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过敏性鼻炎研究进展

2020-05-25 AlexYang MedSci原创

过敏性鼻炎主要由IgE介导的介质(主要是组胺)释放,并有多种免疫活性细胞和细胞因子等参与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其发生的必要条件有特异性抗原即引起机体免疫反应的物质、特应性个体、特异性抗原与特应型个

过敏性鼻炎主要由IgE介导的介质(主要是组胺)释放,并有多种免疫活性细胞和细胞因子等参与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其发生的必要条件有特异性抗原即引起机体免疫反应的物质、特应性个体、特异性抗原与特应型个体二者相遇。过敏性鼻炎是一个全球性健康问题,可导致许多疾病和劳动力丧失。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过敏性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Clin Otolaryngol:与嗜酸性慢性鼻窦炎相关的并发症分析 

嗜酸性慢性鼻窦炎(ECRS)是CRS的一种组织学亚型,并且治疗难度更大。与非ECRS患者相比,患有ECRS的患者症状更重,且鼻窦手术后治疗效果差。手术前ECRS的组织病理学和生物标志物评估通常是不可用的,而且可能是不切实际的,且分析花费高。因此,有研究人员尝试研究了ECRS的相关临床并发症。

研究包括了18篇研究文献。研究发现,鼻息肉的存在(OR:5.85, 95%CI [3.61, 9.49], P<0.00001)、ASA敏感性(OR: 5.63, 95%CI [3.43, 9.23], P<0.00001)、过敏性鼻炎(OR:1.84, 95%CI [1.27, 2.67], P=0.001)和哮喘(OR:3.15, 95%CI [2.61, 3.82], P<0.00001)与组织嗜酸粒细胞增多显著相关。而特异反应性与组织嗜酸粒细胞增多没有显著相关性(1.71, 95%CI [0.59, 4.95], P=0.32)。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ASA敏感性、过敏性鼻炎和哮喘等临床疾病特征与嗜酸性粒细胞增多CRS患者相关性更强。鼻息肉与ECRS相关。因此,医生正确的识别这些并发症来确保正确的诊断和治疗很关键,并且随访也要同时进行。

【2】Int Arch Allergy Immunol:触变鼻用凝胶对鼻症状和炎症生物标记影响研究 

无药粘性鼻腔应用在季节过敏性鼻炎(SAR)中能够减少鼻症状。Nascum?-Plus (NP)是一种商业化的触变胶体,已经设计用于减少鼻粘膜的干燥和疼痛,并预防小颗粒的吸入。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单剂量的NP在过敏原挑战(ACC)期间治疗鼻症状和分泌的效果情况。更多的是,研究人员还测量了上述治疗对生物标记和过敏途径的免疫细胞的影响情况。

研究是一个开放标签、交叉、序列随机和单中心随机试验,包括了18名SAR成年人。对Dactylis glomerata花粉显示阳性皮刺测试结果的患者接受NP治疗,否则不进行治疗,共进行了2次4小时的ACC,间隔为3周。在第1天,9名受试者进行4小时的挑战并进行治疗,另外9名没有进行治疗,在第22天反之亦然。研究发现,NP能够显著的减轻鼻症状(p<0.001),并使鼻分泌减到最轻(p=0.047),而在鼻分泌液中没有观察到对生物标记和免疫细胞的明显影响。因此,治疗是安全的并具有良好的耐受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NP鼻凝胶建立的屏障可以安全的在过敏性鼻炎患者中使用。它能够减少过敏性鼻症状和分泌,但是单剂量的使用并不影响局部炎症生物标记。

