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应以微小残留病灶检测阴性作为高风险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终点

2020-08-0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与标准细胞遗传学异常(CA)风险的病例相比,携带高CA风险的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尽管达到了相似的完全缓解(CR)率,但预后较差。

与标准细胞遗传学异常(CA)风险的病例相比,携带高CA风险的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尽管达到了相似的完全缓解(CR)率,但预后较差。这质疑了CR作为高危型MM的治疗终点的合理性,并且代表了对于标准和高危型CA患者在治疗后仍然残留肿瘤细胞的生物学难题。

Goicoechea等采用二代流式(NGF)来评估PETHEMA/GEM2012MENOS65试验招募的标准(n=300) vs 高 CA风险(n=200)的MM患者的可检测的残留病灶(MRD),以明确两个患者亚组中决定MRD抵抗的机制。

未检测到MRD的患者的36个月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率均高于90%,具有标准风险或高 CA风险的病例之间无明显差异(P≥0.202)。持续MRD导致标准和高 CA风险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分别大约只有3年和2年(P<0.001)。

进一步用NGF分离MRD,然后对配对的MRD肿瘤细胞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发现具有标准CA风险的MM患者的克隆选择更多,高风险MM患者有更多的继发突变、基因组不稳定性更高,未发现驱动MRD抵抗的统一的缺失或获得性遗传变异。

相反,MRD肿瘤细胞的RNA测序揭示了高风险MM中具有单一转录程序和ROS介导的MRD抵抗的MRD克隆选择。本研究支持将无法检测到MRD作为高CA风险的MM患者的治疗终点,并提议表征MRD克隆以了解和克服MRD抵抗。

原始出处:

Ibai Goicoechea,et al. Deep MRD profiling defines outcome and unveils different modes of treatment resistance in standard and high risk myeloma. Blood. July 21,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9-17 ms4000000956890434

    👌

    0

  2. 2020-08-05 ms3000000449926787

    学习

    0

相关资讯

CAR-T细胞疗法Idecabtagene Vicleucel治疗复发难治多发性骨髓瘤:已提交BLA

idecabtagene vicleucel(ide-cel,bb2121)是一款研究性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免疫疗法,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

Lancet:卡非佐米、达雷木单抗联合地塞米松治疗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

卡非佐米、达雷木单抗联合地塞米松治疗可显著延长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Blood:一种新的高还原的多发性骨髓瘤小鼠模型

生发中心B细胞表达NrasQ61R和MYC可诱发高度恶性的MM;VQ MM模型为新药物提供了一个预临床实验平台。

Blood:JAK-STAT通路调控骨髓瘤CD38表达,可作治疗靶点

骨髓瘤患者的骨髓基质细胞通过激活JAK-STAT3途径下调骨髓瘤细胞上的CD38表达。JAK抑制剂鲁索替尼上调骨髓瘤细胞上CD38的表达并增强达雷木单抗介导的细胞毒性。

NEJM:印戒浆细胞-病例报道

该患者开始使用硼替佐米、环磷酰胺和地塞米松诱导方案进行治疗,并计划开展维持治疗。

Blood:MIF是克服多发性骨髓瘤对蛋白酶体抑制剂耐药的生物标志物和靶点

MIF作为SOD1的伴侣,通过调节ROS诱导的线粒体功能障碍来介导MM细胞对PI的固有抗性;MIF和SOD1是预测MM患者对PI的反应的潜在生物标志物,也是克服MM PI耐药性的潜在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