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只能镇痛?不仅能扎肚子还可降血糖!

2021-11-18 徐太医 徐天成

针灸能降血糖吗?

颈肩腰腿痛、牙痛胃痛姨妈痛……在百姓熟知的“针灸疾病谱”中,似乎疼痛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当然,总有一些“行走的百科全书”还会告诉你,针灸治疗面瘫也有不错的效果,甚至曾经因为“针刺麻醉”引发了与“乒乓外交”齐名的“美国针灸热”。而事实上,现代针灸的疾病谱早已在“镇痛”之外拓展了许多,功能性胃肠病、多囊卵巢综合征、失眠等等都是可以被针灸干预的,2017年,医学行业顶刊JAMA也曾报道了针灸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的研究,而除此之外,针灸在减肥及降糖方面也能发挥一定疗效,但是很多人或许有所疑问——一根银针能也能影响血糖吗?我们带来了相关的机制研究。

(原文发表于分子神经生物学杂志(molecular neurobiology,JCR:Q1,IF:5.590)Xu, T., Yu, Z., Liu, Y. et al. Hypoglycemic Effect of Electroacupuncture at ST25 Through Neural Regulation of the Pancreatic Intrinsic Nervous System. 全文在线阅读地址:https://rdcu.be/cBbX7)

 

源于“谣言”的研究:吃辣可以减肥?

 

“吃辣能够减肥”似乎是一句流传甚广的“谣言”,而这一观点能够“源远流长”的原因,或许是参照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川渝地区盛产美女,而她们都爱吃辣!笔者曾亲身经历过一件趣事:约5年前在湖南长沙(对就是《扫黑风暴》里的绿藤市)参加学术交流时,主办方为大家安排了桌餐,“长沙臭豆腐”“毛氏红烧肉”都赫然在目,而笔者的一桌由于落座较晚(学霸们都急着提问顾不上吃饭),10个人的席位只坐了6人,大家大快朵颐一阵后,传菜的小哥依然将一道道佳肴端上桌来,而随之加入我们的还有两位年轻的女士,由于湘菜多偏辣,来自祖国各地的食客并不都能接纳,但两位晚到的女生却对饭桌实施了“风卷残云”大法,看出她们的“无辣不欢”后,交流中我们得知,她们是来自成都XX大学的成都女生。

“爱吃火锅的美女”使人得出了“吃辣不长胖”乃至“吃辣能减肥”的谣言,但是“辣”本身并不是一种“味觉”,或者说,辣椒素与热刺激引起细胞反应的分子实质是不同的,大量的辣椒素导致出汗、血压升高,与辣椒素受体有导致的复杂效应。而这些复杂的受体通道才是“辣”的真正来由——“辣”其实不是一种“味道”,而是辣椒素受体将受到的烧灼感转化成的一种信号——TRPV1更是今年的诺奖成果之一:10月4日,美国科学家戴维·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和阿德姆·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因“发现感知温度和触觉的受体”的突出贡献,获得202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其中,戴维·朱利叶斯正是因为应用辣椒中的有效成分辣椒素找到了TRPV1,而这恰恰也是本研究关注的重点——针刺可以通过影响TRPV1受体而发挥降糖的作用。

 

实验设计:原来得了糖尿病的老鼠这么臭!

 

俗话说“一胖百病生”,糖尿病和肥胖之间就像是"亲兄弟"一样。 在长期肥胖的人群中,二型糖尿病的患病率明显增加,而为了模拟肥胖导致的二型糖尿病,我们引入了同类研究中的一个经典模型:高脂饮食+链脲佐菌素模型。

高脂饮食这个词大家一定不陌生,可乐雪碧快乐水、炸鸡薯条冰激凌……这些为我们带来饱腹感的食物也往往为我们带来了潜在的疾病风险。链脲佐菌素是一种致癌物质,β-细胞具有毒性,我们在实验大鼠的造模过程中,通过注射链脲佐菌素加剧大鼠的胰腺损伤,从而更完整地体现二型糖尿病病程中胰腺尤其是胰岛的损伤,在下一段的图中,我们将非常直观地看到高脂饮食联合链脲佐菌素对胰岛造成的近乎毁灭式的打击。

在长达7周的造模过程中,我们最大的体会只有一个字“臭”!几乎整层动物房的老师和学生都知道1号间和4号间有两个养糖尿病大鼠的组,因为那种夹杂着泔水味道的臭气在每次换笼时都能使穿着防护服的大家“沁人心脾”。而除了这种难闻的味道之外,二型糖尿病大鼠还有一个典型的变化——毛色发黄,而不再是适应性喂养阶段又白又可爱的那种样子,变成了又臭又黄的胖老鼠。

 

给大鼠针灸:要比给人针灸麻烦多了

 

