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2/3被霸凌的住院医没有求助!"少年的你"谁来保护?

2019-10-31 Violet MedSci原创

希望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没有霸凌,包括医学院。

近几天,电影《少年的你》上映,虽然是一部校园青春题材,但让很多观众哭着出电影院,更让大家聚焦“校园霸凌”的现实问题。

2018年,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结的校园暴力案件共计1000余件,至2017年呈下降趋势。


(图片来源:微博“人民日报”)

关于“校园霸凌”“校霸”“职场霸凌”的新闻屡见不鲜,“一名小女孩被打欺凌”的视频、“日本学生十连休后自杀”“乌克兰8岁男孩被纵火烧伤”等等,造成的结果不免让人唏嘘感叹。

联合国儿基会与联合国秘书长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特别代表在9月4日联合发布了一项调查,涉及到30个国家、年龄在13-24岁的逾17万名年轻人。

结果显示,大约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曾遭遇网络霸凌,约五分之一的年轻人曾为躲避网络霸凌和暴力而逃学。可以看得出,霸凌行为是普遍存在,不分国界的。

据报道,8月21日,印度北方邦萨法伊医科大学(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 in Safai village)的150名大一医学新生被强迫剃光头,疑似校园霸凌。


(图片来源:微博“梨视频”)


什么是霸凌/欺凌(bullying)?


有研究定义为一个人或多个人对另一个人表现出敌意或反复的压迫、欺压等。

霸凌行为对于受欺凌者可能会造成身心方面的伤害,而有研究称医学教育中的霸凌行为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

不仅是受训者的健康,患者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大多数患者每天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他们依靠医务人员的医疗专业知识来支持他们的健康。

据报道,医学教育中的霸凌的比例会因培训水平和国家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图片来源:Pixabay)


医学院的“霸凌”直接影响从业


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对医学教育中的欺凌行为进行了研究,文章发表在JAMA上。

研究者们在内科培训的考试(IM-ITE)结束后进行调查问卷,受调查者自愿选择完成。参加考试的26021名内科实习生中,有24104名(93%)完成了调查,21212名(88%)允许他们的数据用于研究目的。

那些认为受到欺凌的人被要求描述类型(语言的、身体的、性的或其它)及八种后果,还有他们是否寻求帮助。

13.6%(n=2876)的人说,他们自住院培训开始以来遭受过欺凌,其中31%的人寻求过帮助。

欺凌类型中,言语骚扰最常见(80%),然后是其它(25%),身体骚扰(5.3%)和性骚扰(3.6%)。

后果依次是感到职业倦怠(57%)、表现更差(39%)、抑郁(27%)、不受影响(24%)、体重改变(15%)、饮酒(6%)、表现更好(6%)、退出培训(2%)、非法药物使用(1%)。


住院医师的哪些特征与欺凌行为显著相关呢?

说母语而非英语
说英语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为12%,而其它语言为18%。

更高的研究生年级
一、二、三年级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分别是10%、15%、17%。

国际医学毕业生
与美国的实习培训(11%)相比,国际实习培训的受训人员受欺凌的几率更大(17%)。

考试成绩
考试成绩前、中、后三分之一的住院医师受欺凌的比例分别是12%、14%、15%。

而此项研究中欺凌行为在性别方面没有明显差异。

当然,每人对欺凌的定义可能不同,这会影响调查结果。研究者还指出,该研究不能反映实际发生的欺凌,因为来自上级、同级或其他人非直接的轻微骚扰在本研究中是没有提及的。

相信采取措施消除欺凌对良好的学习环境至关重要,这肯定也能促进医学实习生的专业发展,有利于患者的病情。

很多学者对医学教育中的霸凌行为都进行过研究,而有研究表明只有31%的培训项目负责人意识到在过去一年里有人欺凌他们的学员。


(图片来源:Pixabay)


阻止“霸凌”,每个人都可以做保护者


霸凌可能是很多人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偶发事件,而是长期性的,而且会多次发生,霸凌给受害人带来的心理阴影可能是伴随一生的。霸凌行为还有一个特点是,它可以“传播”,变得普遍。

很多被欺凌者可能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但通过一些措施完全可以减轻或避免霸凌。

有研究者通过分析来自7个数据库的38篇关于医学生、护士生等的文章,提出解决霸凌需要干预者和机构一起努力,分析出相对更有效的措施:

1. 明白霸凌的“催化剂”:一些工作或者个人原因使某些学生更容易被欺凌,识别出这些因素很重要;

2. 在干预者和学生间建立良好的关系,干预者应该明白他们的职责;

3. 利用政策、制度但不对此依赖;

4. 干预者的目标是所有群体,避免针对特定的群体;

5. 制定干预措施提高行为,而不是消除不良行为,促进良好氛围;

6. 使干预者具有专门的知识和专业的技能。


(图片来源:Pixabay)

简单说来就是,面对被“霸凌”的人,如果你是他的同学或朋友,请让自己变强大能保护他,让他知道自己没有错,替他出气或是陪伴他;

如果是家人请一直支持他,鼓励他说出来,不要沉默;

如果是陌生人,请及时伸出你的援助之手,不漠视。

愿霸凌不再有!


