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 Lang:婴儿期学习新语言会改变大脑发育

2013-09-05 冯卫东 科技日报

世界上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会讲一种语言。如果他们同时或是在发育早期学习两种以上的语言,那么他们的语言能力会非常强。加拿大蒙特利尔神经学研究所、麦吉尔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孩子在什么年龄学习第二语言对其成年后的大脑结构具有重要影响。【原文下载】 发表在《大脑与语言》杂志上的该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从一出生就接触一种或两种语言的人来说,其大脑发育的模式是相似的。但是,在熟练掌握

世界上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会讲一种语言。如果他们同时或是在发育早期学习两种以上的语言,那么他们的语言能力会非常强。加拿大蒙特利尔神经学研究所、麦吉尔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孩子在什么年龄学习第二语言对其成年后的大脑结构具有重要影响。【原文下载

发表在《大脑与语言》杂志上的该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从一出生就接触一种或两种语言的人来说,其大脑发育的模式是相似的。但是,在熟练掌握第一语言(母语)后,再开始学习第二语言,就会改变大脑的结构,特别是大脑的下额叶皮质。左下额叶皮质会变得更厚,右下额叶皮质则变薄。皮质是多层的神经元物质,其对思想、语言、意识和记忆等认知功能起着重要作用。

研究人员在使用核磁共振设备对蒙特利尔的66名双语和22名单语志愿者的大脑进行扫描后发现,在婴儿期后学习第二语言会刺激新的神经生长以及神经元之间的连接,这与人们在学习杂耍等复杂运动技能后所观察到的情形相似。在童年期越往后学习第二语言,下额叶皮质的变化就越大。这表明,开始学习语言的年龄段对于形成语言学习的大脑结构是至关重要的。研究人员推测,有些人在以后的生活中学习第二语言会遇到更大困难,似乎可用这种结构层级加以解释。

该项工作得到了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和牛津麦吉尔神经科学合作试点项目的资助。

原文下载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Neuron:人类星形胶质细胞“杀手”本质首次本证明

来自人类反应性A1样星形细胞的条件培养基对人类和啮齿类的神经元都是有毒的。

NATURE:祁海/钟毅/胡霁组联合发现:脑-脾轴直接调控疫苗介导的抗体免疫应答

人们曾经推测,大脑活动可能直接控制淋巴器官的适应性免疫反应,但是,至今为止很少有证据表明这一点。

Neuron:发现脑内负责压力应对行为神经元

近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周江宁研究组发现脑内负责压力应对行为的神经元,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神经元》。

年终盘点:2019年神经领域重磅级亮点研究成果丨梅斯医述评

白驹过隙,时间过得好快,不经意间2019年即将结束,回望2019年,神经领域涌现出哪些非常有临床意义的重要研究,小编带你一起来梳理一下!

Cell Rep:郭伟翔研究组揭示胚胎神经发生与成体神经发生差异性调控新机制

神经发生是神经干细胞增殖分化产生新生神经元的过程,对哺乳动物大脑的正确发育及功能连接建成至关重要。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室管膜区域的神经上皮细胞通过对称分裂扩增祖细胞库,当神经上皮增厚至假复层室壁时,神经上皮细胞转化为放射状胶质细胞,即胚胎神经干细胞(eNSCs),后者直接产生神经元,或经中间前体细胞间接产生神经元。与此同时,一部分的 eNSCs 开始缓慢增殖并存留下来成为侧脑室室管膜亚区和海马齿状回

通俗解释大脑神经可塑性的十大原则

所谓神经可塑性,是指大脑在生命的过程中可以不断改变的能力。比如,完成某一特定任务的神经回路可以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灰质的厚度可以变厚或变薄;神经突触连接可以变强或变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