作为一个经历了1年临床见习+1年毕业实习+3年规培的“高年资医学生”,给病人做针灸已经是手到擒来了,无论是敏感的眼周还是宽松的腹部,都可以安全、迅速地完成针刺的操作,然后连接上电针仪并记好时间。但是,给大鼠,尤其是胖大鼠的针刺操作,刚开始时还是有些力不从心。首先,穿着防护服操作很不方便,尤其是这些大鼠还会不断挣扎,而为了实验遵循动物伦理和科学精神,我们对所有参与治疗的大鼠施加了气体麻醉,即使是这样,它们也或许会在针刺治疗的“美梦”中突然醒来,然后暴力地挣脱掉连接在体表的针具和设备,再非常友好地帮助身边的小伙伴也解除电针治疗,阿西吧!这时候我们依然要坚持以仁爱之心面对这些小胖墩,不仅要先哄它们睡着,然后再重新连接上电针设备,并记好因为这些操作导致的“伤停补时”,以保障符合实验计划的治疗时间。

 

针刺降糖的效应:对胰岛的直观观察

 

在我们的治疗方案中,选取了之前大量文献报道过的“天枢”穴(国际标准穴位名:ST25)作为治疗位点,这一穴位的相关研究也刊登在了近期的《自然》杂志上,而对这一穴位的刺激也为我们带来了惊喜的效果:不仅可以观察到随机血糖随着治疗出现下降,也可以发现糖耐量的改善(对就是那个让你吃馒头之后再多次抽血的疯狂实验),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微观层面也观察到了非常显著的变化:

Control代表正常大鼠,model代表未经治疗的糖尿病模型大鼠,ST25代表进针刺天枢治疗的糖尿病大鼠,上方(a,b,c)三张图中的绿色荧光标记通过标记胰岛素展示大鼠胰岛形态,下方(d,e,f)则是对应组别的HE染色组织学分析。(a)和(d)显示正常大鼠的胰岛区域显示出饱满的圆形结构,未见明显的β细胞损伤。(b)和(e)为糖尿病模型大鼠的胰岛,如果说e图中胰岛似乎能看出萎缩的圆形,而b图中的胰岛素已经星星点点,证明高脂饮食联合链脲佐菌素诱导的二型糖尿病大鼠胰岛形态与功能的全面破坏,表现为边缘不规则,胰岛面积减少,含有明显的空泡(e中红色箭头所示)。而可喜的是,经过4周针刺的大鼠,其胰岛形状是规则的(图c 和 f),ST25组胰岛形态与完整胰岛的形态非常相似,且空泡也有所减少。

针灸降血糖作用的一个潜在机制是神经内分泌通路,涉及内分泌、神经和免疫系统之间的串扰。EA 调节不同的交感神经通路。针刺体表穴位可以调节多种体感、自主神经和靶器官反射通路的活动。因此,EA 可能会影响全身代谢的变化。我们之前已经证实 ST25 处的 EA 可以调节葡萄糖抑制神经元的活动并改善脂质代谢紊乱。然而,胰腺局部相关的神经系统改变以及 EA 在 T2DM 中的发病机制尚不清楚。最近的工作表明,胰腺内在神经系统 (PINS) 参与葡萄糖稳态、胰岛素敏感性和胰腺β细胞功能,进而影响糖尿病的发病机制[ 21 ]。提示内在神经系统是针灸调节血糖的神经机制之一。

 

机制分析:针刺天枢影响胰腺内在神经系统实现降糖

在后续的分析中,我们进一步思考:针刺降糖的机制很可能通过神经系统实现(之前多篇文献的报道提示了这种机制的可能性),那么具体到胰腺的神经系统,这种效应是否也是客观存在的呢?我们完成了一系列非常美丽的图片:

上图中DAPI是以蓝色标记的细胞核,红色标记的是胰岛素,因而我们得以在(d)图中见到饱满而圆形的胰岛,绿色的PGP9.5则是对神经元的标记,最后叠加的橙色是胰岛素与神经元标志物共同表达的结果,提示着两者或许存在一定的交互作用,三列图片的排序与前文一致,因而解释了另一个重要的事实——针刺降糖的胰腺机制很大可能与胰腺内在的神经系统有关。

而下一步,我们就要借助文首提到的“吃辣减肥”——是的,吃辣不一定能减肥,但是,针刺可以干预辣椒素受体而影响胰腺内神经递质的表达,尤其是P物质和降钙素基因相关肽(CGRP),而这两者是直接与胰岛素等血糖调节激素密切相关的神经递质,因而,捕捉到辣椒素受体与之变化的相关性,也就侧面佐证了针刺天枢降糖的机制。

那么,故事到这里大概告了一个段落,我们似乎论证了针刺天枢穴可以影响胰腺神经,尤其是影响胰腺局部的TRPV1受体,后者改变P物质和CGRP的分泌水平,从而调节胰岛素的释放情况降低血糖,使得超负荷工作的胰岛获得一定的休息,最后逐步恢复到一个相对健康的水平,而这就是针刺降糖的潜在机制之一了。

