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logy:阿尔茨海默病遗传风险与听力障碍的关系

2020-09-17 AlexYang MedSci原创

为了验证早期AD可能对听力产生不利影响和听力损失可能对认知产生不利影响的假设,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单位的科学家们评估了:(1)增加AD风险的基因变异是否也会增加听力问题;(2)增加听力损害风险

为了验证早期AD可能对听力产生不利影响和听力损失可能对认知产生不利影响的假设,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单位的科学家们评估了:(1)增加AD风险的基因变异是否也会增加听力问题;(2)增加听力损害风险的基因变异是否会影响认知。

研究中,没有痴呆症、年龄在56岁以上且具有白种人遗传血统的英国生物库参与者完成了噪声中言语听力的Digit Triplets测试(n=80,074),自我报告听力问题和背景噪声听力(n=244,915),并完成了简短的认知评估。研究结果发现,噪声中言语听力差(>-5.5dB言语接收阈值;患病率=14%)与较低的认知评分相关(ß=-1.28;95%CI:-1.54,-1.03)。较高的AD-GRS与较差的噪声中言语听力(OR=1.06;95%CI:1.01,1.11)和自我报告的背景噪声听力问题(OR=1.03;95%CI:1.00,1.05)显著相关。另外,听力-GRS与认知评分没有显著相关性(ß=-0.05;95%CI:-0.17,0.07)。

噪声言语的言语认知阈值(SRT)和阿尔茨海默病遗传风险评分(AD-GRS)四分位数相关性(n=80074)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AD的遗传风险也会影响噪声中的言语听力。研究人员没有发现听力损伤的遗传风险能够影响认知的证据。AD疾病过程或共同的病因可能会在痴呆发病前导致噪声言语中的听力困难。

原始出处:

Willa D Brenowitz , Teresa J Filshtein , Kristine Yaffeet al. Association of genetic risk for Alzheimer disease and hearing impairment. Neurology. Sep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PLoS One:纤维肌痛症患者听力损失的风险: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

在近期发表在PLoS One期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越南Duy Tan大学、中国医药大学等单位的科学家们研究了患有纤维肌痛症(FM)的患者是否比不患有纤维肌痛症的患者有更高的听力损失(HL)风险,并探讨

【盘点】听力损失近期研究盘点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哪些成年人适用软骨传导助听器?

软骨传导助听器(CC-HAs)是利用第三种听觉途径-软骨传导的新型助听器。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CC-HAs在有各种耳道解剖结构条件的成年听力损失患者中的效果,并确定CC-HAs使用的良好人选。

Front Cell Dev Biol:Striatin对听力是必需的且能够影响内耳毛细胞和带状突触

Striatin是丝氨酸/苏氨酸磷酸酶PP2A的亚单元,是保守的striatin-interacting磷酸酶和激酶(STRIPAK)复合物的核心成员。该蛋白在上皮细胞之间的细胞连接处表达,在维持细胞

Ear Hear:先天性CMV相关的听力损失:脑成像能够预测听力结果么?

先天性巨细胞病毒(cCMV)感染不仅是儿童非遗传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的主要原因,还与中枢神经系统异常有关。影像学诊断在对cCMV感染患儿听力损失的无创诊断中具有潜在价值。近日发表在Ear Hear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