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如何减激素?专家:两大建议要牢记

2019-11-20 不详 生物谷

激素对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激素作为常规治疗中不可缺少的药物,对迅速控制病情起到重要作用。但长期使用激素带来的副作用,如发胖、脱发、痤疮、骨质疏松、感染等,让多数处于美好年华的女性患者对它避之不及。“SLE如何减激素?”成为每个SLE患者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作为具有丰富治疗经验的医师,中国医师协会风湿免疫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林智明

激素对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激素作为常规治疗中不可缺少的药物,对迅速控制病情起到重要作用。但长期使用激素带来的副作用,如发胖、脱发、痤疮、骨质疏松、感染等,让多数处于美好年华的女性患者对它避之不及。“SLE如何减激素?”成为每个SLE患者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作为具有丰富治疗经验的医师,中国医师协会风湿免疫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林智明分享了他有关减激素的观点和经验。


中国医师协会风湿免疫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林智明

盲目减激素本末倒置,治疗原则要谨记

由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多集中发病于15-45岁女性,这些女性处于学习、工作或成家时期,形象对这些蝶友们来说非常重要。激素治疗导致的外貌和体型的变化让她们在减激素上急于求成,常常陷入两大误区。

林智明惋惜地分享道:“经常见到很多病人,刚开始来医院治疗时,由于病症比较严重或是威胁生命,需要用大量激素的冲击治疗,这时患者都很听话,毕竟先控制住病情最重要。一旦出院后病情稳定了,很多病人自己就把激素停了,医生再怎么提醒也收效甚微。其实,病情稳定的情况下,短期内不用激素,复发不会那么快,但并不代表疾病没有进展,进展的损伤都是慢慢累积的,就像温水煮青蛙,三个月到半年后,复发就很严重了。”

“还有一种误区,我跟病人说,激素药量要按照我规定的比例来减,结果一个月后回医院复诊,激素用量断崖式下降,并没有逐渐减量,但病人却觉得还可以。其实,这种做法会导致治疗不彻底,病人的症状只是适当改善,不会达到完全缓解的状态。虽然病人自己感受不到什么不舒服,但检测出来的指标比如尿蛋白、血常规等没有达标。长此以往,会加重疾病进展。”

林智明提醒:减激素不可急于求成,盲目减激素会本末倒置。蝶友们要谨记SLE的治疗原则:首先,缓解症状、控制病情;第二,减少疾病复发;第三,减少药物的毒副作用,减轻器官的累积损伤,提高生存质量。也就是说,控制住病情、尽量减少复发风险的情况下,才能规范逐渐减激素。

联合生物靶向制剂减激素,助力美好年华

蝶友们不禁要问: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难道就没有什么新办法少用激素?半个多世纪以来,这种问题可能只是”呐喊”,但就在今年,这样的“呐喊”终于有回应了。今年中国批准上市了全球首个获批对因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生物制剂——贝利尤单抗。它可以抑制SLE发病核心机制之一,即与过量的B淋巴细胞刺激因子——Blys结合,从而抑制体内B淋巴细胞的大量活化,诱导自身反应性B细胞凋亡,从而减少血清中的自身抗体,达到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目的。

林智明补充:在保证治疗原则的前两点后,蝶友们才可考虑减少激素用量,从而减少激素相关的毒副作用、提高生存质量的需求。因为贝利尤单抗的临床研究我们医院也有参与,所以拥有长达5年的使用经验,一些蝶友在常规治疗基础上加用贝利尤单抗,可以持久控制疾病活动,显著减少严重复发,减少激素用量,器官损伤也有所减少。

那么,什么样的SLE患者适合上述减激素的治疗方案呢?

林智明介绍:总体来说,贝利尤单抗适用于在常规治疗基础上仍具有高疾病活动的活动性、自身抗体阳性的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成年患者。具体来说,对于中度疾病活动度的患者,如果常规治疗基础上激素无法减量,可以考虑直接加用贝利尤单抗。对于重度疾病活动度的患者,大量冲击治疗后,病情稳定后维持期治疗阶段再考虑加用贝利尤单抗。当然,由于该药物今年刚刚在我国批准上市,,具体应用需要各位蝶友听从主治医生的建议,毕竟SLE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病人个体之间存在差异,需要个体化多学科治疗。

最后,林智明希望各位蝶友们能够做到长期控制病情、科学减激素、提高生存质量,拥有美好年华和生活。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2019 EULAR/ACR标准: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分类标准

2019年9月,欧洲抗风湿病联盟(EULAR)联合美国风湿病学会(ACR)共同发布了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分类标准,新的分类标准是在多学科和国际方面的投入下,采用严格的方法制定,具有极好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Arthritis Rheumatol:羟氯喹血药浓度可以预测羟氯喹视网膜病变

这项研究数据证明了羟氯喹血药水平在预测视网膜病变中的实用性。

以 HELLP 综合征首发的系统性红斑狼疮1 例

患者, 29 岁,因孕 31+5周,头痛 6 小时,于 2018 年 7 月 31 日入深圳市人民医院产科。末次月经 2017 年 12 月 20 日,预 产期 2018 年 9 月 27 日。停经 30+天自测尿 hCG( +) ,孕 4+月 自觉胎动。孕 12+周于外院建立围产保健手册,并定期规律产 前检查,建册时基础 BP 110/70 mmHg,随机尿蛋白阴性,唐氏 筛查低风险,地中海贫血

Lancet Rheumato:系统性红斑狼疮临床治疗终点的确定

研究认为,LLDAS的实现与降低SLE耀斑和损害显著相关,LLDAS可作为SLE临床研究的终点

J Rheumatol:创建虚弱指数作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新型健康指标

即使在相对年轻的SLE患者队列中,虚弱也很常见。SLICC-FI是识别预后不良SLE患者的有用工具,但在使用该指数前需要对其进行验证。

Arthritis Rheumatol:系统性红斑狼疮中的周围神经系统疾病

这项研究目的是在一个多民族/种族、前瞻性SLE初始队列中,确定不同类型周围神经系统(PNS)疾病的发病率、临床特征、相关性和结局。每年对患者进行19个神经精神(NP)事件评估,其中包括7种类型的PNS疾病。衡量SLE疾病活动性、器官损伤、自身抗体、患者和医师对结局的评估。适当时使用事件时间和线性回归。在1,827名SLE患者中,88.8%为女性,48.8%为高加索人。平均±SD年龄为3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