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600家医生集团进入“试水潮” 互联网+医疗能否带来就医新模式?

2018-06-03 陈泽云 羊城晚报

日前,又一家医生集团——博济仁医医生集团在广州宣告成立,令医生集团这个词再次走入大众视野,这也是继2016年深圳的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拿下全国首张医生集团牌照后,在粤成立的最新一家医生集团。近年来,医生多点执业、联合创业俨然成潮流,医生集团如雨后春笋冒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接近600家相关机构,为医生多点执业提供平台,也致力于解决基层患者就医的需求。新医改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医生将目光转

日前,又一家医生集团——博济仁医医生集团在广州宣告成立,令医生集团这个词再次走入大众视野,这也是继2016年深圳的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拿下全国首张医生集团牌照后,在粤成立的最新一家医生集团。近年来,医生多点执业、联合创业俨然成潮流,医生集团如雨后春笋冒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接近600家相关机构,为医生多点执业提供平台,也致力于解决基层患者就医的需求。

新医改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医生将目光转向“创业”,医生集团能否破解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困局、带来就医新模式?羊城晚报记者近期调查采访了省内多家医生集团及相关医生,了解他们眼里的医生集团的发展与困惑。

雨后春笋

医生集团已近600家

医生集团迎来了新一轮的政策利好。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给民营医疗发展带来了春天。

自由执业已经4年了,林子洪适应了自己既是“医生”又是“创业者”的双重身份。2014年以前,林子洪是一名体制内的骨科医生,在中大一院、广东省人民医院都工作过。

随着多点执业逐渐放开,林子洪决心从公立医院出来,下海“创业”,联合创建了广东威尔医院。也就是在这一年,由著名血管外科专家张强医生创立的张强医生集团在上海成立,“医生集团”这个名词首入大众视野。2016年3月,由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的林锋医生、谢汝石医生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的张子谦医生联合创立的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在深圳拿下了国内首张“医生集团”工商注册营业执照。

医生集团这股潮流席卷着林子洪这样的专业医生。2017年1月,林子洪在威尔医院的基础上,发起了“联合医生集团”,获得了由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首张“医生集团”营业执照。

更多的“大牌医生”也加快进入到医生集团中来。“去年退休后再返聘医院,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探索医生集团。”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肝胆外科委员会副主委王捷教授表示。就在不久前,由他领衔的博济仁医医生集团在广州正式成立。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种医生团体执业模式在这几年内加速成长。据《看医界》统计,目前全国有接近600家相关机构。其中,今年前4月,208家新成立的医生集团中,160多家是在深圳注册成立的。除了一线城市之外,还在安徽、四川、重庆等全国多个省市出现。

“互联网+名医”

公立医院以外的就医平台

对于普通公众而言,这些医生集团究竟能提供什么便利?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医生集团绝大多数都是由某一领域的专家医生牵头发起的全科、专科平台,以期用专家的力量驱动基层的分级诊疗,同时借助“互联网+”的技术将专家的智慧沉淀在基层。

45岁的陈女士,三年前因肩关节无明显诱因出现疼痛,病急乱投医,病情更加严重,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通过朋友推荐一家医生集团,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名医可以预约。通过手机端提交病情,全科医生分诊,推荐的正是一位骨科领域的权威专家,陈女士随后前往指定的共享医疗中心看病,医生通过手机可以提前了解病情,现场为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和治疗。

诊后,医生特意交代陈女士,如有不适,可通过手机端与他一对一在线沟通,后续可线上复诊。“就像滴滴打车一样,在线可以预约很多专家,也不需要排队,很满意。”陈女士表示,这种新型的模式值得倡导。

据介绍,国家正大力推行分级诊疗,不过,由于基层医疗技术水平薄弱,很多疾病诊断不出来或者没有治疗手段。由王捷教授发起的博济仁医医生集团正是希望借助“互联网+名医”的方式,解决基层医疗的短板。“这是一个由高级医生组成、为高级医生服务的平台,将给基层医生提供培训,名医们的知识和经验,”王捷介绍道,“利用互联网平台,让患者更加精准匹配到名医。”

多点执业成风向

医生“走出去”变容易了吗?

今年3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印发了《广州市促进健康及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就明确提到了“医生集团”,并特别指出要推进林锋胃肠肿瘤医生工作室、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客户服务中心主任谢汝石工作室、张子谦工作室(已更名“博德嘉联医生集团”)、联合医生-威尔医院等多个重点医生集团项目。

传统的认知里,医生的属性往往是“××医院的医生”,医生集团迎来了众多政策利好,医生“走出去”真的变容易了吗?

“从这些年来看,医生走出来创业、多点执业已是一个新风向。”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以自己曾就职的广东中山医院体系来看,目前多点执业的医生已经超过了200人。

不过,亟待解决的问题仍不少。从目前来看,医生组成医生集团后,与原来的医院由雇佣关系变为合作关系,如何保护各方利益,是个挑战。王捷也表示,不少发达国家医生集团已是普遍现象,但在我国才刚起步。对此,林子洪表示:“现阶段,联合医生集团并不鼓励医生完全从体制内出来,而提倡以多点执业的方式,这样医生集团与公立医院就并不是竞争与抢医生的关系,而有望成为医院医疗资源的有益补充。”

轻资产重资产?

