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J Clinical Patho: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COVID-19会损伤孕妇的胎盘,可能对胎儿有影响

2020-05-26 Lauren 转化医学网

导言: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2和相关的冠状病毒病COVID-19对孕妇和婴儿的影响是产科医生、儿科医生和患者都特别关注的。在5月22日发表在《美国临床病理学杂志》(America

导言: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2和相关的冠状病毒病COVID-19对孕妇和婴儿的影响是产科医生、儿科医生和患者都特别关注的。在5月22日发表在《美国临床病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COVID-19会损伤孕妇的胎盘,可能对胎儿有影响。

根据西北大学医学院的一项最新报道,在胎儿娩出后立即进行的病理学检测显示,16名在孕期检测COVID-19阳性的女士的胎盘中检测到了胎盘受损的迹象。

在胎盘中看到的损伤类型表明,子宫中母亲与胎儿之间的血流出现异常,这表明出现了COVID-19的新的并发症。这一发现有助于告知在大流行期间如何对孕妇进行临床监测。

该研究在5月22日发表在《美国临床病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上,这是对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女性胎盘健康状况进行的最大规模的研究。

孕妇和胎儿需要更密切地监测

研究中的这16名女性都在西北医学院普伦蒂斯妇女医院进行分娩,她们都检测出COVID-19阳性,4名患者在分娩前3-5周出现流感样症状,经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他的女性来分娩的时候病毒检测都呈阳性,其中的5名女性一直没有任何症状,而其他7名女性在来分娩时出现了COVID-19的症状。


16名女性的病史

16名女性的疾病进程

在普伦蒂斯妇女医院每天有30到40名女性分娩,研究小组在四月份早期就开始测试COVID-19阳性女性的胎盘。在研究中,14名活产婴儿足月出生,体重和阿谱加评分正常,有一个婴儿是早产儿。

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病理学助理教授、西北医学病理学家、该研究的资深作者杰弗里·戈尔茨(Jeffrey Goldstein)博士表示,“这些婴儿中的大多数都是正常怀孕后足月分娩的,因此一般不会想到胎盘会出现任何问题,但这种病毒似乎会导致胎盘受到一些损伤。基于我们有限的数据,病毒似乎不会导致活产婴儿出现负面结果,但数据确实验证了一个观点,即感染COVID-19的女性应该受到更密切的监控。


从新型冠状病毒病患者中选择的病理学。A 母体动脉粥样化和纤维蛋白样坏死(×20)。B、胎儿绒毛小病灶伴淋巴细胞性绒毛炎(×20)。C、绒毛间血栓呈Zahn线(×5)。D 胎儿绒毛有绒毛血管增生和水肿(×40)。

范伯格妇产科助理教授、西北大学产科医生、该研究的合著作者艾米丽·米勒(Emily Miller)表示,这种增强的监测可能会以非压力测试的形式出现,即检查胎盘输送氧气的情况,或是生长超声波,以测试婴儿是否以健康的速度成长。

米勒说,“这些婴儿都是健康的、足月的、漂亮的、正常的婴儿,但我们的发现表明,许多的血流被阻断了,许多胎盘比正常胎盘要更小,胎盘的构建有大量的冗余,即使只有一半能起作用,婴儿通常也很好,虽然大部分婴儿都会好起来,但仍有可能在孕期受到损伤。

米勒表示,“这并不是耸人听闻,这些研究发现确实使我担心。我不想从一个小型研究中得出全面的结论,但关于COVID-19如何引起胎盘变化初步研究对怀孕的健康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我们必须要讨论是否应该改变目前对于孕妇的监测方式。”

此前流感的影响

人们通常把目前的COVID-19大流行与流感相比较,先前的研究发现,在1918年到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期间子宫内的孩子终生收入较低,且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较高。戈尔茨表示,流感不会穿过胎盘,因此导致这些人终生问题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免疫活动和胎盘损伤所致。

戈尔茨表示,“我们的研究和其他类似的研究都试图为这一发现提供事实基础,这样我们就可以考虑我们应该在这些孩子身上问些什么样的研究问题,以及我们现在可以或应该做些什么来减轻这类结果。”

15名女性在第九个月分娩出婴儿,但1名女性在孕中期流产了,戈尔茨表示,“这名患者没有任何症状,因此我们不能确定是否是病毒致使流产,还是与之无关。我们也找出其他4个COVID-19患者的流产病例,这四个病例都有症状,4个患者中有3个的胎盘有严重的炎症,在得出任何结论之前,我想要了解更多病例。”

