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鼻部疾病研究进展(七)

2021-05-26 AlexYang MedSci原创

鼻炎即鼻腔炎性疾病,是病毒、细菌、变应原、各种理化因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引起的鼻腔黏膜的炎症。鼻炎的主要病理改变是鼻腔黏膜充血、肿胀、渗出、增生、萎缩或坏死等。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鼻炎的研究进展,与

鼻炎即鼻腔炎性疾病,是病毒、细菌、变应原、各种理化因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引起的鼻腔黏膜的炎症。鼻炎的主要病理改变是鼻腔黏膜充血、肿胀、渗出、增生、萎缩或坏死等。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J Asthma Allergy:鼻腔一氧化氮和主动性前鼻测压在诊断过敏性鼻炎和哮喘中的作用

过敏性鼻炎(AR)和哮喘是两种常见的特应性疾病,通常存在共同的发病机制,其特点是Th2炎症反应与许多生物标志物的释放,如一氧化氮(NO)。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有无哮喘的AR儿童的炎症(nFeNO和eFeNO)和功能(mNF和FEV1)参数,并与对照进行比较。其次,研究人员确定了nFeNO的截止值,并验证其预测单独或合并存在鼻炎或哮喘的可靠性。

研究人员共招募了160名患有AR和/或哮喘的儿童(6-12岁),并分为四组:对照组、AR、哮喘和AR+哮喘。所有儿童进行了以下炎症和功能测量:nFeNO、eFeNO、mNF和FEV1。结果发现,与对照相比,AR患儿的nFeNO水平极高,AR+哮喘患儿的nFeNO水平更高。值得注意的是,与健康儿童相比,所有的病理情况,尤其是AR+哮喘,mNF的数值明显较低。mNF和nFeNO呈负相关关系。研究人员还发现所有病理组的eFeNO值与对照组相比均显著升高,其中哮喘和AR+哮喘患者中该标志物较大,而FEV1值在所有疾病组中显著降低,尤其是哮喘和AR+哮喘儿童。ROC曲线分析表明,nFeNO对单独的鼻炎或伴有哮喘的预测效果很好,表明了662ppb为准确分界点。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nFeNO测定无创、易操作、经济,在单独AR或伴有哮喘的患者中是一种有价值的检测方法。因此,该方法可应该用于鼻炎患者,与主动性前鼻测压(AAR)共同诊断和估计鼻腔阻塞的程度,但也可应该用于具有哮喘的儿童,来评估他们的鼻腔受累情况和并改善治疗管理

【2】PLoS One:6-8岁儿童过敏性鼻炎的风险因素分析

在过去的30年中,台湾地区的过敏性鼻炎(AR)发病率迅速增加;然而,过敏性鼻炎的潜在风险因素还没有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鼻炎的发病率、个人和环境风险因素情况。

研究在26418名一年级学生(6-8岁)中进行了一项横断面调查,回复率为94.6%(24999/26418)。修订后的国际儿童哮喘和过敏研究(ISAAC)问卷由他们的父母或主要看护人完成。研究人员使用逻辑回归调查了与鼻炎有关的可能的个人和环境(早期生活和目前)风险因素。研究发现,过去12个月中,6-8岁儿童的鼻炎患病率为42.8%。男性和女性的多变量逻辑回归分析显示,男性性别、出生后第一年使用抗生素、两岁前的支气管炎、诊断为哮喘和诊断为湿疹、出生后第一年养猫都与鼻炎风险增加有关。另一方面,有年长的兄弟姐妹可能会降低鼻炎的风险。

基于目前的研究结果,研究人员指出,建议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年少用抗生素,并且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年不要在家里养猫。从亚组分析来看,可以针对鼻炎的不同风险因素和各亚组的鼻炎严重程度来采取预防措施。

【3】Int Arch Allergy Immunol:钙调蛋白调控人类鼻粘膜的纤毛摆动

包括鼻窦上皮在内的气道上皮的纤毛摆动在一线防御中具有重要作用,并认为是由细胞内的Ca2+水平控制的。据报道,钙调蛋白和腺苷酸/鸟苷酸环化酶参与了纤毛摆动调节。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纤毛摆动调控途径中这些成分之间的相互关系。