故事并没有结束:实时观察针刺天枢的胰腺神经活动变化

前面的研究都是在“标本”上完成的,而针灸的另一个特点,或许也是其受到国际公认的原因之一在于,很多与针灸有关的现象,可以在动物的活体上被观察到,这种效应是瞬时就可以产生,并且可以维持一定时间的,而我们的研究也是如此:我们通过电生理技术实时记录到了针刺天枢穴对大鼠胰腺神经放电的改变:

上图中分为三个阶段,针刺前(before-MA)可见胰腺神经有少量放电(凸起的竖线),而针刺过程中,这种放电的频率和幅度都明显增加,且随着针刺的结束,又回到了刺激前的水平,这种实时的观察,与前文对于针刺后降糖效应,尤其是对胰岛局部形态和神经递质变化的观察联系在一起,共同证明了针刺天枢的降糖机制。

 

反思:扎肚子真的那么灵吗?

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但是也有人据说走多了变成胃下垂,这些俗语中的许多内容需要我们一一通过现代科学技术予以验证和去伪存真,我们在大鼠上观察到了针刺天枢的降糖效应,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人体上是完全等效的,所以我们在临床上见到的针刺减肥或者埋线减肥,往往选择的不仅仅是诸如“天枢”这样的腹部穴位,还有“足三里”这样的四肢穴位,而临床上的“针灸降糖”甚至使用了耳穴,这些都需要我们去一一求证,虽然任重道远,但我们相信“东方学术,自有其江河不可废之故也”(语出承淡安先生,现代针灸的奠基人,南京中医药大学首任校长,学部委员)。

作者简介:徐天成(1993.02-)江苏南京人,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博士研究生,教育部第二批“百名研究生党员标兵”,并作为其中代表参与教育部“井冈行”主题党日活动,是NBH国际青年创意奖首位中国得主,现为南京中医药大学2019级博士研究生,主持省级以上课题3项,在国内外期刊、会议发表论文56篇,获发明专利及软著5项。首创“数字经络”理论并转化为智能针灸机器人等系列成果,入选第九届李光耀全球创新创业大赛36强。获联合国优秀志愿者、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国家奖学金、NECCS全国一等奖等荣誉160余项。

 

主要参考文献:

1. Liu S, Wang Z, Su Y, et al. A neuroanatomical basis for electroacupuncture to drive the vagal–adrenal axis[J]. Nature, 2021: 1-5.

2. Liu S ,  Wang Z F ,  Su Y S , et al. Somatotopic Organization and Intensity Dependence in Driving Distinct NPY-Expressing Sympathetic Pathways by Electroacupuncture[J]. Neuron, 2020.

3. Liu Z, Liu Y, Xu H, et al. Effect of electroacupuncture on urinary leakage among women with stress urinary incontinence: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2017, 317(24): 2493-250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5)
#插入话题
  1. 2021-11-18 ms5000001358143490

    国粹

    0

  2. 2021-11-18 徐太医

    感谢梅斯医学刊载我们的研究成果,也感谢为这项研究工作付出巨大努力的老师和同学们!

    1

    展开1条回复
  3. 2021-11-18 医者仁者

    梅斯一直是公正客观地报道,这是极为难得的

    0

相关资讯

Nature:针灸不再是“玄学”!中美科学家首次证明针灸的神经解剖学原理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针灸技术可以大放光彩,应用于更多疾病的治疗和诊断当中。 

Nature:哈佛大学医学院马秋富研究团队揭示针灸背后的生物学原理

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马秋富教授团队的研究人员探究了为什么电针刺激(electroacupuncture stimulation,ES)能从后肢足三里(ST36)穴驱动最近报道的迷走-肾上腺轴。

Medicine:针灸治疗肥胖症瘦素抵抗

肥胖是一种代谢障碍性疾病,由于长期能量摄入大于身体消耗,体内脂肪堆积过多,导致超重,肥胖是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慢性病的危险因素。

J Neurosci Nurs:电针刺激可缓解脑瘤手术患者术后便秘的问题

便秘是一种常见的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在普通人群中的发病率约为20%。接受脑瘤切除术的患者常会发生便秘的情况,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幸福感和生活质量。针灸在中国已有4000多年的使用历史,在过去的30年里,

Pain Physician:Ashi针灸治疗 VS. 局部麻醉注射治疗腹肌筋膜疼痛综合征的疗效对比

慢性盆腔痛(CPP)是指下腹部或骨盆反复或持续的疼痛,非经期或非周期性,至少持续6个月。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高达85%的CPP患者有严重的肌肉骨骼系统功能障碍,包括腹肌筋膜综合征(AMPS)。AMPS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