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respir med:肺动脉高压患者肺血管阻力与心血管不良预后风险

2020-07-2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研究认为,肺动脉高压患者肺血管阻力升高2.2个Wood单位及以上时,患者的死亡和心力衰竭的临床风险显著增加,这一阈值相比之前的3.0个Wood单位有较大幅度降低

一般认为对于肺动脉高压患者,肺血管阻力(PVR)升高3.0Wood单位及以上导致预后不良风险增加,近日研究人员就肺动脉高压患者PVR与不良临床结局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考察。
 
研究人员对美国退伍军人事务医疗保健系统(2007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中接受右心导管插入术(RHC)患者进行了回顾性队列研究。研究的主要结果为全因死亡率,通过Cox比例风险模型用于评估PVR与预后之间的关系。
 
研究包含40082名患者,其中男性38751名,中位年龄66.5岁,中位随访1153天,部分患者有心力衰竭史的患者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研究的重点是肺动脉高压的风险患者,其基础是平均肺动脉压(mPAP)至少为19mmHg。连续变量分析发下,患者PVR升高2.2个wood单位与全因死亡危险增加相关,相比于PVR升高程度低于2.2个Wood人群,PVR升高2.2个wood单位以上患者校正后的死亡率危险比(HR)为1.71,心力衰竭住院的调整危险比(HR)为1.27。验证队列中包括2870名mPAP至少为19mmHg的患者,经调整后, mPAP大于 19mm Hg,PVR增加2.2wood单位,肺动脉楔形压为15mm或以下患者的死亡风险为1.81。
 
研究认为,肺动脉高压患者肺血管阻力升高2.2个Wood单位及以上时,患者的死亡和心力衰竭的临床风险显著增加,这一阈值相比之前的3.0个Wood单位有较大幅度降低。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Heart:住院的COVID-19患者的肺动脉高压和右心室受累

在COVID-19非ICU住院患者中,PH(而非RVD)与更严重的COVID-19体征和较差的院内临床预后有关。

肺动脉高压该怎么用药?阜外医院经验

肺动脉高压可源于肺血管自身病变,也可继发于其他疾病。肺动脉高压第一大类动脉性肺动脉高压晚期预后极差。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口服曲普司他尼联合治疗肺动脉高血压

口服曲普斯蒂尼可改善肺动脉高压(PAH)患者的运动能力,但对临床结果的影响未知。为了评估与安慰剂相比,口服曲普斯蒂尼对最近开始获批口服单药治疗的PAH参与者首次判定临床恶化事件时间的影响。

Circulation:表观调控因子TET2或可作为肺动脉高压的生物标志物

肺动脉高压(PAH)是一种致命的血管病。遗传病例与BMPR2及其他16个基因的胚系突变相关;但这些突变发生在不到25%的特发性PAH患者中,在结缔组织疾病相关的PAH中很少见。临床前研究表明表观遗传失

OCC 2020丨谁能拯救“蓝嘴唇”?肺动脉高压辩论会精彩角逐

2020年5月28日,由上海医学会和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主办的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第一天。其中的肺循环疾病论坛,特设肺动脉高压(PAH)靶向药物治疗辩论赛环节,由多位专家针对两个主题进行辩论性

Eur Respir J:中亚高原居民心功能和肺动脉高压情况

与低海拔居民相比,高原居民长期暴露于缺氧与高PAP以及左右心功能轻微改变有关。根据专家对慢性高海拔疾病的共识定义,在这一大型高原人群中,HAPH的患病率在6%至35%之间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