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将工作倦怠列为疾病 医生们的倦怠病谁来治?

2019-05-29 凌武娟 健康界

高负荷工作的医生,不一定会提高医院效率,但一定会给医院带来经济损失。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工作倦怠”(burnout)纳入《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ICD-11)中,将于2022年1月生效。

不同于在ICD-10中提到的工作倦怠(极度的疲惫状态),此次世卫组织正式将工作倦怠列为一种疾病,且将其定义为“由于长期的工作压力没有得到有效管理而产生的一种综合症”,症状为:感觉能量消耗或疲惫,心理上对工作保持距离或对工作感到消极和愤怒,工作效能感降低。

生病找医生,这次恐怕不行了,因为在工作倦怠这条路上,医生可能是病情最严重的患者。

现状:近一半医生工作倦怠

先看数据。

2019年1月,美国知名医学网站Medscape发布的《2019年全美医生倦怠、抑郁和自杀报告》调查了1.5万余名医生发现,近一半(44%)医生有工作倦怠。

同月,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和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Harvard Global Health Institute)等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约78%的医生有工作倦怠,并且已经成为一项公共卫生危机。

再观我国,2017年6月,中国医师协会资助的一项研究报告了中国医生2013-2015年因过劳而猝死情况。报告调查了46名过劳死医生并发现,在猝死发生前,半数医生已经持续工作了8~12个小时,11名医生持续工作超24小时。

2018年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我国三级医院医生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为51.13小时,大大超过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作时间,而且仅有不到1/4的医生能够休完法定年假。

与其他职业相比,医生的工作倦怠发生率也更高。据美国医师协会(AMA)2019年3月报道,自2011年以来,其与Mayo Clinic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进行了一系列评估医生和其他职业人群倦怠率的研究。这些研究一致发现,医生发生倦怠的风险高于从事其他职业的人群。加上医生每周工作时间更长,对工作和生活的满意度更低,也更容易出现工作倦怠。

因此导致的医生自杀率也更高。WebMD 2018年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每天都有一名医生自杀,是所有职业中自杀率最高的职业,而且医生自杀数量是普通民众自杀数量的两倍多。

再来看看医生自己或亲朋好友怎么说。

“我一直和医疗行业的朋友们谈论这个话题,真的是令人沮丧和悲伤。急诊科医生简直是活在地狱里——不断更改的工作时间表,白班/中班/夜班三班倒,而医疗机构不允许二次换班。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作为住院和门诊医生,倦怠是非常真实存在的,基本上每周工作7天,因为这已经成为保持门诊部正常运行的必要条件。医学博士的压力太大了,例如若有患者起诉,由于责任划分不同,被起诉的对象一般都是医生,而不是其他医务人员。”

“作为一家私营医疗机构的初级医疗医生,我可以准确地告诉你医生的压力有多大。为了给病人提供最好的护理,工作时间是超长的。生活花销如此大,你要眼睁睁看着每一美元的进出......却仍然没有与你所爱的人一起共度美好时光的机会!休病假或休假时,收入为零。但生活仍要继续。不信,你去试试。”

影响:医生的工作倦怠是个经济问题

医生的工作倦怠不仅伤身,还会伤钱。它不仅是一个健康问题,还是个经济问题。

根据2019年5月28日发表在《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医生工作倦怠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影响。以美国为例,每年会因此损失约46亿美元,具体到每位医生身上,每年每位工作倦怠的医生会给医疗机构带来约7600美元的损失。

为了算这笔账,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Mayo Clinic的研究人员不仅分析了医生倦怠的关键指标,还权衡了医生离职带来的损失。该项研究的共同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助理教授、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访问学者Joel Goh说:“如果医生因工作倦怠而离职,招聘医生所需的宣传广告成本、招聘成本、培训新医生的成本等,所有这些都是钱。”

这一估计还算是保守的,因为研究人员没有考虑医生工作倦怠造成的其他成本(这些方面的损失很难量化),例如医疗事故诉讼和低质量的患者护理。

“医生们发现医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因为它确实越来越难了。”南加州永久医疗集团(Southern California Permanente Medical Group)董事长兼执行医疗主任Edward Ellison表示,“几乎所有医生在2019年所做的一切都受到监控,他们一直在不断地被评级、被评估。电子健康记录有许多好处,但也可能是一种负担,不仅大大增加了医生面对电脑屏幕的时间,同时剥夺了能带给他们快乐的东西:与病人共度时光。”

“在接下来的20或30年里,对医生的需求会增加,但供应基本上无法满足需求。”Goh说,“医生工作倦怠是个严重的经济问题。”

图虫创意-445713796068802586.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出路:谁来给医生们治病?

斯坦福大学的Tait Shanafelt表示,需要从系统和机构层面解决医生工作倦怠问题。医生工作倦怠不是个人的适应能力问题,而是系统和环境使医生很难完成需要完成的工作。现在越来越多的医院高层领导意识到,医生工作倦怠问题是与工作流程和诊治环境有关。为医生提供必须的支持,让他们在就诊病人时能更容易、更简化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话虽如此,但是体制和机构层面的改变绝不是一句话的事。就像一位医生在微博上所说,“临床医生职业倦怠的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它需要勇气、同情心、合作和文化变革。我们仍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到这一点。”

面对无法改变的现状,如何在巨大的压力下自我缓解?对此,美国医师协会推荐了6条tips:

一、将自己安排在自己的计划里,确定和优先考虑自己的价值,并将其与自己花费时间的方式相比较;

二、从另一个角度想自己从医这份工作,写下自己的个人使命宣言;

三、寻找工作之外的意义;

四、在决定如何度过自己空余时间的时候想得更宏大一些;

五、试试为取悦自己做一份计划并坚持;

六、从行业外寻找支持和指导,如有必要寻求专业性帮助。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