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血糖、减少血栓风险、改善妊娠结局……羟氯喹可真有你的!

2022-08-06 风湿新前沿 MedSci原创

抗风湿药物的再利用已引起全球关注。羟氯喹具有稳定内皮和抗血栓作用。已探索将其用作抗磷脂综合征中难治性血栓形成的辅助治疗。

风湿病学家数十年的临床经验,在药物再利用和尝试将广泛测试的抗风湿药物用于新适应症时非常有价值。许多免疫调节药物已被用于诱导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缓解,并预防伴随的大剂量皮质类固醇和其他合成疾病缓解抗风湿药 (DMARD) 疗法的不良反应,特别是在老年患者和合并症患者中。尽管大多数旧的抗风湿药物的确切作用机制仍然未知,但这些药物因其相对安全性和实用性而得到例证,可以逐渐减少皮质类固醇的剂量且有利于长期的疾病控制。

羟氯喹(HCQ)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氯喹衍生物,可有效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等炎症性风湿性疾病。它通过在溶酶体中积累而发挥作用,其碱性 pH 值会改变正常的酸性环境。这会干扰 II 类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 (MHC) 蛋白对抗原的加载和呈递。此外,它通过脱氧核糖核酸 (DNA) 和核糖核酸 (RNA) 部分干扰 toll 样受体 (TLR) 的激活。

在抗磷脂综合征 (APS) 的小鼠模型中,使用 HCQ 可降低血栓形成的风险并减少血管炎症和内皮功能障碍。在 22 名用 HCQ 治疗的抗磷脂抗体 (aPL) 患者中,可溶性组织因子水平在 HCQ 治疗三个月后降低。

各种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正在评估附加 HCQ 在 APS 中的作用。HIBISCUS 多中心多国试验正在评估 HCQ(妊娠期间每天 400 毫克)与安慰剂相比,除了标准治疗(即预防性剂量的低分子肝素和阿司匹林)外,对原发性妊娠妇女活产的影响APS。除了 APS,HCQ 还在探索其在复发性流产患者中的潜在效用。在这项法国 RCT(BBQ 试验)中,反复流产的患者应在怀孕前开始每天服用 400 毫克 HCQ 或安慰剂治疗,直至妊娠第 10周,目的是评估治疗是否能改善此类患者的妊娠结局。

风湿病患者队列研究中的羟氯喹与糖尿病发病风险

除了减少血栓事件外,HCQ 的其他心脏保护作用也被提出。在大鼠诱导的心肌梗死模型中,HCQ 的给药与 12 周后梗死心肌组织的细胞凋亡减少有关。在一项针对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小型概念验证研究中(n = 17) 使用二甲双胍和磺脲类药物的组合控制不充分,将每天添加 400 毫克 HCQ 与每天 45 毫克吡格列酮进行比较。尽管吡格列酮在降低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和实现血糖控制方面更有效,但近三分之二的 HCQ 患者的糖化血红蛋白水平可低于 7.5% 。然而,在 HCQ 的效用被证明可用于糖尿病、血脂异常或心血管疾病的适应症之前,应避免将其滥用于这些适应症。考虑到 HCQ 的抗血小板和抗血栓作用的证据,以及接受 HCQ 治疗的患者的良好血脂谱,这种药物可能在预防心血管事件的发生或复发方面具有辅助作用。这可能需要在未来的临床试验中进行探索。

今天,人们正在尝试对旧的抗风湿药物进行再利用,以用于许多适应症。HCQ、甲氨蝶呤和秋水仙碱主要用于有利地调节心血管风险。临床医生必须意识到这些药物容易引起副作用,例如甲氨蝶呤引起的血细胞减少、HCQ 引起的视网膜病变以及秋水仙碱引起的胃肠道不良反应。鉴于不良事件的风险,在为新的未经许可的适应症开具这些药物之前,必须仔细考虑风险收益比,特别注意识别高风险人群,例如潜在肾功能不全的人群,并避免药物相互作用。

参考文献:Misra DP, Gasparyan AY, Zimba O. Benefits and adverse effects of hydroxychloroquine, methotrexate and colchicine: searching for repurposable drug candidates. Rheumatol Int. 2020 Nov;40(11):1741-1751. doi: 10.1007/s00296-020-04694-2. Epub 2020 Sep 2. PMID: 32880032; PMCID: PMC7467139.、

作者:August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2-08-06 zwddoctor

    继续学习羟氯喹

    0

  2. 2022-08-03 小小医者

    #羟氯喹#有潜力的老药新用

    0

相关资讯

羟氯喹与新冠:永无止尽的故事

在 COVID-19 大流行的早期,迫切需要一种治疗方法来对抗正在摧毁全球医疗保健系统的祸害。随着系统不堪重负,很明显需要有效、安全、可及的早期门诊治疗以防止恶化。

关于羟氯喹的2期临床试验解读

在一项接受过BRAF-/MEK-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晚期BRAFV600突变黑色素瘤患者中进行dabrafenib、trametinib和羟氯喹的2期临床试验解读 。

羟氯喹在风湿科临床应用

HCQ在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类风湿性关节炎(RA)等疾病应用现状。

羟氯喹对风湿科疾病的心血管可能具有预防效果

几十年来,抗疟药羟氯喹(HCQ)由于其免疫调节特性和整体良好的安全性,在治疗包括炎症性风湿性疾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HCQ对IgA肾病患者的蛋白尿可能有轻微的收益

IgA肾病又称伯杰病,是世界上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肾炎和慢性肾小球疾病。亚洲约 40%、美国 10% 和欧洲 20% 的肾活检显示 IgA 肾病。

氯喹和羟氯喹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皮肤症状的影响

红斑狼疮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的皮肤病很常见。许多干预措施用于治疗 SLE,具有不同的疗效、风险和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