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 Death Dis:miR-486-3p通过FGFR4及EGFR调节肝癌细胞对索拉非尼的耐受性

2020-04-24 QQY MedSci原创

肝癌是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然而,手术或常规的治疗方法通常被认为不足以治疗晚期肝癌。

肝癌是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然而,手术或常规的治疗方法通常被认为不足以治疗晚期肝癌。

索拉非尼(Sorafenib)是多种激酶的抑制剂,研究发现其在晚期肝癌患者中表现出一定治疗活性。但在初次治疗后不久,患者就出现对该药的耐受性,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索拉非尼的临床治疗效果。此外,索拉非尼耐受性的潜在机制仍不明确。

本研究旨在探究索拉非尼的耐药机制,寻找联合治疗的潜在靶标。

研究人员通过miRNA测序发现,在耐受索拉非尼的HCC细胞系中,miR-486-3p的表达水平下调。细胞活力实验发现miR-486-3p的表达上调会诱导细胞凋亡反应,而通过CRISPR-CAS9技术敲除miR-486-3p可以减少索拉非尼治疗过程中的细胞凋亡反应。

此外,临床数据显示,与癌旁正常组织相比,患者肿瘤组织中的miR-486-3p表达水平明显降低。

在机制上,FGFR4和EGFR是miR-486-3p的靶基因。重要的是,FGFR4或EGFR的选择性抑制剂可以增强索拉非尼在耐药细胞中的效果。此外,在索拉非尼耐药性体内模型中,过表达miR-486-3p可以通过与索拉非尼联合治疗的方式显著抑制肿瘤的生长,并减少了索拉非尼耐药性的发生。

总而言之,研究人员发现miR-486-3p可以通过靶向FGFR4和EGFR来调节肝癌细胞对索拉非尼的耐药性,为肝癌的治疗提供了潜在的靶点。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4-25 thm112988

    0

相关资讯

肝癌术后反复发热,竟然是因为感染了这个细菌?

布鲁菌(Brucella)由美国David Bruce分离而得名,为人兽共患性疾病的病原菌。人类感染布鲁菌主要由感染布鲁菌的羊、牛、猪等传染而来。

ACS: 发达国家老年人群中肝癌发生率上升,预防策略需更有针对性

近期发表于Cancer上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尽管采取了广泛的预防措施,但在世界许多地区,原发性肝癌的发病率仍在继续上升,且在老年男性中尤其明显。这似乎主要是由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病例增加引起的。

Cell Death Dis:TNFAIP8调节细胞自噬、脂肪变性并促进肝癌细胞增殖

TNFAIP8(肿瘤坏死因子α诱导蛋白8)是TNFAIP8/TIPE蛋白家族的成员,该家族还包括TIPE1、TIPE2和TIPE3。TNFAIP8的表达与各种类型的肿瘤发生发展息息相关,其

NEJM:降低肝癌风险31%!“神药”阿司匹林再发威!

记得当初上药化课时,老师曾讲到阿司匹林,如果放到现在的研发流程里,可能前几轮就被筛掉了,因为它的作用实在是太多了。

NEJM:5万人研究表明,“神药”阿司匹林或能预防肝癌

自1899年诞生以来,阿司匹林已经被研究者们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从最初的镇痛解热,到抗血小板聚集,再到糖尿病、阿兹海默症治疗,都有它的身影。最近,顶级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

Dig Liver Dis:高体重指数和饮酒对肝癌相关死亡率影响

目前已知高体重指数(BMI)和饮酒是肝癌的明确危险因素。本项研究的目的是在全球和国家层面描述高BMI和酒精摄入对肝癌相关死亡的影响。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