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高流量鼻导管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治疗对儿科重症监护的作用对比

2022-06-28 急重症新前沿 MedSci原创

重要性 急性病儿童无创呼吸支持的最佳一线模式尚不清楚。

重要性 急性病儿童无创呼吸支持的最佳一线模式尚不清楚。

研究目的旨在评估高流量鼻导管(HFNC)作为急性疾病无创呼吸支持的一线模式,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相比,在从各种形式的呼吸支持中解放出来的时间方面的非劣效性。

设计、设置和参与者 2019 年 8 月至 2019 年 8 月至 2019 年间招募的 600 名 0 至 15 岁经临床评估需要无创呼吸支持的急性病儿童,在英国 24 个儿科重症监护病房进行了务实、多中心、随机的非劣效性临床试验2021 年 11 月,最后一次随访于 2022 年 3 月完成。这项研究命名为FIRST-ABC Step-Up研究。

干预 患者以 1:1 的比例随机分配,以根据患者体重 (n = 301) 或 7 至 8 cm H2O (n = 299) 的流速开始 HFNC。

主要结果和测量 主要结果是从随机化到脱离呼吸支持的时间,定义为 48 小时期间参与者没有任何形式的呼吸支持(侵入性或非侵入性)的开始,根据非劣效性边界进行评估调整后的风险比为 0.75。评估了七项次要结局,包括重症监护病房出院时的死亡率、48 小时内插管和镇静剂的使用。

结果显示,在 600 名随机分组的儿童中,有 5 名(HFNC:1;CPAP:4)未获得同意,22 名(HFNC:5;CPAP:17)未开始呼吸支持; 573 名儿童(HFNC:295;CPAP:278)被纳入主要分析(中位年龄,9 个月;226 名女孩 [39%])。 HFNC 组的中位撤离时间为 52.9 小时(95% CI,46.0-60.9 小时),而 CPAP 组为 47.9 小时(95% CI,40.5-55.7 小时)(绝对差异,5.0 小时 [95% CI – 10.1 至 17.4 小时];调整后的风险比为 1.03 [1 侧 97.5% CI,0.86-∞]),符合非劣效性标准。

在预先设定的 7 项次要结局中,HFNC 组中有 3 项显着降低:使用镇静剂(27.7% 对 37%;调整优势比,0.59 [95% CI,0.39-0.88]);重症监护的平均住院时间(5 天 vs 7.4 天;调整后的平均差,-3 天 [95% CI,-5.1 至 -1 天]);和平均急性住院时间(13.8 天 vs 19.5 天;调整后的平均差,-7.6 天 [95% CI,-13.2 至 -1.9 天])。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鼻外伤(HFNC:6/295 [2.0%];CPAP:18/278 [6.5%])。

这项研究表明,在儿科重症监护病房临床评估需要无创呼吸支持的急性病儿童中,HFNC 与 CPAP 相比,在从呼吸支持中撤离出来的时间方面符合非劣效性标准。

梅斯医学发现,在今年4月份,JAMA是同样发表另一篇IRST-ABC Step-Down研究文章。

为了评估与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相比,高流量鼻导管(HFNC)作为拔管后无创呼吸支持的一线模式,及时脱离呼吸支持的非劣效性,研究组在英国的22个儿科重症监护病房进行了一项务实、多中心、随机、非劣效性试验。

2019年8月8日至2020年5月18日,研究组招募了600名经临床评估需要在拔管72小时内进行无创呼吸支持的0至15岁儿童,最后一次随访于2020年11月22日完成。将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组,分别根据患者体重接受HFNC(299名)或7-8cm水的CPAP(301名)。

主要结局是从随机分组到从脱离呼吸支持的时间,定义为48小时周期起始,且在此期间患儿没有任何形式的呼吸支持(有创或无创),校正后的危险比(HR)非劣效性范围为0.75。有6个次要结局,包括第180天的死亡率和48小时内再次插管。

在600名随机分组的患儿中,553名患儿(HFNC组281名;CPAP组272名)被纳入主要分析(中位年龄3个月;241名[44%]为女孩)。HFNC组的中位脱机时间为50.5小时,CPAP组为42.9小时,校正后的HR为0.83,未能达到非劣效性。在预先指定的亚组中也观察到类似的结果。

在6项预先确定的次要结局中,5项无显著差异,包括48小时内再次插管率(HFNC组为13.3%,CPAP组为11.5%)。HFNC组在第180天的死亡率为5.6%,显著高于CPAP组的2.4%,校正后的优势比为3.07。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腹胀(HFNC组2.8% vs CPAP组2.6%)和鼻/面部创伤(HFNC组5.0% vs CPAP组5.5%)。

研究结果表明,对于拔管后需要无创呼吸支持的危重患儿,HFNC与拔管后CPAP相比,未能满足及时脱离呼吸支持的非劣效性标准。

原始出处:

Ramnarayan P, Richards-Belle A, Drikite L, Saull M, Orzechowska I, Darnell R, Sadique Z, Lester J, Morris KP, Tume LN, Davis PJ, Peters MJ, Feltbower RG, Grieve R, Thomas K, Mouncey PR, Harrison DA, Rowan KM; FIRST-ABC Step-Up RCT Investigators and the Paediatric Critical Care Society Study Group.Effect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Therapy vs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Therapy on Liberation From Respiratory Support in Acutely Ill Children Admitted to Pediatric Critical Care Unit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2022 Jun 16. doi: 10.1001/jama.2022.9615

Ramnarayan P, Richards-Belle A, Drikite L, Saull M, Orzechowska I, Darnell R, Sadique Z, Lester J, Morris KP, Tume LN, Davis PJ, Peters MJ, Feltbower RG, Grieve R, Thomas K, Mouncey PR, Harrison DA, Rowan KM; FIRST-ABC Step-Down RCT Investigators and the Paediatric Critical Care Society Study Group.Effect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Therapy vs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Following Extubation on Liberation From Respiratory Support in Critically Ill Childre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 2022 Apr 26;327(16):1555-1565. doi: 10.1001/jama.2022.336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6-28 yangchou

    好文章,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Lancet Rheumatol:重症监护室的COVID-19患者采用Tocilizumab治疗对预后的影响

Tocilizumab,是一种靶向白介素-6受体的单克隆抗体,有人认为它或可减轻重度COVID-19相关的细胞因子风暴综合征。本研究旨评估该药物对重症COVID-19患者预后的影响。

Crit Care:体动记录仪监测重症监护患者睡眠的可行性和可靠性分析

在区分睡眠和觉醒状态方面,体动记录仪与多导睡眠描记仪有一定的一致性,并且使用方便、安全,可能是检测重症监护患者睡眠的一种合理选择。

Crit Care:重症监护的COVID-19患者长期结局

这项在入住ICU的COVID-19患者中进行的全国性研究中,与女性患者相比,男性患者长期不良结局的风险更高。

Crit Care:重症监护患者新发房颤的治疗策略

β受体阻滞剂或胺碘酮作为ICU患者的一线治疗可能优于CCB。现有的少量证据不支持在患者病情危重时对NOAF进行治疗性抗凝。

全面系统的了解重症监护治疗中的氧疗

氧疗被广泛用于重症监护和急诊医学,是维持有氧代谢所必需。尽管氧疗可以挽救生命,但也有研究表明不加区分地给氧可能会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这可能是由于高氧分压促进了活性氧的生成。

注意!重症监护室常见的12个护理缺陷!赶紧来看看吧

ICU是生死攸关的地方,需护理人员有高度的责任心与娴熟的护理技术。以下是护理专家总结的12个最常见的护理缺陷,赶紧看看并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