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Periodontol:牙周清创后辅助ω-3多不饱和脂肪酸和低剂量阿司匹林有益于2型糖尿病患者的牙周炎治疗

2021-02-2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研究人员提出补充ω-3多不饱和脂肪酸(ω-3 PUFA)和低剂量阿司匹林(ASA)作为控制慢性炎症性疾病的宿主调节方案。近日,研究人员探讨了口服ω-3 PUFA和A

研究人员提出补充ω-3多不饱和脂肪酸(ω-3 PUFA)和低剂量阿司匹林(ASA)作为控制慢性炎症性疾病的宿主调节方案。近日,研究人员探讨了口服ω-3 PUFA和ASA作为辅助牙周清创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牙周炎的临床和免疫学影响,结果已发表于J Periodontol。

研究共纳入75例患者(n=25/组),随机分配到接受安慰剂和牙周清创(CG),在牙周清创后接受ω-3 PUFA+ASA(3 g鱼油/d+100 mg ASA/d,2个月)(试验组[TG]1),或在牙周清创前接受ω-3 PUFA+ASA(3 g鱼油/d+100 mg ASA/d,2个月)(TG2)。基线(t0)时收集牙周参数和GCF,TG1和CG(t1)在牙周清创和ω-3 PUFA+ASA或安慰剂后3个月,TG2(t1)在ω-3 PUFA+ASA(牙周清创前)后,以及牙周清创后6个月(所有组)(t2)。GCF通过多联ELISA分析细胞因子水平。

 

结果显示,TG1中10名患者(40%)和TG2中9名患者(36%)达到了治疗的临床终点(探诊深度≥5mm的位点≤4个),而CG中只有4名(16%)。TG1组中重度牙周深袋均有临床附着增加。两个试验组的IFN-γ和白细胞介素(IL)-8水平均随时间下降。TG1的IL-6水平较低。TG1的HbA1c水平降低。

综上所述,该研究结果表明,牙周清创后辅助ω-3和ASA对2型糖尿病患者牙周炎的治疗具有临床和免疫学意义。

 

原始出处:

 

Nidia C Castro Dos Santos, Naira M R B Andere, et al., Omega-3 PUFA and aspirin as adjuncts to periodontal debridement in patients with periodontitis and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 Periodontol. 2020 Oct;91(10):1318-1327. doi: 10.1002/JPER.19-061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1-03-01 科研科研科研

    低剂量阿司匹林有益于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的牙周炎

    0

  2. 2021-03-01 ms6000000584826401

    学习

    0

  3. 2021-02-28 ms2000001051330459

    学习了,涨知识了!

    0

  4. 2021-02-28 水-晶

    进来看看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BMJ Gastroenterology:低剂量阿司匹林引发低胃肠道出血并降低结直肠肿瘤的风险

大肠癌(CRC)仍然是全世界最常见的胃肠道癌症,早期发现并清除癌前息肉可以防止随后的CRC发生。先前的研究表明长期连续服用阿司匹林与CRC风险呈负相关。

J Natl Cancer Inst:确诊结直肠癌后再吃阿司匹林是否还能降低患者的死亡风险?

确诊CRC后再服用阿司匹林是否还能获得生存益处?

J Natl Cancer Inst:阿司匹林怎么吃、什么时候开始吃、吃多久可预防结直肠癌?

阿司匹林可预防结直肠癌,该怎么吃、什么时候开始吃、吃多久呢?

Mol Psychiatry:震惊,阿司匹林对老年人抑郁症有害无利!

晚年抑郁症很常见,而且使用现有的治疗方法往往不能得到有效的控制。抑郁症还与炎症标志物增加有关,表明抗炎药对抑郁症或许有潜在的治疗作用。

JAMA Oncology:阿司匹林能否降低老年人结直肠癌风险?取决于他们何时开始用药

常规使用阿司匹林与降低的结直肠癌风险有关。但是,这一优势仅在70岁之前开始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中才有意义。

JAMA Oncology:年轻时就开始使用阿司匹林,结直肠癌患病风险显著降低!

阿司匹林,作为医药史上三大经典药物之一,自临床应用开始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至今依旧是解热、镇痛和抗炎药的良药。随着医学发展,诸多研究发现,阿司匹林心脏病、中风、癌症(特别是胃肠道癌症)和全因死亡率的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