保护高龄女性生育力?

发育期生殖系统发挥功能,生育期约20年,50岁时几乎无生育功能,在绝经前期卵巢中卵泡丢失加速,生殖内分泌产生巨大变化,如雌激素下降、FSH下降、生育力下降等。

中医药在高龄女性助孕安胎的应用

不同年龄阶段的不孕发生率为:20—24岁≈6%;25—29岁≈9%;30—34岁≈15%;35—39岁≈30%;40—44岁≈64%。≥35岁不孕的发生率明显增加。 自然流产的情况也同样是这样:高龄妇女妊娠(包括自然妊娠或辅助生育)流产率较高;包括早早孕流产(生化妊娠);胚胎停止发育;复发性流产。 中医在解释年龄与生育问题上,提出女性生殖调节的理论:肾—天癸—冲任—胞宫轴 ①肾是起主导作

AJKG:“高龄女性较易流产和出生缺陷儿”观点被质疑

最近,华盛顿州立大学(WSU)的生殖生物学家排除了“为什么高龄女性流产和出生缺陷儿的风险增加”的一个主导想法。 1968年,试管婴儿之父、诺贝尔奖得主Alan Henderson,和Robert Edwards共同提出“production-line hypothesis”,该假说认为,女性胎儿阶段产生的第一个卵子往往具有更好的染色体间连接或“交叉”,随着女性年龄的增长,在高龄排出卵子,这些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