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transl med:GHSR1拮抗剂联合DRD1拮抗剂可改善AD病变

2019-08-15 MedSci MedSci原创

海马区对于记忆的形成和认知至关重要。海马区病变是阿尔兹海默症(AD)最早发生的病理变化;但其潜在分子机制尚不明确。既往研究通过对AD患者和小鼠模型的脑组织样本进行尸检发现海马区病理性β淀粉样蛋白直接与“饥饿激素”胃饥饿素(GHSR1α)受体结合并抑制其功能。在小鼠模型中,结合封闭GHSR1α介导的多巴胺受体D1(DRD1)激活,导致突触可塑性损伤和记忆丧失。目前对AD的治疗在纠正海马区突触缺陷方面

海马区对于记忆的形成和认知至关重要。海马区病变是阿尔兹海默症(AD)最早发生的病理变化;但其潜在分子机制尚不明确。

既往研究通过对AD患者和小鼠模型的脑组织样本进行尸检发现海马区病理性β淀粉样蛋白直接与“饥饿激素”饥饿素(GHSR1α)受体结合并抑制其功能。在小鼠模型中,结合封闭GHSR1α介导的多巴胺受体D1(DRD1)激活,导致突触可塑性损伤和记忆丧失。

目前对AD的治疗在纠正海马区突触缺陷方面的效果欠佳。近期Jing Tian等研究人员发现,β样淀粉蛋白与GHSR-1α互作抑制了GHSR-1α激活,导致GHSR-1α对海马区多巴胺受体D1(DRD1)的调节受损。

选择性GHSR1拮抗剂MK0677联合选择性DRD1拮抗剂SKF81297治疗AD小鼠模型可挽救Aβ对Ghsr1α的抑制、海马区突触迁移损伤,并可提高AD小鼠的空间记忆。

本研究揭示了AD患者海马区易损性的机制,并提示联合激活GHSR1α 和DRD1有望成为AD的有效治疗措施。

原始出处:

Jing Tian,et al. Disrupted hippocampal growth hormone secretagogue receptor 1α interaction with dopamine receptor D1 plays a role in Alzheimer′s disease.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14 Aug 2019:Vol. 11, Issue 505, eaav6278 DOI: 10.1126/scitranslmed.aav627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