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归零心态走好行医之路

2017-04-06 贾朝娟 环球医学资讯

曾国藩曾说:“未来不迎、当下不杂、既往不恋”。但是,反观我们的现实生活,前两点就不说了,单是“既往不恋”这一点很多人就做不到。小说《围城》里,教育部派到三闾大学的督学,其言必称:“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来证明自己见识多、水平高,连英国都去过,不同凡响。其实,这种心态在医生队伍中也大有人在。




曾国藩曾说:“未来不迎、当下不杂、既往不恋”。但是,反观我们的现实生活,前两点就不说了,单是“既往不恋”这一点很多人就做不到。小说《围城》里,教育部派到三闾大学的督学,其言必称:“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来证明自己见识多、水平高,连英国都去过,不同凡响。其实,这种心态在医生队伍中也大有人在。

上班依然穿着“极好”医学院的白大衣

话说几年前,一位年轻医生突然在微博上吐槽,医院洗衣房弄丢了她的白大褂。想一想,2000多人的医院里丢个白大衣也属于正常。可是,没过不久,该年轻医生再次在微博中吐槽,再次丢失白大衣一件。后经查明,原来她丢的不是工作单位的白大衣,而是研究生就读院校的。原来这位年轻医生毕业于国内最好的医学院校之一,在“与荣有焉”的心理作祟下,在单位每天都穿着那“极好”医学院的白大衣工作,医院洗衣房的工人在翻检时给捡拾了出来。

这其实是典型的活在过去的辉煌中走不出来的人,也就是医疗行业最忌讳的“不归零”心态。医疗行业知识的更新是日新月异,一个人不管以前多么牛,取得过多么大的成绩,也不论是从什么名牌大学毕业,获得过多少荣誉证书,面对新环境新知识,需敞开心扉、吐故纳新。而这种不能归零的人最后的结局往往是故步自封、不进则退。

归零心态让年轻进修生走得更远

与上面提到的年轻医生不同,下面这位医生是归零心态的正面典型。20世纪90年代末,口腔修复技师专业刚刚兴起,某知名口腔医院技工室来了一位年轻的进修生。年轻进修生自诉是四线城市技师白丁,于是技工室安排他从最基础的“插钉做代型”开始。

“白丁”工作认真,“插钉”学得一丝不苟,入门很快,带教老师于是提高了工作难度,让他开始做蜡型。这位学生吃苦耐劳的精神如同《射雕英雄传》的郭靖,领悟力则堪比杨康,带教老师也很骄傲自己即将培养出一个能“华山论剑”的好弟子,因此全力相授。单位几位老技师于是开始小心观察这位“白丁”的操作,发现这个学生操作时火候掌握得极好,很可能是带艺投师。老技师们私下派人到当地城市一打听,原来“白丁”在当地已经是数一数二的老技师了。这个“白丁”良好的归零心态让他在学习之路上走得更远。

“白丁”还有另外一个工作细节也让技工室老师特别舒服,那就是“事毕归位”——用完的操作工具绝对放回原处,离开技工台恢复原貌。这种与人方便于己方便的小细节让单位同事都愿意将工具借给他使用。

行医“归零”心态不可或缺

电脑中垃圾多了,运行速度就慢,需及时清理。人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容易产生满足感,停滞不前,若想“更上一层楼”,得有归零心态。

在当前这个知识更新迅速的时代,新技术、新知识不断涌现,昨天正确的东西,今天不见得正确;过去行之有效的方法,现在不见得可行。例如“互联网+医疗”给医疗这个传统行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面对这一新事物,大家在一个起跑线上,谁主动学习运用,谁将抢占先机;谁被动应付,很快就会落伍。

因此,只有保持“归零”心态,主动适应新形势的变化,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四大新政:4月起影响全国医生

在医疗改革进入关键截点的2017年,多项政策举措齐头并进,4月份,新的政策开始实施,具体成效我们拭目以待。

噩耗!一个37岁的医生走了

《医学界》刚刚接到消息,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名肝胆外科医生今天在家午睡后再也没能醒来……他叫卢景宁,去世时年仅37岁,是该院肝胆外科教授彭民浩的一名博士生。听闻这一消息,景宁的多名同事、同学均表示震惊和哀悼,称他生前是一名“年轻帅气的才子”,十分惋惜。谈及原因,一些医生猜测是因为外科“手术多,压力大”“太累了”。“白天拼命上手术,晚上写论文,SCI,国基,职称……”想起2015年10月,年仅

海归博士:我为何放弃公立医院的“金饭碗”?

两年前,郑瑜谦正值壮年,职业生涯处在上升期。他放弃即将到手的正高职位,选择离开公立医院,自己开口腔诊所。郑瑜谦聊起自己的创业史很少提及艰难。他说:“我遇到的困难比较少,即使没有病人、流水低于预估、投资过大等等,也没有恐慌。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合伙人步调一直都较为一致。”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本科,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博士,美国杜兰大学博士后。在牙科诊所林立的福州,拥有这样履历的人凤毛麟角,而郑瑜谦的诊所

作为一名医生该如何面对“误诊”

误诊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法律也要对它加以关注,这是因为误诊引起的医疗纠纷很多。医学要研究如何避免和减少误诊,而法律则要研究如何看待误诊这一现象,即什么样的误诊应当归于过失,医院方要承担责任,什么样的误诊是难以避免的,因而可以加以宽宥。医疗鉴定是关键不是所有的误诊都要加以宽宥,但也不是所有的误诊都属于过失。误诊是医学发展中不可避免的事实,不可能完全杜绝,法学家、法官、律师及媒体应对此有正确的

同济医院陈孝平:从“赤脚医生”到“刀尖舞者”

5次打破肝胆胰外科领域手术禁区、在世界创立3项中国人原创手术方式、带领中国肝胆胰外科学者实现在国际肝胆胰会议上的旁听到主持。他就是中科院院士、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外科学系主任陈孝平。从“赤脚医生”走到突破禁区的“多面”勇者,他的背后有什么故事?记者带您一起走近“手术刀尖上的舞者”陈孝平院士。肝胆胰外科院士:“从小害怕打针”的“赤脚医生”“我的老师裘法祖教授告诉我,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在选择课题

医生成为令人心驰神往的职业 还有多远?

近日,我网站发布《七旬老母想念当医生的孩子 挂号就诊才能看到》一文,介绍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血管内科陆静副主任医师,她七旬的老母亲挂号就诊,只因想看看当医生的女儿。医生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新闻读来不免心酸,也反映出了一个严峻现象——如今医生相当匮乏,因为人手少,所以忙得无法正常享受假期,和家人团聚成了奢望。曾几何时,医生是令人心驰神往的职业:受人尊敬,待遇优厚。近年来,医生这个职业遇到了很多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