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rt Opin Pharmaco:夜间血压高才是真正的高血压!西班牙学者建议:降压药该睡前吃

2020-06-28 文韬 中国循环杂志

目前,高血压的诊治几乎完全根据诊室血压,但诊室血压会导致45%的人诊断不当。即使加上家庭自测血压,仍然不能全面反映24小时的血压变化。

目前,高血压的诊治几乎完全根据诊室血压,但诊室血压会导致45%的人诊断不当。即使加上家庭自测血压,仍然不能全面反映24小时的血压变化。
 
近期,西班牙学者刊登文章指出,睡眠时血压高才是真正的高血压,夜间高血压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血管危险标志。睡眠收缩压和非杓形血压,与心血管事件风险增加关系最密切,而这才是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最重要的意义。

 
因此,降压治疗降低睡眠收缩压,而不是降低诊室血压或24小时血压平均值,是降低高血压患者心血管事件的新靶点。
 
而且,目前已有前瞻性试验和Meta分析证实,睡前服药而非日间服药,可较好的控制夜间血压,获得较高比例的杓形血压,降低了心血管事件风险,没有增加不良反应。
 
首先,多项研究表明,在预测心血管事件方面,夜间血压比日间血压和24小时平均血压更准确。
 
睡眠时非杓型血压与心血管事件风险有关,不仅可见于高血压患者,也见于血压正常人群。
 
Hygia研究发现,不论是否给予降压治疗,睡眠血压都是心血管事件的独立预测因素。
 
其次,目前也有相当多的临床试验和Meta分析证实,当睡前服用长效降压药物或者联合降压药物时,睡眠时间血压降低更明显,且副作用减少。
 
一项前瞻随机研究发现,白天给予30 mg硝苯地平的患者中,有13%发生水肿,而睡前给予药物的高血压患者,仅1%出现水肿。
 
一项对250名难治性高血压患者进行的前瞻性随机试验采取了两种策略,策略A需要改变3种药物中的1种来换一种新的,在白天服用。策略B也要求将3种药物中的1种换成新的,但在睡前要吃下新换的药物。治疗12周后的48小时血压监测发现,随机分配到策略B的患者,48小时血压平均值降得更低,睡眠血压较低,获得的杓形血压比例更高。
 
Syst-Eur试验纳入4695名诊室血压诊断为收缩期高血压的老年人,结果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夜间服用尼群地平治疗2年后,卒中减少了42%,心血管病死亡率降低了27%。
 
采用几乎相同方案的Syst-China试验包括2394名老年患者,随访3年,夜间尼群地平治疗可使卒中减少38%,总死亡率减少39%,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减少39%。
 
HOPE研究发现,睡前服用雷米普利可显著降低心血管病死亡、心肌梗死和中风风险。
 
MAPEC研究是第一个前瞻性、随机、开放标签、盲终点试验,旨在专门验证睡前降压治疗比常规日间降压能更好地降低心血管风险的假设。结果发现睡前服用≥1种降压药物的患者,在中位随访5.6年后,平均睡眠血压显著降低,非杓形血压的患病率较低,心血管病事件风险显著降低。
 
Meta分析和MAPEC研究均证实,睡前服用≥1种常规降压药物,尤其是ACEI和ARB类药物,与日间服用降压药物相比,显著改善睡眠血压控制,显著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安全性良好。

来源:Hermida RC, et al.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definiti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true arterial hypertension. Expert Opin Pharmacother. 2020, Jun 16:1-1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6-28 huangzh898

    学习并收藏起来了。

    0

  2. 2020-06-28 mswert122

    #高血压#糊涂了,到底夜间血压高危害大还是晨起血压高危害大?

    0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年轻人单纯收缩期或舒张期高血压的心血管风险

在高血压1期青年(根据2017年美国心脏病学会/美国心脏协会血压[BP]指南定义)患者中,单纯收缩期高血压(ISH)、单纯舒张期高血压(IDH)或收缩期和舒张期高血压(SDH)的健康预后尚不清楚。

JACC:高血压发病年龄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相关性研究

高血压发病年龄与心血管疾病(CVD)及全因死亡率的关系尚不明确。本研究的目的旨在评估高血压的发病年龄与CVD及全因死亡率的相关性。

Hypertension:高盐饮食会改变人体的肠道微生物群,进而引发高血压

导言:肠道微生物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是近年来研究的热门领域之一,大量的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对于机体健康具有重要的作用。近日《高血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首次证实了人体内盐摄入量与人体微生物群有关,进而影响

JACC:肾去神经术在高风险高血压患者中的应用

肾失神经术(RDN)正在研究用于治疗不受控制的高血压,可能是一种对心血管(CV)高风险患者有吸引力的治疗方法。确定基线CV风险是否影响RDN的疗效是很重要的。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高风险高血压患者RDN后

研究意义深远! JACC开滦研究新分析:<45岁高血压最危险

在评估心血管风险时,目前指南并未建议考虑高血压发病年龄,也没有强调对年轻患者进行适当治疗的重要性。

Eur Heart J:高血压和抗高血压治疗与COVID-19患者死亡率的关联

尽管怀疑高血压和停止抗高血压治疗与死亡风险增加有关,但在本回顾性观察分析中,研究人员未发现感染COVID-19患者服用RAAS抑制剂有任何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