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 J Biol Sci:上调HIF-1α应对缺氧环境中骨缺损的修复

2018-05-19 MedSci MedSci原创

老年人骨缺损的修复仍然是现代医学面临的一大挑战。移植骨髓间充质干细胞(BMSCs)联合或不联合生物材料已成为一种有前途的骨修复和再生方法。通常,移植的BMSCs在含氧量正常的条件下(21%O2和10%血清培养基)在体外培养。然而,骨缺损区域的微环境较差,其中存在较低的生理氧张力(<1%)和组织缺血。因此,如何提高移植的BMSCs在体内低氧和缺血区的存活率和成骨至关重要。 缺氧诱导因子-

老年人骨缺损的修复仍然是现代医学面临的一大挑战。移植骨髓间充质干细胞(BMSCs)联合或不联合生物材料已成为一种有前途的骨修复和再生方法。通常,移植的BMSCs在含氧量正常的条件下(21%O2和10%血清培养基)在体外培养。然而,骨缺损区域的微环境较差,其中存在较低的生理氧张力(<1%)和组织缺血。因此,如何提高移植的BMSCs在体内低氧和缺血区的存活率和成骨至关重要。

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在移植后骨再生过程中对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的耐受性、血管生成和骨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既往研究已经证明Dimethyloxaloylglycine(DMOG)改善了BMSCs的血管生成活性。

通常,血管生成和骨生成彼此耦合。我们发现1%O2缺氧预处理和0.5mM DMOG联合处理的BMSCs显示Hif-1α的上调,可提高BMSCs在恶劣条件下(无血清培养基和1%O2)的体外存活率,并在体外1%O2微环境下增强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的血管新生和成骨能力。将缺氧预处理的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移植入老龄SD大鼠临界尺寸的下颌骨缺损,测试缺氧预处理方法的有效性。结果发现缺氧预处理的BMSCs可以改善体内临界尺寸下颌骨缺损的修复。

综上所述,这些数据表明,低氧预处理的BMSCs随着Hif-1α的上调或可增强老年人的骨愈合过程。

原始出处:

Zhang J, Feng Z, et al., Repair of Critical-Sized Mandible Defects in Aged Rat Using Hypoxia Preconditioned BMSCs with Up-regulation of Hif-1α. Int J Biol Sci. 2018 Mar 11;14(4):449-460. doi: 10.7150/ijbs.24158. eCollection 2018.

相关资讯

Blood:输血可逆转镰状细胞病的异常血管生成

中心点:缓慢的RBC流动和血管堵塞触发了HIF-1α诱导的异常血管生长的促血管生成环境。在SCD小鼠中,输血可逆转新血管的生成,突出了BM血管系统的可塑性。摘要:镰状细胞病(SCD)是一种高发病率、高死亡率的单基因红细胞病。本文首次报道了SCD对骨髓(BM)血管生态位(对造血至关重要)的影响。研究人员在SCD小鼠中发现了一个无组织的、结构异常的BM血管网络,该BM腔的大部分都是高度弯曲的小动脉,以

J Endod:Toll-like受体2/IL-10双敲小鼠内牙髓感染导致的炎症与颌骨骨髓炎相似

一般来讲,小鼠牙髓感染后会导致慢性不愈合的尖周损伤。令人惊奇的是,作者近日研究发现,Toll-like受体2(TLR2)/IL-10双敲(dKO)小鼠展现出急性但可治愈的骨髓炎样炎症反应。为此,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检测TLR2/IL-10 dKO小鼠牙髓感染引起的炎症变化以及探索缺氧诱导因子(HIF-1α)亚基和精氨酸酶1介导的尖周损伤愈合的潜在机制。

J Periodontol:健康和牙周疾病中龈沟液及唾液中HIF-1α, VEGF和TNF-α水平变化

低氧诱导因子1 alpha (HIF-1α)表达的出现是组织在低氧环境下的适应性反应,它可以通过表达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介导血管再生,并且可以由肿瘤坏死因子-alpha (TNF-α)诱导得来。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健康和牙周疾病个体的龈沟液(GCF)及唾液中HIF-1α, VEGF和TNF-α的表达水平变化。

Blood:Hif-1α和Hif-2α参与调控血管内皮和造血干细胞的形成。

在发育过程中,造血干细胞(HSCs)是通过内皮细胞-造血性转变(EHT),由特殊的内皮细胞衍生而来,称为血管内皮细胞(HE)。已有报道体内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可正性调控EHT,现研究人员对该过程可能存在其他的调控因子进行探究。Claudia Gerri等人发现,斑马鱼的Hif-2α也可以正性调控HSC形成。在携带hif-1aa;hif-1ab(hif-1α)和hif-2aa;hif-

Cell Biol Int:BMSC-ExosMU通过增强骨形成和血管生成促进缺血性股骨头坏死的修复

间充质干细胞(MSCs)来源的对受损或患病组织具有保护作用。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在骨发育中起关键作用。然而,HIF-1α在含氧量正常的条件下易被生物降解。在HIF-1α编码序列(CDS)中使用携带三重点突变(氨基酸402,564和803)的腺病毒转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BMSCs)。突变HIF-1α可以在含氧量正常的条件下高效表达功能蛋白。迄今为止,还没有研究报道突变型HIF-1α修饰的

CLIN CANCER RES:抗HIF-1α免疫抑制基底样乳腺癌生长且在体内具有靶向乳腺干细胞作用

三阴性乳腺癌(TNBC)是一种含有大量肿瘤干细胞的乳腺癌亚型。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会诱导与干细胞有关的表达,在三阴性乳腺癌中表达上调。CIN CANCER RES近期报道了一篇文章,研究HIF-1α是否具有免疫原性以及在转基因鼠中靶向HIF-1α的疫苗是否可以影响基底样乳腺癌的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