【3】J Allergy Clin Immunol:天然花粉接触下过敏和不过敏受试者症状预测生物标记的确定 

在敏感个体中,花粉接触能够诱导局部和系统过敏免疫响应,但是非敏感个体也接触花粉。花粉接触下的症状表达动力学还未有系统研究,尤其是在非过敏个体中。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天然花粉接触下监测了体液免疫反应,目的是揭示潜在的季节性症状严重程度的鼻生物标志物,并确定了保护性因素。研究发现,季节过敏性鼻炎(SAR)受试者症状随着花粉浓度的变化而变化,并依据花粉类型在0-13天存在时间差。7名非过敏的受试者中,4名表现出了季节性症状,而另外3名没有出现。不具有过敏的累积症状要比具有SAR的更低,但与花粉接触具有相似的动力学特征。另外,鼻eotaxin-2、CCL22/MDC和单核细胞趋化蛋白-1水平在SAR受试者中更高,而IL-8水平在没有过敏症个体中更高。主成分分析和Spearman相关性分析鉴定了IL-8、IL-33、slgG4和lgE抗体鼻水平可以预测季节鼻症状严重度。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鼻花粉特异性lgA和lgG亚型在体液腔室内具有潜在的保护作用。不考虑特异反应性,鼻IL-8、IL-33、slgG4和lgE水平可以作为花粉特异性症状表达的预测生物标记。

【4】JAMA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鼻塞与过敏性鼻炎相关性分析

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治疗后发生的鼻塞会损害CPAP的依从性。过敏性鼻炎与接触非过敏性刺激患者的鼻塞有关。CPAP的使用也代表了可能的非过敏性刺激的存在(比如湿度、温度、压力和气流)。

最近,有研究人员比较了过敏性鼻炎、非过敏性鼻炎和没有鼻炎的CPAP使用者的鼻塞情况。研究是一个前瞻性的群体研究。研究共包括了102名参与者,其中61名(60%)为男性,平均(SD)的年龄为50(13)。研究包括了23名(22.5%)过敏性鼻炎参与者,67名(65.7%)非过敏性鼻炎参与者和12名(11.8%)没有鼻炎的参与者。在整个群体中,鼻塞从基线到第3个月均有所改善(平均(SD)NOSE评分,38(26)到27(23),平均(SD)变化,-10 [23];95%CI,-15到-6;平均(SD)VAS评分,41 (27)到32 (28);平均(SD)变化, -10 (26);95% CI, (-15到-4))。与基线相比(NOSE评分14(1到28)和VAS评分15(95%CI ,0到30)),第3个月调整后鼻塞改善在过敏性鼻炎组中要比没有鼻炎组显著更少。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CPAP与鼻塞改善有关,但是在患有过敏性鼻炎的患者中改善较少。基线过敏性鼻炎能够预测那些患者对CPAP造成的鼻塞更敏感。

【5】Clin Exp Allergy :饮用水中细菌量与过敏性疾病相关性研究

饮用水处理能够减少微生物的接触。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是否饮用水中细菌的含量与过敏性疾病风险的变化相关。

研究包括了1110名学生,年龄在6-16岁,时间为2011年和2013年之间。研究发现,使用个体水井供水的儿童中,饮用水累积细菌含量更高(均值(IQR):6390 [4190-9550] vs 0[0-0]; P<0.0001),过敏性疾病终生患病率也显著更低(哮喘,过敏性皮肤炎(AD)和鼻炎分别为5.5% vs 2.3%, P=0.01; 14.4% vs 6.7%, P<0.001; 25.2% vs 15.1%, P<0.001)。与参照组相比(城市/公共供水),乡村个体水井供水儿童的哮喘,AD和鼻炎风险显著减少(OR [95% CI]: 0.14 [0.03,0.67], P=0.013; 0.20 [0.09,0.43], P<0.001; 0.17 [0.10,0.32], P<0.001)。研究人员在乡村/公共供水组中也观察到了保护作用,但是保护作用在乡村/个体水井供水儿童中最强。在定量分析中,过敏性疾病的风险随着1岁期间饮用水中细菌含量增加显著减少(喘息,AD和鼻炎分别为0.79 [0.70,0.88], P<0.001; 0.90 [0.83,0.99], P=0.025; 0.80 [0.74,0.86], P<0.001)。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饮用水中高共生菌含量对过敏性疾病具有预防作用。

【6】Environ Sci Pollut Res Int:空气污染与过敏性鼻炎门诊就诊相关性分析 

一些流行病学研究已经调查了空气污染的负面健康影响,但是关于对过敏性鼻炎(AR)影响的研究仍旧较少,尤其是在污染较严重的发展中国家。在中国,虽然有一些关于上述方面的研究,但是结果不一致。