研究人员在内窥镜鼻腔手术中收集了29名慢性肥厚性鼻炎/鼻窦炎患者的下鼻甲。将鼻甲粘膜切成薄片,在装有高速数码摄像机的相位对比光镜下观察粘膜纤毛运动。研究结果发现,用100μM CALP3(钙调蛋白激动剂)刺激时,纤毛摆动频率(CBF)明显增加,而同时加入100μM SQ22536(腺苷酸环化酶抑制剂)和10μM ODQ(鸟苷酸环化酶抑制剂)以及同时加入1μM KT5720(蛋白激酶A抑制剂)和1μM KT5823(蛋白激酶G抑制剂)则被完全抑制。用10 ?M forskolin(腺苷酸环化酶激活剂)和10 ?M BAY41-2272(鸟苷酸环化酶激活剂)刺激,以及用100 ?M 8-溴-cAMP(cAMP类似物)和100 ?M 8-溴-cGMP(cGMP类似物)刺激时,CBF明显增加,加入1 ?M calidazolium(钙调蛋白拮抗剂)时没有发生改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人类鼻粘膜纤毛摆动的调节途径涉及钙调蛋白、腺苷酸/鸟苷酸环化酶和蛋白激酶A/G。腺苷酸/鸟苷酸环化酶和蛋白激酶A/G作用于钙调蛋白的下游,并进一步传递钙调蛋白信号。

【4】World Allergy Organ J:慢性鼻炎中过敏性鼻炎的鉴定

由于过敏性鼻炎(AR)和非过敏性鼻炎(NAR)的临床表现相似,在临床实践中很难进行区分。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中国门诊患者的真实世界数据中AR和NAR的人口学和临床特征情况。

研究是一项横断面的真实世界研究。根据主观症状和客观的特异性血清IgE测试来确定AR和NAR,还记录了一般人口学特征和临床信息。研究结果发现,在花粉季节组,发现年龄分布、鼻炎持续时间、哮喘合并症、食物过敏和咳嗽评分与AR明显相关。此外,在非花粉季节组,研究人员发现种族、年龄分布、鼻炎持续时间、哮喘合并症、食物过敏、过敏家族史,以及眼睛发涩的评分是AR的相关因素。基于多变量逻辑模型,研究人员建立了两张列线图,其中包括先前确定的重要风险因素,这些因素在临床实践中很容易获得,并有预估的变量来评价这些因素在预测鼻炎患者AR风险中的作用。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不同表型的慢性鼻炎患者在不同季节的特征是不同的,他们开发的列线图可能对临床实践有益。

【5】Nutrients:益生菌混合物用来预防儿童过敏性鼻炎症状

过敏性疾病在成人和儿童中越来越多。因其存在严重并发症的风险、导致生活质量低下和引起相关费用,因而它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据估计,超过20%的人口受过敏性疾病的影响,如过敏性鼻炎(AR)、哮喘、食物过敏和/或特应性皮炎。

过敏性鼻炎影响了10-25%的普通人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AR的发病率一直在增加,使其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健康问题。有研究表明,特定细菌菌种的存在可能影响过敏性疾病的发展。近期,有研究人员提出肠道微生物群假说来解释过敏性疾病发病率的上升原因。

由于益生菌具有抗炎和免疫调节作用,因此也许可以用于预防过敏反应。该研究中,研究人员用动物双歧杆菌亚种BB12和粪肠球菌L3的混合物进行预防性治疗,调查是否能减少过敏性鼻炎(AR)患儿的症状和用药需求。

研究包括了250名6至17岁的儿童,均患有AR,并将他们随机分配到干预组(150人)或安慰剂组(100人)。干预组患者除接受常规治疗(局部皮质激素和/或口服抗组胺药)外,在与儿童最敏感的过敏原有关的症状出现前3个月,每天口服含有动物双歧杆菌亚种BB12 DSM 15954和粪肠球菌L3 LMG P-27496菌株的益生菌混合物。最后使用鼻腔症状评分(NSS)来评估使用益生菌或安慰剂治疗前后的AR严重程度。

结果表明,干预组的患者在益生菌治疗后,其NSS明显下降(P=2.2×10-10)。此外,干预组患者的药物治疗摄入量的显著减少。即口服抗组胺药(p=2.2×10-16)、局部皮质激素(p=2.2×10-13)和两种药物(p-value 1.5 × 10-15)的使用均减少。

他们的研究认为,BB12和L3的混合物作为预防性治疗时,在统计学上减少了AR的体征和症状,并明显减少了对常规治疗的需求。

【6】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过敏性鼻炎如何影响COVID-19的严重程度?

