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内的微生物菌群与出生方式有关?

2016-05-26 佚名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近年来,人体内微生物菌群的数量及它们的重要性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体内生存着数以万亿计的细菌及其他单细胞微生物,例如古生菌和原生生物,其中大多数位于肠道内。据估计,它们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体自身细胞的数量。众所周知,人体内的微生物生态系统对我们的健康有深远的影响。人体微生物研究工程(Human Microbiome Project,HMP)宣称,动物体内的微生物成分对它的免疫系统、心脏健康以及生活习

近年来,人体内微生物菌群的数量及它们的重要性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

人体内生存着数以万亿计的细菌及其他单细胞微生物,例如古生菌和原生生物,其中大多数位于肠道内。据估计,它们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体自身细胞的数量。

众所周知,人体内的微生物生态系统对我们的健康有深远的影响。

人体微生物研究工程(Human Microbiome Project,HMP)宣称,动物体内的微生物成分对它的免疫系统、心脏健康以及生活习性都有重要影响。

人们普遍认为,成年人体内的菌群可能受幼年生活事件的影响,尤其是出生方式和母乳喂养。剖腹产出生的婴儿相比自然分娩出生的婴儿在长大后似乎更容易患上肥胖、哮喘以及其它免疫系统疾病。大家认为自然分娩的婴儿在出生时就受到母亲身体微生物的影响。母乳喂养也是同样的道理。

现在,一项新的研究成果发现,这些幼年生活事件产生的影响持续时间并不像原来认为的那样长。

 

佛兰德肠道菌群项目(Flemish Gut Flora Project,FGFP)研究了超过1,000人的肠道菌群,并将成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该项目的参与人员之一Jeroen Raes博士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作为全球范围内最大的研究项目之一,他们研究了比利时成年人肠道内的微生物群。

该研究发现,剖腹产和自然分娩出生的婴儿在长大后体内菌群的多样性没有区别。同样,幼儿时期是否母乳喂养对长大后体内的菌群的多样性也没有影响。

Raes博士表示,每个人都认为人体内的菌群在出生时就确定了,但他们惊奇的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能表明成年人体内的菌群是有差异的。

致力于人类微生物菌群研究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生化学家Julian Marchesi博士虽然没有参与此项目,但他表示,这项研究成果意义重大。他认为,幼年生活事件对人刚出生的一段时间内是有影响的,这段时间大约只有五年。但当自身逐渐成熟并开始与其他人进行肢体接触后,幼年生活事件的影响似乎就逐渐消失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幼年生活事件对成年后的身体健康没有影响。Raes表示,幼年生活事件仍然非常有可能在某些重要的方面对身体的健康产生影响。

Marchesi也赞同这一点,但认为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他说,“我们正在努力探寻幼年生活事件对后期生活的影响。菌群似乎与自身免疫类疾病和人体应对感染的机理有关。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幼年生活对人体感知能力的发育、免疫系统的发展等有何影响。”

能够影响成年人体内微生物的因素听起来似乎都很有意思,比如吃药。服用阿莫西林抗生素的人,其体内菌群的多样性就较差。Raes认为,药物服用是影响体内微生物群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服用泻药和抗生素类药物会影响体内菌群,使用激素也是一样。有趣之处在于,之前很少有这方面的研究。

而且,人体内微生物与其产生大便的类型有关。按照布里斯托大便分类法,人体产生的大便可以分为从1到7共七种类型,其中,1为像坚果一样的单个硬块,7为没有固态物的水样便。该研究发现,不同类型的大便可以预测肠内菌群的多样性。大便的类型值越高,肠道内菌群的种类越少。

 

布里斯托大便分类法

这个发现很重要,因为它表明微生物群可以作为判断我们身体是否健康的一个指标。

Raes表示,微生物群如此重要的原因在于它可以作为未来诊断某些疾病的一种方式,例如自闭症、帕金森病和克隆氏症。目前,已有研究表明帕金森病与肠道内某种细菌有关。未来如果在肠道内检测到这种细菌,就可以为帕金森病进行早期预警。帕金森病与便秘有关,而便秘会影响人体的肠道菌群,这可能就是它们的关联所在。

这意味着我们要清楚一个正常的、健康的微生物群是什么样的。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仍一无所知。

这个研究项目已经朝着这个目标采取了一些措施——“重点研究核心菌群的特性”。他们公布已经发现了600多种细菌,但距离终极目标还有很远的路要走。Raes提道,“今后工作的一个重点方向便是研究肠道内所有的菌群种类,但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我很希望我能说‘健康的微生物菌群就是这样’,但这却绝不是如此简单”。FGFP项目正在继续进行,接下来将对另外3,000人进行研究,Raes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发现。

Marchesi补充道,可能不存在一个绝对标准来衡量体内微生物菌群是否健康。我们可以把微生物菌群是否健康比作心脏输出或肺输出,它不是一个固定的值,而是一个范围,就像血压一样,没有一个绝对的最佳值。他同时表示,目前的研究对象以西方白种人为主,这个项目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对于白种人、欧洲人、美国人以外的人种的肠道菌群不够了解,这样得到的结论可能不适用于中国人、非洲人或澳大利亚原住民。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Gut:口腔内微生物菌群与胰腺癌相关

  《Gut》杂志最近发表的一项文章(Gut 2012 Apr;61(4):582-8)表明,唾液微生物菌群的变化与胰腺癌和慢性胰腺炎之间存在一定关联,研究还为唾液微生物菌群作为全身性疾病无创的生物标志物信息源提供了证据。   该项研究分为三个阶段:(1)使用人类口腔微生物鉴定芯片确定的微生物特点来调查10例可切除的胰腺癌患者与10例配对的健康对照者的唾液微生物菌群的不同。(

Immunity:天然肠道微生物菌群可增强机体免疫力

来自天然肠道细菌的信号对于机体免疫效应对抗病毒和细菌来说非常有效,这项研究成果由弗莱堡大学的研究者完成,刊登在了近日的国际杂志Immunity上。 数以万亿计的细菌生存在健康人群以及其它动物的肠道中,这种天然的肠道细菌对于维持机体消化和维生素代谢以及对于宿主的健康功不可没。近日,研究者通过研究指出肠道微生物菌群在肠道免疫系统的形成上扮演着重要作用,如果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将会增加食品过敏或者肠道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