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NP:TNF抑制剂治疗抗MOG相关脑炎伴癫痫(FLAMES)的单侧皮质FLAIR高信号病变

2021-04-1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一位34岁男性病患,出现新发右侧头痛、偶发性视觉空间定向障碍及偶发性左眼幻视。他有溃疡性结肠炎病史,在过去10年中,他每8周静脉注射英夫利昔单抗450毫克。

一位34岁男性病患,出现新发右侧头痛、偶发性视觉空间定向障碍及偶发性左眼幻视。他有溃疡性结肠炎病史,在过去10年中,他每8周静脉注射英夫利昔单抗450毫克。

在脑MRI上,T1加权后钆成像显示右下顶骨和枕软脑膜增强(图1A),T2液体衰减反转恢复(FLAIR)成像显示相应的脑回和脑沟高信号(图1B)。T2加权或弥散加权成像未见异常。我们怀疑是局灶性脑膜脑炎。考虑到炎症性中枢神经系统(CNS)事件,英夫利昔单抗已停用。他每天两次服用左旋乙拉西坦250 mg,以治疗可能的局灶性发作性癫痫,但2周后出现持续性发作性视敏,随后出现左侧视力丧失。神经学检查显示左侧同侧偏盲。重复的脑部磁共振显示T2-FLAIR高信号累及右侧顶叶和枕叶,延伸至胼胝体(图1C1,C2)和持续的软脑膜强化(未显示)。反复的脑脊液(CSF)检查显示淋巴细胞增多(高达411个白细胞/μL,62%为淋巴细胞)、蛋白升高和血糖正常。无CSF特异性寡克隆带。包括脑脊液细菌培养、真菌培养、抗酸杆菌培养、单纯疱疹病毒PCR、水痘-带状疱疹病毒PCR、肠道病毒PCR、梅毒筛查、细胞学和流式细胞术在内的广泛的感染和恶性病因评估均为阴性。

Figure 1

抗-MOG相关脑炎伴癫痫发作FLAIR高信号病变的脑MRI表现 

综合神经抗体检测显示血清和脑脊液中髓鞘少突胶质细胞糖蛋白(MOG)-IgG阳性(固定细胞法,EUROIMMUN),而其他神经抗体包括水通道蛋白-4-IgG和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IgG均不存在。病人静脉注射甲基强的松龙1克,持续3天,头痛和视野缺损得到改善。他每天服用强的松50 mg  和左乙拉西坦250 mg  ,但1个月后表现为头痛恶化,随后出现全身强直阵挛发作。重复的脑部磁共振显示T2-FLAIR高信号的间隔改善和软脑膜强化的分辨率(未显示)。他接受静脉注射左乙拉西坦1 g和另一个疗程的甲基强的松龙1 g静脉注射3 天,并再次使用泼尼松50 mg 每日和左乙拉西坦750 mg 。在另一个月后的随访中,他报告没有进一步的头痛或癫痫发作,脑部MRI显示T2-FLAIR高信号接近分辨率(图1D1,D2)。

MOG-IgG相关疾病(MOGAD)最常见表现为视神经炎、横纹肌炎或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 患者表现为典型的单侧皮质FLAIR高信号病变,表现为抗-MOG相关脑炎伴癫痫发作(FLAMES),另一个最近特征性的MOGAD表现,典型表现为头痛、发热、癫痫发作和T2-FLAIR高信号部位相关的皮质症状。单侧皮质病变存在于包括脑膜强化在内的疾病谱上,以及更多的双侧皮质病灶。这是首次报道的在接受TNF抑制剂治疗时出现单侧皮质病变的病例,强调了在接受这些生物药物的患者中考虑这种疾病的重要性。一项病例对照研究表明,暴露于TNF抑制剂与炎症性中枢神经系统事件的风险增加有关,这可能是由于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已经异常的免疫反应失调引起的。最近也报道了3例可能将TNF抑制剂治疗与MOGAD的其他表型联系在一起的病例。而TNF抑制剂治疗与溃疡性溃疡患者的单侧皮质病变之间可能存在关联结肠炎不能排除,这个病例强调了当遇到接受这些生物药物的患者出现这种独特的临床放射学综合征时,检测MOG-IgG的重要性。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7)
#插入话题
  1. 2021-04-12 blair4587

    可以

    0

  2. 2021-04-12 ms3000000338812867

    认真学习了

    0

  3. 2021-04-11 ms1000001877760765

    0

  4. 2021-04-11 ms6828840437185802

    认真学习了

    0

  5. 2021-04-11 wangmx93@163.com

    好文章-值得推荐

    0

相关资讯

Clin Cancer Res:纳武单抗+伊匹单抗+英夫利昔单抗/赛妥珠单抗治疗黑色素瘤

对于晚期黑色素瘤患者,TNF阻滞剂可用于处理纳武单抗和/或伊匹单抗治疗后的胃肠道炎症副作用。临床前数据显示,抗-TNF可以提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

ACG 2020:相比于英夫利昔单抗,Vedolizumab显著改善与免疫治疗有关的腹泻

根据2020年美国胃肠病学院(ACG)虚拟会议上提出的一项研究,Vedolizumab在治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关的腹泻和结肠炎方面优于英夫利昔单抗。

UEGW 2020:Etrolizumab治疗中重度溃疡性结肠炎,并不优于Infliximab(英夫利昔单抗)

根据在2020年欧洲胃肠病学周(UEGW)虚拟大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在中度至重度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中,Etrolizumab未显示出优于Infliximab(英夫利昔单抗)的有效性。

Ann Rheum Dis:"程序化 "英夫利昔单抗(IFX)治疗策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效果如何?

本研究旨在确定 "程序化 "英夫利昔单抗(IFX)治疗策略(对于该策略,根据基线血清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调整IFX的剂量)是否有利于在54周后诱导临床缓解,并持续停用I

Lancet Gastroen Hepatol:腹腔镜回肠切除术 vs英夫利昔单抗治疗回肠炎型克罗恩病

研究支持采用腹腔镜回肠切除术作为克罗恩病的治疗选择,特别是针对局限性(受累节段≤40 cm)和以炎性末端回肠炎为主,常规治疗不成功的患者

欧洲委员会批准Celltrion的英夫利昔单抗皮下制剂仿制药Remsima SC,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

Celltrion公布其TNF-α单抗,英夫利昔单抗皮下(SC)生物仿制药Remsima SC治疗慢性病,溃疡性结肠炎和类风湿性关节炎(RA)患者中的阳性数据。除阳性数据外,该药物已获得欧洲委员会对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的批准,标志着该药物成为世界上首个获批的英夫利昔单抗皮下制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