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Clin Oncol:如何预测乳腺增生是否会发展为乳腺癌?

2018-04-22 海北 MedSci原创

乳腺活检具有不典型增生(AH)的患者乳腺癌(BC)风险总体上升,但现有的风险预测模型无法提供准确的个体化风险估计。

乳腺活检具有不典型增生(AH)的患者乳腺癌(BC)风险总体上升,但现有的风险预测模型无法提供准确的个体化风险估计。为此,来自新墨西哥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使用梅奥良性乳房疾病队列来开发和验证BC风险预测模型,该模型专门针对AH患者,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AH-BC。
研究人员将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和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18至85岁经病理证实为良性AH的女性回顾性队列分别用于模型开发和外部验证,并使用L1-penalized Cox 比例风险回归,筛选了组织活检的临床危险因素和组织学特征。
确定的特征被包括在精细和灰色回归模型中,以估计BC风险,并将死亡作为竞争风险。模型鉴别和校准在模型构建集和外部验证集中进行评估。
模型建立组由699位AH患者组成,其中142位患者发展为BC(中位随访时间为8.1年),外部验证组由461位女性患者组成,其中有114位发展为BC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11.4年) 。
最终的AH-BC模型包括三个协变量:活组织检查的年龄,活检年龄的平方,和AH的病灶数目。 在10年时,AH-BC模型表现出良好的辨别力(0.63 [95%CI,0.57至0.70])和校准能力(0.87 [95%CI,0.66至1.24])。在外部验证集中,模型显示了可接受的区分度(0.59 [95%CI,0.51至0.67])和校准能力(0.91 [95%CI,0.65至1.42])。
因此,研究人员创建了一个新的模型,用来改进患有AH的女性的BC风险预测。 AH-BC模型表现出良好的判别和校准能力,并在外部数据集中得到验证。

原始出处:
Degnim AC et al. Model for Predicting Breast Cancer Risk in Women With Atypical Hyperplasia. J Clin Oncol, 2018; DOI: 10.1200/JCO.2017.75.948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Ibrance联合标准疗法治疗乳腺癌:未达到主要终点

辉瑞公司(Pfizer)近日表示,Ibrance(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时,未能显著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ASCO 2020: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时治疗的选择?

原发耐药、内脏转移都是HR+/HER2-晚期乳腺癌预后不良的因素,也是单独内分泌治疗难以克服的顽疾。既往的研究已经证实氟维司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中的疗效,其与CDK4/6抑制剂(CDK4/6i)的强强联

Nat Cell Bio:晚期乳腺癌患者中找到一种神秘蛋白,有望治疗乳腺癌

导言:目前乳腺癌的病因尚未明确,早期乳腺癌往往不具备典型的症状和体征,不易引起重视,但乳腺癌的发病率位居女性恶性肿瘤之首,因此女性往往谈之色变。乳腺癌的早发现、早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最近南澳大利亚的

SCIENCE:循环肿瘤细胞通过核糖体蛋白指向肿瘤转移

循环肿瘤细胞(CTCs)从原发肿瘤脱落到血液中,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细胞产生转移。

范志民教授专访:T-DM1治疗HER2阳性non-pCR乳腺癌面面观

T-DM1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首个ADC类药物,现已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达病理学完全缓解患者术后的强化辅助治疗。那么,该药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会带来哪些颠覆

杀死乳腺癌细胞!“网红抗癌药”Venetoclax再显奇效

网络抗癌药不但能治淋巴瘤,还能对乳腺癌细胞造成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