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市出现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的SARS-CoV-2,并成为一种迅速蔓延的大流行病。2020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命名由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疾病为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世卫组织于2020年3月11日宣布COVID-19为大流行病。截至2020年12月,即疫情开始一年后,全球范围内的感染病例总数为8100万,全球约有200万人死亡。

COVID-19最常见的症状是发烧、咳嗽、疲劳和呼吸困难。COVID-19是一种传染性的、有时是致命的疾病,其症状也是新描述的。相比之下,过敏性鼻炎是一种慢性疾病,不具有传染性,没有致死的可能性,其症状已被充分描述。一些过敏性疾病,包括哮喘,已经被定义为是COVID-19的不良后果的风险因素。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过敏性鼻炎在COVID-19的严重程度中的作用。

这项病例对照研究于2020年3月18日至8月30日在萨卡里亚教育和研究医院、丰田医院和Yenikent州立医院进行。研究包括一个病例组和一个对照组,病例组是随机选择的125名诊断为过敏性鼻炎的患者,对照组是诊断为COVID-19的125名无过敏性鼻炎患者。研究人员评估了所有参与者在吸烟、症状和住院方面的情况,以及他们的住院时间和合并症的数量。

结果发现,两组之间在无症状患者的百分比(P=0.27)、是否吸烟(P=0.068)、住院情况(P=0.79)和住院时间(P=0.55)方面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每组中各有两名患者需要在重症监护室(ICU)接受护理。病例组的一名患者和对照组的两名患者因COVID-19而死亡。

综上所述,过敏性鼻炎并不影响COVID-19的严重程度。然而,建议通过对患有过敏性鼻炎的COVID-19患者的预后的进一步研究来验证该研究的结论。

 

作者:AlexYang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盘点】近期鼻炎与治疗进展(六)

【1】ORL J Otorhinolaryngol Relat Spec:鼻腔细胞学在射频鼻甲缩小术中的应用

Int Arch Allergy Immunol:钙调蛋白调控人类鼻粘膜的纤毛摆动

包括鼻窦上皮在内的气道上皮的纤毛摆动在一线防御中具有重要作用,并认为是由细胞内的Ca2+水平控制的。据报道,钙调蛋白和腺苷酸/鸟苷酸环化酶参与了纤毛摆动调节。

Int Arch Allergy Immunol:儿童的皮下过敏原免疫疗法:真实生活中的依从性和COVID-19大流行对其依从性的影响

皮下过敏原免疫疗法(SCIT)是治疗过敏性鼻炎、哮喘和毒液过敏的一种有效方法。由于是长期治疗,依从性对SCIT获得最大的益处至关重要。

Allergy:舌下免疫治疗片的安全性分析

标准质量(SQ)的树木舌下免疫疗法(SLIT)片剂已批准用于治疗树木花粉过敏。因此,应向医护人员提供临床使用的详细安全数据。

Nutrients:西兰花芽提取物治疗季节性草花粉诱发的过敏性鼻炎

污染造成的氧化应激可能是城市地区特应性疾病发病率增加的一个贡献因素。在一些涉及暴露在污染物(包括柴油废气颗粒)中动物的研究中,其结果也支持了上述观点。这些动物在暴露污染物后,产生了更多的IL-4(一种

Laryngoscope:皮下与舌下免疫疗法在成人过敏性鼻炎中的治疗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以打喷嚏、流鼻涕和鼻腔阻塞为特征的疾病,常伴有眼睛发痒、鼻子发痒、鼻后滴液、咳嗽和疲劳等症状。据估计,AR的患病率高达42%,影响到美国大约5800万人。AR患者有着很大的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