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刘守民:推动药师立法,给予临床药师处方权

2019-03-08 林平 澎湃新闻

如何推进用药安全和效率?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协副会长刘守民提交了一份关于逐步实现临床药师处方权的建议。他指出,临床药师相关制度和建设落后,安全、有效的合理用药迫在眉睫,直面患者的三大主体中,医生和护士都有立法,只有药师没有,应推动药师立法,重新定义“处方”和“处方权”。临床药师制度建设落后,应重新定义处方权刘守民表示,伴随着药学服务的发展,临床药师应运而生,其与医师和护士共同组成

如何推进用药安全和效率?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协副会长刘守民提交了一份关于逐步实现临床药师处方权的建议。

他指出,临床药师相关制度和建设落后,安全、有效的合理用药迫在眉睫,直面患者的三大主体中,医生和护士都有立法,只有药师没有,应推动药师立法,重新定义“处方”和“处方权”。

临床药师制度建设落后,应重新定义处方权

刘守民表示,伴随着药学服务的发展,临床药师应运而生,其与医师和护士共同组成医疗团队服务患者,直接参与临床药物治疗,这对提高药物治疗水平、保证用药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政府工作报告说要把高血压糖尿病慢性病门诊纳入医保报销,药师恰好是慢性病管理中的重要角色。”刘守民认为,从用药安全和效率角度看,低效甚至错误用药关系到患者的生命健康,也会造成巨大浪费。

“要利用有限的医药资源解13亿人口的基本医疗保障,安全、有效的合理用药更是迫在眉睫。”刘守民坦言,临床药师相关制度和建设还十分落后,严重掣肘着我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

基于此,刘守民建言通过修改现行立法,重新定义“处方”和“处方权”。

澎湃新闻注意到,我国现行《处方管理办法》对“处方”的定义是排除了临床药师开具处方的权利的,对取得“处方权”的主体也是排除了临床药师的。

“由于处方是一类重要的医疗法律文书,故要实现临床药师的处方权,首先必须获得法律上的支持。”刘守民建议,将《处方管理办法》第二条中可开具处方的主体修改为“具有相关医疗资格的人员”,将第八条中取得处方权的主体修改为“经注册的具有相关医疗资格的人员”。

刘守民同时指出,不同于医师的处方权,临床药师的处方权为限定处方权,其在处方模式、处方条件等方面均有受到限制,“建议在《处方管理办法》中增加临床药师处方权的相关内容”。

推动药师立法,保障患者用药安全

除了为临床药师呼吁处方权之外,刘守民还有更进一步的建议:推动药师立法。

“《执业医师法》和《护士条例》就医师和护士的注册管理、执业行为、权利、义务等方面进行了较为严格和详尽的规定,而药师的立法则一直缺位。”刘守民直言,缺少药师立法,使临床药师的法律地位模糊、权责不明、合法权益也得不到有效保障,也导致了临床药师拥有专业的药学知识却很难发挥保障患者用药安全的职能。

“要确保药师及临床药师的法律地位,保障其包括处方权在内的权利得以正常实施,最强有力的手段莫过于推动药师立法。”刘守民说。

刘守民还表示,临床药师有参与临床用药及对患者进行药物治疗的基本权利,而具体法规条例的修改,也须以药师立法为前提,“建议通过对上位法的确立,确定药师基本制度,以推动药师角色向药学服务转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年轻人不愿穿“白大褂” 全国人大代表陈鑫提出建议

“当医生风险高、压力大、报酬低,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穿‘白大褂’。”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心胸血管外科主任陈鑫在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何让更多人特别是优秀年轻人才愿意学医,愿意从医,值得全社会关注。什么样的人能当医生?陈鑫说,纵观国际上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一流学生才能有机会进医学院。最近几年,我国每年医学院的毕业生不少,但每年都有相当比例的医学生毕业后没有做医生,还有不少

全国人大代表张健:应对医院价格明显倒挂药品予以重点监管

全国两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重庆市委会副主委、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设备处副处长张健,他表示,今年将继续关注药品价格倒挂的问题,同时还将呼吁进一步加快税收立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健可谓是身兼多职。除了在民主党派内的工作和医院的行政工作,他还是渝中区政协副主席,同时也是骨科医生和重庆医科大学的教师。“无论是患者、学生、同事,还是自各方面的基层群众,都为我

代表热议医养结合 破解医疗养老“两张皮”

医养结合能否让“中国式养老”走出困局?医疗与养老如何结合?养老护理费用如何结算?怎样破解专业养老服务人才缺乏问题?一个个问号,成为代表们会内会外交流的热点。

【两会现场】师徒俩都是人大代表!两会期间相会,他们会探讨什么?

3月13日,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代表利用午后时间对自己的弟子进行悉心的教导——

甘肃卫计委主任郭玉芬建议:严控医药产品价格过快上涨

医改与药改话题依然备受关注。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卫计委主任郭玉芬提出的一份建议称,要加大医药市场治理,严控医药产品价格过快上涨。郭玉芬在建议中写道,目前全社会的卫生总费用增速高于GDP的增长速度,2016年全国卫生总费用比2015年增长13.1%,是GDP增速的近两倍,正因为总费用上升太快,老百姓看病花费的绝对值并没有下降,医疗费用的压力在加剧。她指出,医药费用的快速上涨,尤其是不

全国人大代表张荣珍:中医也能治疗急危重症,应加强研究应用

中医是“慢郎中”,只能用于“调理”?其实不然。全国人大代表、芜湖市中医院急诊内科主任、老年病科主任张荣珍,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全国两会报道组采访时说,中医自古以来积累了丰富的急危重症治疗经验,但近几十年来,西医急救技术快速发展,而中医急症急救技术却没有得到弘扬,甚至被忽略。张荣珍介绍,上溯先秦,下迄明清,中医的重大突破都与急危重症密切相关。东汉著名医学家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序言,从一个侧面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