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时还不到一斤!25周双胎超低体重早产儿被成功救治

2020-08-12 佚名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今年31岁的阿婷(化名)孕25周时早产生下龙凤胎,出生时两姐弟仅465克和670克,只有成年女性巴掌那么大,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新生儿科的全生命护航体系保驾护航之下,经过连续116天的救治,两姐

今年31岁的阿婷(化名)孕25周时早产生下龙凤胎,出生时两姐弟仅465克和670克,只有成年女性巴掌那么大,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新生儿科的全生命护航体系保驾护航之下,经过连续116天的救治,两姐弟连闯几道生死关,体重分别达到至2.35公斤和3.34公斤,于8月11日健康出院。

据悉,该救治案例刷新了广医三院成功救治早产儿最低体重记录,也是广州成功救治的早产儿最低体重记录,创造了生命奇迹。

超低胎龄双胎早产儿,

最低体重不到一斤

“小小的、红红的”是阿婷对自己孩子最初的印象。“刚生出来,就被医生围着抢救了,我只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他们。”阿婷不由得红了眼圈,“都说孩子是呱呱坠地的,我却没机会听到孩子来到人世的第一声啼哭。”

今年31岁的阿婷在怀上双胞胎,然而一家人的惊喜并未持续很久,2月8日,阿婷因腹痛来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就诊,检查提示其先兆流产。

“从2月多就一直住院保胎,当时心里希望能尽量撑到28周。”阿婷说道。然而到了4月上旬,阿婷仍然提前破水了,产科尽最大努力为她继续保胎一周,4月17日,阿婷出现强烈宫缩,胎龄仅25周的两姐弟早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两姐弟出生时,体重仅465克和670克,都只有成年女性的巴掌那么大,尤其是不到一斤的465克“姐姐”,皮肤薄得象一层纸,连血管都清晰可见,胳膊大小没有成人手指大,脚丫子还没有拇指那么大,全身皮肤“吹弹可破”,血管隐约可见。

“快、精、细、柔、稳”,

护婴特别行动小组产房急速抢救

广医三院新生儿科在双胞胎出生之前已经了解到患者情况,由新生儿科崔其亮教授担任组长的“护婴特别行动小组”制定出一套详细的抢救计划,力求做到“快、精、细、柔、稳”。

“快指黄金1分钟内建立有效呼吸;精指精确的复苏流程;细是将复苏的细节抓好;柔指动作轻柔,避免颅内出血等问题;稳是稳定体征。”崔其亮解释说。

4月17日,两姐弟相隔40分钟娩出,出生时呼吸微弱、全身器官发育极不成熟。按规定新生儿救治要在20秒内完成气管插管,由于两姐弟体重过小,国内最小的喉镜对两姐弟来说也过大,这给抢救带来很大挑战,但技术娴熟的黄小霞医生以及曾健飞医生仅3-4秒钟就完成对新生儿的气管插管并使用T组合复苏器对新生儿进行正压通气。

然而两姐弟在气管插管正压通气下,仍然呼吸极弱、费力。“这是典型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新生儿科吴繁主任说。针对这个情况,在孩子出生后10分钟内,医生对其进行了肺表面活性物质治疗,并迅速将其放置在具有合适温度、湿度的特殊新生儿保温箱中,转运到NICU病房。

“当时着急救治,根本来不及将宝宝给妈妈看,因为新生儿胎龄太小,要尽量避免过多移动,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引发颅内出血。”崔其亮教授解释说。由于宝宝胎龄过小,所有的救治动作必须轻柔、转运工作既要快速又要小心翼翼,稍不留意都容易酿成悲剧。

克服重重难题,

“小姐姐”“大弟弟”均健康存活

早出生的姐姐体重最小,而后出生的弟弟体重较大,新生儿科的医护人员们都亲切地喊这对双胞胎为“小姐姐”“大弟弟”。

胎龄小、体重如此轻,两姐弟在第一时间被抢救成功后,无疑还面临着诸多的生死考验。

姐姐生后第三天,检查发现其头颅出现少量出血,护婴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心都悬了起来,马上对其展开了一系列护脑救治方案,迅速控制住了脑部出血,有效地保障了孩子未来有尊严、有质量的成长。

“超早产儿在出生后极其容易出现脑出血,严重的脑出血会导致脑瘫,这也是很多早产儿被放弃治疗的重要原因。”广医三院新生儿科主任医师吴繁介绍。

早产导致孩子各脏器发育不良,两姐弟的呼吸系统、免疫系统都极其脆弱,两姐弟遇到了回家路上的另外一个“坎”---重度肺炎。护婴特别行动小组的医护团队精细的调整呼吸机参数,复查血气,维持肺泡的通换气,保证循环,抗感染等等,终于帮助两姐弟成功闯关,姐弟两人于出生后22天撤下有创呼吸机,也并未出现其他严重的并发症。