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一个时间序列研究评估了6种空气污染物对AR就诊的急性影响,包括PM2.5、PM10、SO2、NO2、O3和CO,地点为中国新乡,时间为2015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31日。研究期间总共包括了14965个AR就诊记录。结果发现PM2.5、PM10、SO2、NO2、O3和CO每增加10μg/m3,对应的就诊数量增加比例分别为0.70%(95%CI 0.00-1.41%),0.79%(-1.23%-0.35),3.43%(-5.39%-1.47),4.54% (-6.08%-3.01),0.97% (0.11-2.05%),0.07% (0.02-0.12%)。分层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PM2.5、PM10、SO2、NO2和CO与AR就诊的相关性在小于15岁的患者中的相关性比15-65岁和不小于65岁患者更强,而O3则有相反的结果。另外,PM10、SO2、NO2、O3和AR就诊的相关性在温暖的季节比寒冷的季节更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表明了PM2.5、PM10、SO2、NO2和CO与AR风险的增加相关,且小于15岁的患者更加易感。

【7】J Clin Med:慢性鼻窦炎患者的慢性牙周炎风险增加

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韩国健康保险审查和评估服务数据库的数据比较了慢性鼻窦炎(CRS)和非慢性鼻窦炎(对照)之间的慢性牙周炎(CP)风险情况。

研究包括了5951名CRS患者和23804名对照参与者,并且其年龄、性别、收入、居住地和术前CP就诊匹配。研究人员统计了2002年至2015年之间的术后CP就诊情况。CRS组和对照组之间的等效差值在-0.5和0.5之间。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指数后日期(ID)中标明了统计学意义。在依据年龄和性别的亚群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post-ID中 ,40-59岁之间的男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在第三、第四年的post-ID中,≥60岁的男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在第5年的post-ID中,≥60岁的女性具有统计学显著性(p<0.05)。另一个基于pre-ID CP就诊数目的亚群分析中,研究人员在第三、第四、第五年的pre-ID CP(0次)中发现了统计学显著性。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CRS参与者很可能接受CP诊断和治疗。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JAMA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鼻塞与过敏性鼻炎相关性分析

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治疗后发生的鼻塞会损害CPAP的依从性。过敏性鼻炎与接触非过敏性刺激患者的鼻塞有关。CPAP的使用也代表了可能的非过敏性刺激的存在(比如湿度、温度、压力和气流)。

Front Pharmacol:大籽蒿花粉过敏性鼻炎1年皮下免疫治疗临床效果评估

皮下免疫治疗是改善过敏性鼻炎的唯一方法,并能够在药物中断后维持长期的治疗结果。代谢组在过敏性疾病的研究中应用越来越多,包括了过敏性鼻炎。然而,能够评估临床效果和大籽蒿(Artemisia siever

Allergy:过敏性鼻炎中CD23的表达建立T-B细胞互作

B细胞亚群和T-B细胞互作对过敏性鼻炎的贡献以及过敏原免疫治疗(AIT)的机制仍旧了解甚少。最近,有研究人员在AR患者中探究了循环B细胞特征、潜在机制和与AIT临床响应相关性。

Clin Transl Allergy:鼻灌洗对儿童过敏性鼻炎的控制

鼻灌洗(NI)越来越成为过敏性鼻炎(AR)的一种非处方辅助治疗方法,但是其临床效果相关研究有限。

Dig Liver Dis: 慢性中性粒细胞性非过敏性鼻炎与胃食管反流病的酸暴露时间增加有关

慢性鼻炎是一种流行性疾病,可分为过敏性(AR)和非过敏性鼻炎(NAR)。鼻细胞学可以根据炎性细胞浸润情况识别不同的NAR亚型。

Am J Otolaryngol:后鼻神经切除术对过敏性鼻炎的抑制作用研究

最近的指南阐释了过敏性鼻炎(AR)影响生活质量。神经肽在AR中具有核心的作用。最近,有研究人员确定了后鼻神经切除(PNN)对治疗AR的效果情况以及抑制神经肽和2型细胞因子表达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