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内胆管癌靶向治疗首次重大突破!Pemigatinib横空出世

2020-03-05 国际肝胆资讯 国际肝胆资讯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周俭教授:“肝内胆管癌发病率约占原发性肝脏恶性肿瘤的15~20%,且呈上升趋势。大部分肝内胆管癌病人初次就诊时常伴有局部侵犯或远处转移而失去手术根治机会。以吉西他滨联合铂类的化疗方案被推荐为治疗晚期胆管癌的一线方案,客观反应率(ORR)为15~26%,且常发生耐药。目前,临床上缺乏其他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方案。” FGFR靶向药物的横空出世解决了胆管癌患者的燃眉之急,今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周俭教授:“肝内胆管癌发病率约占原发性肝脏恶性肿瘤的15~20%,且呈上升趋势。大部分肝内胆管癌病人初次就诊时常伴有局部侵犯或远处转移而失去手术根治机会。以吉西他滨联合铂类的化疗方案被推荐为治疗晚期胆管癌的一线方案,客观反应率(ORR)为15~26%,且常发生耐药。目前,临床上缺乏其他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方案。”

FGFR靶向药物的横空出世解决了胆管癌患者的燃眉之急,今天我们给大家分享治疗胆管癌的首个靶向新药——Pemigatinib。该药是针对FGFR亚型1/2/3的强效选择性口服抑制剂,二线治疗胆管癌患者的有效率ORR达35.5%,疾病控制率DCR为82%,即将于5月底于美国上市,成为胆管癌历史上第一个靶向药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Pemigatinib:二线治疗FGFR2融合/重排的胆管癌患者,DCR为82%

Pemigatinib二线治疗晚期胆管癌患者的FIGHT202研究更新数据显示,该研究共纳入146例经过≥1线治疗的晚期胆管癌患者,分为3个队列:A是FGFR2融合/重排(n=107),B是其他FGFR突变(n=20),C是非FGFR突变(n=18),1名患者未定。所有患者均接受Pemigatinib治疗(13.5mg qd 用2周歇1周)。

结果显示,A组ORR为35.5%,其中3例患者完全缓解(CR),CR率为2.8%,DCR为82%。B组和C组的ORR为0%。相比其他两个队列,队列A的患者对药物有效响应的比例大很多,有效时间也长得多。

A组的DOR中位数为7.5个月, PFS和OS中位数分别为6.9和21.1个月。相比其他两个队列,生存期得到大幅度延长,意味着的患者用Pemigatinib治疗效果非常不错。

中国首例胆管癌患者完成pemigatinib给药

基于上述试验结果,2019年11月,美国FDA正式受理pemigatinib用于治疗复发的FGFR2基因融合或重排的局部晚期胆管癌的NDA,并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根据美国处方药使用者费用法案(PDUFA),预计pemigatinib在美国获批的日期为2020年5月30日。之前信达生物与pemigatinib的研发药厂Incyte达成战略合作,拥有pemigatinib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开发和商业化权利。

今天信达生物宣布中国第一例患者已完成pemigatinib首次给药,本研究结果将用于pemigatinib在中国的新药上市申请(NDA),这是pemigatinib进入中国市场重要的里程碑事件,希望这样的好药可以早日国内上市,惠及更过胆管癌患者。

FGF/FGFR通路的异常激活可以使肿瘤细胞以“自给自足”的方式维持生长,所以FGFRs成为肿瘤治疗的新靶点。临床数据显示,胆道癌中有13%~20%的患者携带FGFR2融合。今天我们除了分享FGFR新药Pemigatinib之外,还给大家分享其他3款FGFR靶点的靶向药物。

Infigratinib:针对FGFR2融合/易位的患者,DCR为83.6%

Infigratinib(BGJ398)是一种口服给药的选择性FGFR-TKI(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既往的一项研究纳入71名患有FGFR2融合/易位的患者,其中62%为女性患者,38%为男性患者。患者每日口服125mg的infigratinib,口服21天,28天为一周期。

