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oncol:奥拉帕利联合Durvalumab治疗BRCA突变的转移性乳腺癌

2020-08-10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本研究旨在评估奥拉帕利联合PD-L1抑制剂durvalumab用于携带胚系BRCA1突变或BRCA2突变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Poly(ADP-核糖)聚合酶抑制剂与免疫疗法的联合方案在临床前研究中已显示出抗肿瘤活性。MEDIOLA试验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的1/2期试验,评估奥拉帕利(olaparib)联合durvalumab治疗实体肿瘤的疗效。患者被招募到4个初始队列(胚系BRCA突变、转移性乳腺癌;胚系BRCA突变、转移性卵巢癌;转移性胃癌和转移性小细胞肺癌)。

本文报道了乳腺癌队列的研究结果,即奥拉帕利联合PD-L1抑制剂durvalumab用于携带胚系BRCA1突变或BRCA2突变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该队列共招募了34位携带BRCA1/2胚系突变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予以300 mg奥拉帕利(口服,2/日)和1.5 g durvalumab(静滴,1/4周),直到病情进展。主要终点是安全性和耐受性,以及12周时的疾病控制率。

11位(32%)患者发生了3/4级不良反应,其中最常见的是贫血(4例[12%])、中性粒细胞减少(3[9%])和胰腺炎(2[6%])。3位患者因副作用而终断治疗,4位(12%)患者经历了6次重度不良反应。无治疗相关死亡。30位可进行疗效分析的患者中有24位(80%)在12周时获得疾病控制。

总结:奥拉帕利联合durvalumab展现出在既往单药治疗中观察到的相似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值得进一步开展随机对照研究来验证该联合方案的疗效。

原始出处:

Susan M Domchek, et al, Olaparib and durvalumab in patients with germline BRCA-mutated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EDIOLA): 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phase 1/2, basket study. The Lancet Oncology. August 06,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0-08-13 lovetcm

    #乳腺癌#BRCA1/2突变,用#奥拉帕利#很合时宜,但是用PD-L1,是值得怀疑的,对于这样明确突变的人群,很少看到PD-1、或PD-L1获益的。在肺癌中EGFR突变的患者,原则上不宜用免疫治疗的。

    0

  2. 2020-08-10 ms3000000449926787

    学习

    0

  3. 2020-08-10 qinqiyun

    奥拉帕利前景不错

    0

相关资讯

靶向TROP2治疗药物DS-1062是NSCLC和乳腺癌的新星?

7月27日,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株式会社就靶向人滋养层细胞表面糖蛋白抗原2(TROP2)抗体药物偶联物(ADC)DS-1062达成了一项新的全球开发和商业化协议。DS-1062是一款潜在的重磅新药,有望

吡咯替尼完全获批,HER2+乳腺癌治疗步入新时代

近日,恒瑞医药自主研发的1.1类创新药吡咯替尼获得国家药监局完全上市批准。这是该明星药物自2018年获得有条件上市批准后的又一里程碑。从最初研发到成功上市,吡咯替尼历经近十年时间,屡次登上顶尖国际学术

三阳性乳腺癌,抗HER2联合化疗,还是联合内分泌治疗?

三阳性乳腺癌的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均为阳性,约占全部乳腺癌的5%~10%。三阳性乳腺癌患者与HER2单阳性乳腺癌患者相比,肿瘤较小、淋巴结转移率较低、乳腺癌相关生

Eur J Cancer:早期乳腺癌保乳术后放疗10年随访结果

近日,奥地利乳腺结直肠癌研究协助组8 A试验10年研究结果在线发表于The European Journal of Cancer,探究了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接受保乳手术(BCS)和连续内分泌治疗(E

又双叒登Nature子刊!四链DNA结构首次在乳腺癌细胞中发现

1953年4月25日,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两位科学家Francis Crick和James Watson在《Nature》发文,率先提出了如今众所周知的双螺旋DNA模型,这一发现后来被称为分子生物学时代

NAT COMMUN:老药新用,同时抑制肿瘤线粒体和血管生成

至今为止,癌症仍然是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重要的健康问题。尽管已经存在结肠癌和乳腺癌的标准协议和疗法,但是不能满足治疗需求,建立新的治疗方法是当务之急,这可以尽量减少癌症造成的社会和经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