(图片来源:微博“电影少年的你”)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官网: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16631.html
[2]Ayyala MS, Rios R, Wright SM. Perceived Bullying Among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ts. JAMA. 2019 Aug 13;322(6):576-578.
[3]Leisy HB, Ahmad M. Altering  workplace attitudes for resident education(A.W.A.R.E.): discovering solutions for medical resident bullying through literature review. BMC Med Educ. 2016;16(1):127.
[4]Chadaga AR, Villines D, Krikorian A. Bullying in the American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system: a national cross-sectional survey. PLoS One. 2016;11(3):e0150246.
[5]Ayyala MS, Chaudhry S, Windish D, Dupras D, Reddy ST, Wright SM.Awareness of bullying in residency: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 of internal medicine program directors. J Grad Med Educ. 2018;10(2):209-213.
[6]环球网http://news.e23.cn/redian/2019-08-22/2019082200351.html?pc
[7]中华网https://news.china.com/socialgd/10000169/20190509/35861758.html
[8]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9/05/c_1124963966.htm
[9]Radoman M, Akinbo FD, Rospenda KM, Gorka SM. The impact of startle reactivity to unpredictable threat on the relation between bullying victimization and internalizing psychopathology. J Psychiatr Res. 2019 Sep 6;119:7-13.
[10]Gamble Blakey A, Smith-Han K, Anderson L, Collins E, Berryman E, Wilkinson TJ. Interventions addressing student bullying in the clinical workplace: a narrative review. BMC Med Educ. 2019 Jun 21;19(1):2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中国医师节 | 作为医生的你,是不是有一个大大的梦想?

近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一篇题为“拯救濒临灭绝的医师科学家”文章,指出在过去的40年里,由于研究经费减少、医学和科学专业化程度提高、缺乏培训等原因,从事科研的美国医生的比例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占整个医师队伍4.7%的峰值下降到现在的1.5%,下降了68%。美国史隆凯特林癌症中心首席执行官Craig B. Thompson教授也公开表示:“成为一名伟大的医生和伟大的科学家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

【中国医师节】转发!把医学的火种点亮~

今天是第二个中国医师节,一位老作者来信讲述发生在他身边发生的三件事。本期特别推荐此文,以鼓励全体医师——要对未来的医学和医生队伍充满信心。

教育部:把医学教育质量提起来!

医学生毕业门槛或将提高,中国的医学教育正逐渐回归精英化! 在8月6日举行的“教育部高等学校基础医学类教育指导委员会暨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医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基础医学教育联合研讨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会上发表了《严起来 难起来 实起来 忙起来 把医学教育质量实实在在提起来》的报告,提出要提高医学教育的质量,提高医学生的培训质量和毕业门槛。

南科大和伦敦国王学院将共同筹备设立联合医学院

由于医学学科在科研项目、经费的优势地位,国内各级各类高校近年来纷纷加入筹建医学院的大潮,谋求通过合作共建、吸纳合并、独立建设等方式建立完整的医学学科。最新一例来自南方科技大学。据南方科技大学官网消息:当地时间2019年6月10日上午,南方科技大学与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在伦敦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启动共同筹建联合医学院。合作协议由南科大校长陈十一院士与伦敦国王学院校长爱德华·拜恩爵士(Edward Byrn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正式亮相 附属医院增“强援”

随着更换新校名完毕,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泰安校区正式亮相。新大学由泰山医学院和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合并组成,省内知名三甲医院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成为新大学的第一附属医院。做大做强,将改变省内医科大学格局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的前身之一泰山医学院是山东省属本科院校,学校历史可追溯至创办于1891年的华美医院医校,1974年开始独立办学。2019年1月,第三方大学评价机构软科公布的中国最好医科大学专项排名(不含综合大学

阜外医院开先河,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培养心外医师

心脏外科学被誉为“外科皇冠上的明珠”,但应用传统的培养模式来培养一名合格的心外科医生,不仅学习曲线长,而且从观察学习者到手术者的鸿沟跨越得不太好,医疗差错发生率高。 将虚拟现实(VR)技术引入到心外科医师的培养过程中,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