总体患者人群中,18例(25.4%)的患者部分缓解PR,41例(57.7%)的患者疾病稳定SD。确认的ORR(客观缓解率)为26.9%,DCR(疾病控制率)为83.6%,中位DoR(缓解持续时间)为5.4个月,中位PFS(无进展生存期)为6.8个月,中位OS(总生存期)为12.5个月。

 BLU-554:针对FGFR4作用靶点,DCR为68%

BLU-554作用靶点是FGFR4(与FGF19配对),是一种FGFR4的强效、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由基石药业合作伙伴Blueprint Medicines研发。

I期研究共纳入了77例患者按照RECISIST1.1(研究者评定的疗效)接受疗效评估。在38例FGF19免疫组化阳性(IHC+)患者中,确认的ORR为16%,包括1例CR,DCR为68%。18例(49%)患者肿瘤负荷减小。38例FGF19 IHC+患者的最大肿瘤减小(根据靶病灶缩减衡量)见图。基于77例患者的药物安全性分析显示:大多数不良事件(AE)为1或2级,副作用可控。

 

目前,BLU-554已经在中国开展了2期临床试验。

TAS-120:针对FGFR靶向耐药的患者

TAS-120为高选择性不可逆的泛FGFR抑制剂。在1期试验中,该药治疗28例FGFR2融合胆管癌患者的ORR为25%,DCR达到79%。其中4例患者对infigratinib或者其他FGFR2 抑制剂耐药,接受TAS-102治疗后,2例患者产生了部分反应,另外2例患者病情稳定,持续了5到17个月。我们期待更加成熟的数据。

基于此,FDA授予TAS-120孤儿药称号。目前该药正进行胆管癌及子宫内膜癌的剂量扩增试验。

相关资讯

Brit J Cancer:女性外源性激素和生殖因素与肝内胆管癌风险的关系

这项研究结果表明子宫切除术和长期口服避孕药可能与ICC风险增加有关。

AACR 2020:肝内胆管癌的FGFR2一个新型突变被发现

胆道癌包括肝内胆管癌(IHCC),肝外胆管癌(EHCC)和胆囊癌(GBC)。这些癌症在临床,病理和生物学上都具有异质性,而且都具有侵袭性,预后差,可用的治疗方法也很少。迄今为止发现的潜在可操作的基因组

Brit J Cancer:Nintedanib:肝内胆管癌的新福音——尼达尼布!

肝内胆管癌(ICC)是一种极难治愈的恶性肿瘤。ICC组织中的成纤维细胞已被鉴定为可以促进ICC细胞恶性行为反应的癌症相关成纤维细胞(CAF)。据报道,抗纤维化药物尼达尼布(nintedanib)作为多种酪氨酸激酶的小分子抑制剂,可抑制肝星状细胞的激活。本研究旨在阐明尼达尼布是否可以抑制ICC组织来源的CAF的促癌作用。研究人员发现CAFs可以促进ICC细胞的增殖及侵袭。α-平滑肌肌动蛋白(α-SM

J Hepatol:肝内胆管癌的时空演化

对空间和克隆进化的综合研究可能为进一步了解ICC的肿瘤发生和进展提供重要的分子基础。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进行新辅助化疗病情稳定的肝内胆管癌患者再进行肝移植或可改善预后

目前,肝内胆管癌是肝移植的禁忌症。但既往该领域的研究并不能根据新辅助化疗后对化疗的敏感性或病程轨迹进行预选患者。肝门胆管癌的经验提示,新辅助化疗后进行肝移植,对于无病程进展的患者可获得长期的存活效益。现Keri E Lunsford等人尝试在有生物学反应的肝内胆管癌患者(即肿瘤稳定或经新辅助化疗后病情恢复) 中评估肝移植的潜在疗效。在本前瞻性病例系列中,患者要求是局部晚期未进行手术切除的肝内胆管癌

Gastroenterology:东亚地区(1983-2007)肝癌发病率变化趋势及2030年肝癌负担预测

预计到2030年,大多数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肝癌发病率将下降,但泰国由于肝内胆管癌发病率较高,其肝癌负担仍十分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