胎盘的作用及胎盘的异常

胎盘是胎儿发育中形成的第一个器官,它充当胎儿的肺、肠、肾和肝,从母体的血液中吸收氧气和营养物质,且交换废物。胎盘也导致了母体内许多的激素变化。检查女性的胎盘能够让病理学家遵循女性怀孕的追溯路线图,以便了解子宫内胎儿的情况或出生后母亲和婴儿的情况。

米勒表示,“胎盘相当于胎儿的呼吸机,一旦胎盘受到破坏,将产生可怕的后果。这些患者的胎盘有两种常见的异常情况:从母体到胎儿的血流量不足,血管异常(也称为母体血管灌注不足(MVM));胎盘中有血块(也称绒毛间隙血栓)。

在正常的血管灌注不足的病例中,母体的血压高于正常血压。这种情况通常在有子痫前期和高血压症的女性中出现。有趣的是,在这项研究中的15名女性中,仅有1名患有子痫前期或高血压。

新的共识

在今年2月份,这场大流行还没有到达芝加哥之前,戈尔茨就组织起了他的研究团队。戈尔茨说,“如果你感染了流感,且怀孕了,我们对你胎盘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因此我们开始研究如果新冠病毒到达芝加哥的话,我们如何研究这个流感样的流行病。万一大流行到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准备好了。”

戈尔茨表示,“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共识,在COVID-19患者中存在凝血和血管损伤的问题,我们的发现支持冠状病毒可能形成某种凝块,且这种现象在胎盘中发生。”

该研究表明,对孕妇和胎儿都需要进行更密切地检测,COVID-19病毒呈阳性的孕妇的胎盘确实有损伤,这种损伤很可能对胎儿有影响。

原始出处:

Elisheva D Shanes,, Leena B Mithal, Sebastian Otero, et.al. Placental Pathology in COVID-19 .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 aqaa08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ell Death Dis:细胞焦亡是早发型子痫前期患者胎盘的关键炎性通路

子痫前期(PE)的系统性损伤与母体内循环因子有关,这些因子主要包括炎症细胞因子和损伤相关分子模式(DAMPs)及危险信号分子。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胎盘是否直接促进这些炎症触发因子水平升高。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细胞焦亡(pyroptosis),一种独特的炎性细胞死亡途径,,主要发生在早发型PE的胎盘中;主要证据是活性caspase-1及其底物或裂解产物、胃泌素D(GSDMD)、IL-1β以及IL-1

胎盘广泛梗死获活婴1例

胎盘梗死(placental infarction)的发生率为0.05%~0.5%,梗死累及区域达胎盘40%以上者少见且几乎是致命的,世界范围内报道罕见。文章报告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收治的1例胎盘梗死达90%获活婴的病例并进行文献复习。

Nat Commun:有图有真相!空气污染竟能影响胎盘造成出生缺陷

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是维持生命健康的重要物质。一旦空气遭到污染便会引发各种疾病。就连尚未出世的胎儿也难逃这个隐形杀手的伤害。

Nat Commun:在胎盘中观察到黑碳颗粒

本周《自然-通讯》发表了一项覆盖28名女性的观察性研究Ambient black carbon particles reach the fetal side of human placenta,研究显示在孕期暴露于空气污染的女性中,其胎盘靠胎儿一侧可发现黑碳颗粒。不过,还需要开展进一步的研究来明确这些颗粒是否能够抵达胎儿。

Nature:新论文引发热议:胎盘中是否存在细菌

一项新研究报道称没有发现胎盘中存在细菌的证据,但该领域的其他人提出了质疑。

Hypertension:妊娠期尿醛固酮水平可预测胎儿出生体重

正常妊娠时,随着肾素和血管紧张素II的增加,血浆中盐皮质激素醛固酮增多,在生理血浆体积膨胀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小鼠中,醛固酮通过促进胎盘生长因子(PlGF)表达和滋养细胞增殖,促进胎儿发育。子痫前期时,同时发生醛固酮抑制与胎盘发育障碍。Anna Birukov等人推测醛固酮对人类胎盘和胎儿出生体重有独立的影响,而高钠和低钾的饮食会负性影响这种关系。为了验证上述推测,研究人员对以丹麦人群为基础的一个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