“由于宝宝出生时太小,国内现有的医疗耗材对于他们来说都较大,包括气管的插管、呼吸机的鼻塞等,还有医疗仪器的精准度不适合等,这也是我们在这例早产儿救治中最大的难题之一。”吴繁主任表示,“对此我们想了许多的办法,比如改良鼻塞,在监护过程中派最有经验的医护人员,对仪器数据变化进行精密监测等。”

弟弟2个月时

24小时、116天不间断细致守护,用爱创造生命奇迹

在救治过程中,两姐弟除脑出血、肺部坠积性肺炎等情况之外,还出现了支气管肺发育不良、喂养不耐受、贫血、电解质紊乱等问题,但都在医护人员的妥善处理下化险为夷,经过团队的全力救治,两姐弟体重增长较快,分别增长至2.35公斤和3.34公斤。

“这是我们救治成功的最低体重的早产儿。”8月11日,两个孩子即将出院时,广医三院新生儿科吴繁主任欣喜地说道。这个堪称“生命奇迹”的发生,与医护人员的细致看护、用心守护密不可分。

“孩子刚出生那段时间,我们小组几个人轮流24小时盯着,严密监测各项生命体征”吴繁介绍:“在孩子的治疗过程中,尽可能减少药物和器械的干预,努力营造接近母体的内环境,让宝宝自然的长大,减少其未来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使用进口保温箱,精准控制每天的营养、喂奶的速度,尽量营造安静的环境……在细心的照护下孩子一天天健康起来。

出生88天后,孩子可以转出NICU,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医院安排了母婴同室,医护人员每天都到病房进行宣教,手把手教会家人如何照顾早产儿。

两名宝宝虽然在妈妈肚子里呆了不足200天,却在广医三院新生儿科的细致照看下,平稳健康地度过了早产后的时光。一本厚厚的病历,记载了抢救、再抢救、复苏、再复苏、直至痊愈的与死神拉锯、与生命赛跑的116天,也记录了广医三院新生儿科医护团队从未放弃的信念和努力、专业敬业的坚持和努力。

看到孩子即将出院,阿婷的内心抑制不住地开心。“他们姐弟俩刚出生就遭遇了人生的各种苦难,希望以后的生活都是甜。”阿婷说道。

据相关统计,自2006年起,我国成功救治500g以下超低出生体重儿的总数不到10例。而在此救治案例中,姐姐的体重只有465克,弟弟体重也只有670克,姐姐为广州救治成功的超未成熟儿中最轻的体重,广东省救治成功超未成熟儿第二轻的体重。

宝宝出生101天时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J Pediatr Endocrinol Metab:早产儿出生后第一周循环甲状腺激素水平的变化

几十年来,早产儿短暂性甲状腺功能低下症(THOP)一直是一个争论的话题。其病理生理学尚不完全清楚,对治疗方法也缺乏共识。本研究旨在通过研究出生后第一周内甲状腺激素(TH)水平的变化趋势来更好地了解其发

JAMA:DHA与母乳喂养新生儿支气管肺发育不良风险

研究认为,在母乳喂养的孕29周前出生的早产儿中,与安慰剂相比,母体补充二十二碳六烯酸不能显著改善新生儿支气管肺发育不良风险

PLoS One:健康婴儿与早产儿听力筛选结果比较

最近,有研究人员比较了健康新生儿与因早产而进入婴儿重症监护室(NICU)超过5天新生儿的新生儿听力筛选(NHS)结果情况,并基于9年的数据。

NEJM:Apgar评分与早产儿新生儿死亡风险

在5分钟和10分钟时的Apgar评分为不同胎龄早产儿新生儿的生存提供了的预后信息。

陈晓霞:完善“互联网+早产儿随访体系” 实现早产儿序贯化管理

早产儿,不仅要救活,还要实现序贯化管理。

NEJM:早产儿补充红细胞生成素(EPO)是否有获益(PENUT研究)?

每年在欧洲有将近40万儿童在第32周妊娠期的时候出生,全球范围内这一数字更是高达260万人次。2010年德国汉诺威儿童医院研究人员研究发现,从1993年至1998年间在该医院出生体重不足1千克的早产儿现在的状况。其中一部分早产儿由于参与了当时一项研究而有规律地使用了EPO,以增强造血功能,而其他早产儿则没有使用EPO。研究人员发现,当时使用了EPO的早产儿,日后出现身体残疾、智障的比例明显要比没有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