“身份”问题仍尴尬

记者了解到,摆在医生集团面前的,还有一个资质问题。2016年,深圳市发出全国首张“医生集团”工商牌照。随后,广东、福建、陕西、贵州、安徽、云南、湖南和新疆等多个省份也批准了“医生集团”的工商注册。

不过,工商注册不等于医疗行业的执业资格。目前,大部分医生集团经营范围为医疗投资、管理投资、技术咨询等,仅有小部分医生集团的经营范围内加入“提供医疗卫生人力资源管理服务;组织医务人员在合法的医疗机构开展诊疗服务”等。

而根据我国《医疗机构管理细则》,医疗机构的类别尚未包括“医生集团”。如果注册为医疗机构,必然需要用房、设备等。这也就涉及医生集团是想往“轻资产”模式发展,还是发展为自建医疗机构的“重资产”模式。

林子洪的医生集团很早就开始了圈地跑马的重资产布局。“我们是在实体医疗机构的基础上再做平台的,所以一开始就解决了诊疗资质的问题。”目前,该医生集团已推出15个共享医疗中心。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自建实体医疗中心的好处是,医生可以直接来平台多点执业。而博济仁医医生集团也已落地在珠三角广州、粤东揭阳、粤北清远的专科医院建成“共享医疗中心”。此外,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惠州基地也已经在营运中,目前,其深圳日间手术门诊也已投入运营。

对于医生集团而言,实体化将是方向。但超大投入也成了最大难题。对此,博德嘉联率先与新风天域集团旗下的新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新风天域集团为博德嘉联注资超过10亿元,成为其大股东。“在适当的时候会考虑让资本进入,但会选择跟我们的理念一致的资本。”王捷表示。

财经热观察

民营医疗口碑待重塑 医生集团面临发展瓶颈

尽管在国外已有长足发展,目前国内也已有众多的医生集团竞相成立,但业内仍然认为,医生集团这种新业态还在初步发展阶段,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与挑战。

在去年的第三届中国医生集团大会上,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苗艳青就表示,目前医生集团发展主要面临几个问题:一是缺乏对医生集团的性质、监管、规范的法律法规;二是缺乏医生集团与签约机构的利益分配相关标准;三是体制内外同时执业,巨大的收入差别可能导致“转移病人”的现象。

“整个生态体系的建立,需要长时间被认可,对于政府管理层,这也是一个新的事物,需要有相应的政策跟上,医生集团的运营管理人才方面也是很稀缺,需要时间培养。”一家医生集团的创始人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

此外,他也坦承,对于老百姓来说,此前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形象一直充满争议,民营医疗整体口碑不佳,因此,对于医生集团而言,如何重塑私人医疗的品牌,仍是一个需要探索的事情,“不能急功近利”。

名词解释

医生集团是什么?

所谓医生集团,又称为“医生执业团体”或者“医生执业组织”,由多个医生团队组成的联盟或者组织机构,其本质是医生执业方式之一——团体执业,也为患者提供除公立医院、三甲医院以外的就医平台。

相关资讯

近百家医生集团公司注销!药企一口气卖了6家

2019年,是中国医生集团业态涌现的第五年,医生集团发展的情况究竟怎样?《看医界》传媒联合上海交大非公立医院经营管理研究所调研撰写的《2019中国医生集团发展报告》将于2019年12月7-8日举行的2019上海医交会(及2019中国医生集团技术合作大会、2019中国医院诊所赋能大会)上重磅发布。《看医界》为您带来部分精彩内容抢先看。 医生集团企业注册正趋于理性! 2019年

一批医生集团发展缓慢,几大因素曝光

从目前看,医生集团的发展缓慢,总体无非几大因素:医生还未能真正开展自由执业(这里不仅指外部环境,还包括医生的观念),医生集团的发展受限于可以多点执业的医生数量;医生集团缺乏经营管理的人才,尤其是具备市场观念的经营管理人才;医生集团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获客难题。

济南现分级诊疗新模式:医生集团带“大专家”到“小医院”

在家门口的区级医院接受腔镜专家做手术,手术费仅等同于区医院医生主刀。7月13日,准备从济南市长清区中医院出院的黄永(化名),对自己3天前做的输尿管镜下碎石取石手术连称“满意”。黄永这句“满意”的背后,一种以医生集团为纽带的分级诊疗新模式正在济南显露雏形。“包括我在内,目前庆松微创旗下已约10位签约医生来长清区中医院开展手术。”说这话的是黄永的主刀医生苗庆松。苗庆松原是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微创外科主

国内首个脑科医生集团自建医院即将开业,实行“开放式”收费标准

翻开宋冬雷的朋友圈,觉得他有点闲:朋友圈动态坚持日更,更新条数平均超过四条,最近有一天甚至发了12条动态,记录的内容既有专业的疾病手术知识,也有对于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和医院)的品牌宣传,但更多的是生活点滴:要去日本考察,让亲们别想他;一天的手术结束后吃到了妈妈做的家常菜;在机场偶遇追星族;搭乘飞机被告知只剩中间的座位,他毫不介意,并戏谑道万一两旁坐的都是美女呢。

中国医疗界10大新机遇

一、诊所将成分级诊疗中流砥柱! 在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机遇中,业内人士认为,能够提供医疗服务总量达80% 的诊所能否发展起来,成为提供医疗服务的中流砥柱,可以说决定着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成败。 于是我们看到国家近年来大力放开诊所审批,5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改革委、财政部、人保部和国家医保局五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试点在10个城市放开医生开诊所,被

政策利好 是医生集团发展的前提

从2016 年《 “健康中国 2030” 规划纲要》中提出“积极探索医师自由执业、 医师个体与医疗机构签约服务或组建医生集团”观点后,医生集团作为新生事物逐渐得到我国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短短几年时间里国内医生集团注册数量就迎来了井喷似增长。虽然从表面上看,大量医生集团的出现会对我国医师多点执业、医疗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塑造医生品牌等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实际上在我国政策、法律法规上并未对医生集团的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