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Clin Oncol:晚期卵巢癌患者不宜采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

2021-04-25 Nebula MedSci原创

据估计,2018年全球因OC死亡的人数接近18.5万

上皮性卵巢癌(OC)是全球女性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据估计,2018年全球因OC死亡的人数接近18.5万。晚期卵巢癌的标准疗法包括细胞减灭术和铂-紫杉烷联合化疗。

本研究旨在评估在以铂类为基础的与贝伐单抗的联合方案中,额外加入人源单克隆抗PD-L1抗体阿妥珠单抗(atezolizumab)用于新确诊的III-IV期卵巢癌的疗效

这是一项多中心、安慰剂为对照的、随机双盲的III期试验,招募了新确诊的III-IV期卵巢癌患者,这些患者曾进行了原发性肿瘤细胞减灭术或计划进行新辅助化疗和间隔手术。受试患者被1:1随机分至两组,在标准化疗(紫杉醇+顺铂+贝伐单抗)的基础上,额外接受阿妥珠单抗(1200 mg)或安慰剂。主要终点是无进展存活期和总存活期。

意向治疗人群和PD-L1阳性人群的PFS和OS

2017年3月8日-2019年3月26日,共招募了1301位患者。在意向治疗人群中,阿妥珠单抗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无进展存活期分别是19.5个月 vs 18.4个月(风险比[HR] 0.92,95%CI 0.79-1.07; P=0.028)。

PD-L1阳性亚组患者的PFS

在PD-L1阳性的患者中,阿妥珠单抗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无进展存活期分别是20.8个月 vs 18.5个月(HR 0.80,95%CI 0.65-0.99; P=0.038)。中期总生存期分析结果显示,阿妥珠单抗无明显生存益处。

最常见的3-4级不良事件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阿妥珠单抗组 vs 安慰剂组:21% vs 21%)、高血压(18% vs 20%)和贫血(12% vs 12%)。

综上所述,该研究当前的分析结果不支持对新确诊的卵巢癌患者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原始出处:

Kathleen N. Moore, et al. Atezolizumab, Bevacizumab, and Chemotherapy for Newly Diagnosed Stage III or IV Ovarian Cancer: Placebo-Controlled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IMagyn050/GOG 3015/ENGOT-OV39). J Clin Oncol. April 23,2021. https://ascopubs.org/doi/full/10.1200/JCO.21.00306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4-25 jyzxjiangqin

    好文章!

    0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奥拉帕利长期维持治疗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

在3期SOLO1试验中,奥拉帕利维持治疗为新确诊的携带BRCA突变的经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后获得缓解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提供了相比安慰剂组明显延长的无进展生存期益处。

ESMO Open: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有助于预测卵巢癌患者的短期死亡风险!

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是一种患者自我报告的预后指标,通常用于衡量治疗效果,是患者存活期的一个独立的预测因素。

CLIN CANCER RES:一种新的治疗组合——NUC-1031联合卡铂治疗复发性卵巢癌

一种新的治疗组合——NUC-1031联合卡铂治疗复发性卵巢癌

SOLO2/ENGOT-Ov21试验终分析: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卵巢癌总生存期与安慰剂相比无统计学差异!

奥拉帕利维持治疗卵巢癌总生存期与安慰剂相比无统计学差异

Lancet Oncol:复旦中山医院证实复发卵巢癌的二次手术价值!有望改写指南!(SOC-1研究)

2020年ASCO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臧荣余教授首次在口头报告专场公布了SOC-1研究的结果。与德国III期DESKTOP研究互相印证,SOC-1研究再次证实,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可为铂敏感复发

JAMA Netw Open:乳腺癌和卵巢癌患者致癌变异的携带情况

遗传性乳腺癌和卵巢癌综合征相关基因的有害变异是否与说英语和克里奥尔语的加勒比海人群中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发生有关?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