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大学生抑郁症风险高?这一因素在作祟

2020-01-13 转网 转化医学网

近日,来自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布劳恩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学院的哈盖·莱文教授对与吸烟相关的心理健康风险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吸烟增加大学生抑郁症风险,与不吸烟者相比,吸烟的大学生们患抑郁症风险高出2~3倍。相关研究结果以“Tobacco smoking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Mediating

近日,来自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布劳恩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学院的哈盖·莱文教授对与吸烟相关的心理健康风险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吸烟增加大学生抑郁症风险,与不吸烟者相比,吸烟的大学生们患抑郁症风险高出2~3倍。相关研究结果以“Tobacco smoking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Mediatingeffect of depression”为题发表在《PLOS One》杂志上。

据统计,全世界抑郁症患者达3.5亿人,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全球人类第二大疾病。目前,抑郁症已成为导致15-30岁人群自杀死亡的第一杀手。然而时至今日,人们对抑郁症的认识仍远远不足,甚至很多时候认为是“受刺激”、“想不开”或“心眼小”的结果。抑郁症和坚强无关,它是一种病,就像一个无比可怕的黑洞,稍不注意就会将人吞噬。

近年来,高校的心理健康问题形势严峻,大学生心理疾病患病率呈现逐年上升趋势。部分大学生可能还会换上抑郁症,抑郁症会导致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能力下降、不愿意和他人沟通、睡眠不好等问题,严重者还会有伤害自己甚至伤害他人等极端行为。

流行病学调查研究发现,与普通大学生相比,抑郁症患者中,吸烟现象更为普遍,然而,大多数研究这种关联的研究都未能弄清这是否是一种因果关系,如果是的话,是朝哪个方向的关系。是精神疾病增加了吸烟的可能性,还是吸烟本身就是精神疾病的危险因素?

为了弄清这一因果关系,研究人员选取了来自塞尔维亚的两所大学的学生来进行调查研究,评估吸烟与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之间的关联,以及抑郁症在其中的潜在作用。统计进行社会人口统计学问卷、贝克抑郁量表(BDI)和SF-36问卷以评估HRQoL。在这两个人群中,在调整了人口社会统计学,行为和健康因素后,研究人员发现,有吸烟习惯的学生的心理综合得分和身体综合得分普遍偏低,这表明,吸烟对心理因素的确会产生影响,而在进一步调整BDI得分后,这种关联性便不复存在,综合各种因素后发现,吸烟的大学生们患抑郁症风险比不吸烟者高出2~3倍,且BDI得分越高,PCS和MCS越差。



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心理综合评分(MCS)和身体综合评分(PCS),贝克抑郁量表评分

大学生吸烟现象越来越普遍,该研究给大学生们以警醒,敦促大学通过建立无烟校园来倡导学生的健康, 结合预防筛查和治疗包括成瘾在内的心理健康问题的政策,将有助于消除吸烟对我们身体和精神状态的有害影响。

参考文献

Marija MilicID1, Tatjana Gazibara, Tatjana Pekmezovic Tobacco smoking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Mediating effect of depressio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1-13 屈小胖

    学习了

    0

  2. 2020-01-13 1ddf0692m34(暂无匿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蓝皮书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披露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人罹患抑郁症,近十年来患者增速约18%,截至2017年,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 为了更科学的向大家展现抑郁症的全貌,呈现抑郁症领域的发展变化,抑郁研究所历时2个月,参考57份期刊文献及其它相关报告,完成了这份《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蓝皮书》。 1.抑郁症的现状 抑郁症及其临床表现 根据《美国精神

Lancet:抑郁症最新研究进展

抑郁症是常见的精神疾病,严重影响患者的社会功能和生活质量。2008 年,世界卫生组织(WTO)已将抑郁症列为全球疾病负担的第三大病因,并预测到 2030 年,将成为全球疾病负担的第一大病因。在临床实践中,由于其临床表现形式多样,难以预测其病程和预后,以及患者对治疗反应不同,这些都给抑郁症的检测,诊断以及治疗带来了挑战。2018 年,发表在 Lancet 上的一篇关于抑郁症的综述从抑郁症的流行病

PLOS One:大学生抑郁症风险高?这一因素在作祟!

导 语:众所周知,吸烟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烟是人类的第一杀手,烟草被国家确定为一级致癌物,一直以来,人们关注的始终是吸烟带来的生理改变,却忽视了它对心理方面潜移默化的影响。

强生的抑郁症药物Spravato鼻喷雾剂,在欧洲获批

强生的抑郁症药物Spravato(esketamine)鼻喷雾剂,已在欧洲被批准用于治疗患有抗药性重度抑郁症的成年人。欧盟委员会(EC)批准该药物与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或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结合使用,用于对至少两种抗抑郁药没有反应的成年患者。

不开心不是我矫情!VR会是拯救2.64亿抑郁症患者的超人吗?

前言达尔文从中年起就患上了“精神性抑郁症”,这种疾病折磨了他整个后半生;海明威如他在《老人与海》中写的“你尽可能把它消灭,可就是打不败他。”那样用了各种办法与抑郁症斗争,最终还是饮弹自尽;丘吉尔一生都独自承受着抑郁症的困扰,他曾说“心中的抑郁就像一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事实上,不止名人,很多普通人也患有抑郁症。据WHO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有超2.64亿不同年龄段的人患有抑郁症。抑郁

面对抑郁症的阴霾,人类都有过哪些斗争?

最近一段时间里,多位艺人因长期抑郁而自杀的消息,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抑郁症的深度关注:在噩耗传来时,人们痛心之余也往往惊愕,原来在他们光鲜亮丽,甚至乐观幽默的外表下,内心不可承受之痛早已将他们吞噬。抑郁症,并不是简单的“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