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入一块小垫片,“天下第一痛”瞬间缓解了!61岁阿姨终于敢在哭的时候揉揉脸

2020-09-11 小飞侠 浙大一院

“天下第一痛”到底有多痛?

“天下第一痛”到底有多痛?

就连呼吸都是一种痛!

去年10月,61岁的嵊州王阿姨患上右侧三叉神经痛,

伴发右侧面肌抽搐,

右脸简直“无法触碰”,

吃饭、喝水、说话、轻微碰到,

都会像电击刀割一般剧痛,

同时,右脸和右眼还不停地抽搐,嘴角都歪斜了。

吃药、中医、针灸……王阿姨跑遍当地医院,

绝望的她甚至求助“神婆”。

唯一的儿子心疼母亲,四处打听治疗方法,

最后打听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可用微创的办法治疗这种痛,

他立刻带着王阿姨赶来,

接受微创手术后,

王阿姨脸不痛了,也不抽搐了,

“太好了,我觉得又可以活下去了。”

“天下第一痛”让她痛不欲生

“简直不敢回想。”坐在宽敞明亮的浙大一院之江院区病房内,提起患病的日子,王阿姨仍是止不住地一个劲掉眼泪。

王阿姨今年61岁,是绍兴嵊州人,她一直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平时在家里照顾孙女,儿子儿媳都非常孝顺,日子过得蛮惬意的。从去年10月起,王阿姨感觉右脸时不时隐隐作痛,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牙痛,到当地医院拍了个片子,医生说是牙周炎,吃点药就行。

回家吃了一个月的药,疼痛不仅没有任何缓解,而且不断加剧,发作频率也越来越高,平均两三分钟右脸就会袭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并从脸颊逐渐延伸到鼻子、眼睛,一直到头顶,同时,王阿姨还发现自己的右脸和右眼皮会“一抽一抽”的,每次抽搐都会进一步加剧痛苦。再次前往当地医院进行检查后,王阿姨被确诊为“三叉神经痛”加“面肌抽搐”。

“从去年10月到现在,我就没怎么好好睡过觉,痛得厉害的时候真的是不想活了。”王阿姨抹了抹眼泪,而在患病时,连抹眼泪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行为,因为即使痛得痛哭流涕,她也不敢碰自己的脸。

那段时候,王阿姨的儿子杜先生(化名)在嵊州“寻遍名医”,吃药、中医、针灸……只要是别人推荐的,他都带着母亲赶过去,但是一直没什么效果:“后来赶上疫情,看病就更困难了。”在疼痛的持续折磨下,王阿姨一下子瘦了七八斤,而且因为长期睡眠不佳,她甚至出现了悲观无助的抑郁征兆。

有天早晨,杜先生睡眼朦胧中看到母亲站在自己床头一动不动,吓了一大跳,急忙从床上跳起来。“儿啊,我太难受了,我不想活了,就是舍不得你们啊!”看到母亲这么痛苦,一向“硬汉”的杜先生也留下了眼泪。

今年8月初,杜先生从朋友那里打听到浙大一院有办法可以有效治疗三叉神经痛和面肌抽搐,立刻带着母亲赶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

手术后当天,脸不痛也不抽了

浙大一院神经外科副主任郑杰胜主任医师接诊了王阿姨,经过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显示王阿姨右侧小脑上动脉分支与右侧三叉神经关系密切,右侧前下动脉分支与面听神经关系密切。

“三叉神经痛和面肌抽搐是常见的脑神经疾病,一般来说,三叉神经及面听神经和周围血管友好相处,互不挤压,但像王阿姨这样,血管走向异常,‘压住’了三叉神经和面听神经,这样神经就很容易受到血管搏动的影响而出现神经损伤,从而引发三叉神经痛和面肌抽搐。”郑杰胜主任医师说,“像王阿姨这样三叉神经和面听神经同时都被血管压住,同时发生三叉神经痛和面部抽搐症状的患者倒是不多,不过它们的发病机理是一样的,都可以使用颅神经微血管减压术来进行治疗。”

8月14日上午9点,王阿姨接受了这一微创手术,手术由郑杰胜主任医师主刀,他先用神经导航仪在王阿姨的右耳后对横窦和乙状窦的交叉点进行定位。“压迫点就在交叉点的下方深处,这样可以更加精准地找到点位,从而尽量缩小切口和骨窗的大小,减少出血,患者也会少一点痛苦,恢复也能更快一些。”

精准定位后,郑杰胜主任医师以这个交叉点为标记切了一个大约4厘米的切口,再开了一个直径2.5厘米左右的骨窗,在显微镜的辅助下推开小脑,逐步深入,在狭小的空间里找到了三叉神经和面听神经,小心翼翼地梳理、拨开周围粘连的血管,找到责任血管,再用特制的垫片将神经和责任血管隔离开来,使得神经不再受到血管搏动的影响。

经过麻醉复苏回到病房后,王阿姨抓着儿子的手连声说:“不痛了,不痛了。”杜先生还高兴地发现,王阿姨的脸也不再“一抽一抽”的了。术后第二天,王阿姨就开始正常饮食了:“其实我饭量蛮大的,得这个病后,什么东西都不想吃,现在不痛了,胃口马上就变好了。”

王阿姨送来锦旗

治疗三叉神经痛 还有以下方法

三叉神经痛号称“天下第一痛”,发作时疼痛如刀割、针刺、撕裂、烧灼或电击样剧烈难忍,甚至痛不欲生。通常在上唇、鼻翼、齿龈、口角、舌、眉等处有扳机点亦称“触发点”,轻触或刺激扳机点会导致疼痛发作。

面肌抽搐表现为半侧面部阵发性、不规则、不自主抽搐,程度轻重不等,严重者每日抽搐不计其数,甚至出现面部萎缩,睑裂变小,严重影响患者的工作、学习及自尊。

“微血管减压术是医学界公认的根治三叉神经痛和面肌抽搐的方法,该手术技术成熟,风险较小,效果很好且立竿见影。为进一步减轻患者痛苦,我们更注重‘微创’理念,尽量减小切口,手术过程基本不出血,患者术后恢复得也比较快。”浙大一院神经外科主任詹仁雅教授说,“除此之外,还有三叉神经半月节球囊压迫术、伽马刀治疗等方式可以治疗三叉神经痛。”

01

三叉神经半月节球囊压迫术

在C臂机或DSA引导下精准穿刺卵圆孔外口,导入球囊压迫三叉神经半月节,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微创,不出血,尤其适用于非血管压迫导致的三叉神经痛患者。

02

伽马刀治疗

运用高能伽马射线聚焦到三叉神经根部,降低三叉神经对痛觉的敏感度,达到减少疼痛发作的目的。无创,住院时间短,尤其适用于无法耐受麻醉和手术的高龄患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9-12 1e1a3565m20(暂无匿称)

    神圣

    0

  2. 2020-09-12 ms2000000272427776

    厉害了,精准治疗,坚决病痛

    0

相关资讯

浙大一院肝脏移植手术逾2千例 春节完成5台

浙大一院的春节长假,从除夕夜到大年初六,完成五台肝移植手术。

浙大一院与浙大儿院成立儿童肝移植联合中心

9月30日,浙大一院与浙大儿院成立儿童肝移植联合中心,定位做全国一流的移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