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挂证” 不能仅靠集中整治

2019-03-22 刘志勇 健康报网

3月15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曝光了重庆市部分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问题。

3月15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曝光了重庆市部分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问题。很快,国家药监局在全国范围部署开展为期6个月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集中整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开表示,打击“挂证”行为决不手软。事实上,执业药师“挂证”的问题由来已久,真正予以革除还需找到问题的根源,而不是仅靠一时的集中整治。

《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自2012年开始,新开办的零售药店必须配备执业药师;到“十二五”末,所有零售药店营业时有执业药师指导合理用药,逾期达不到要求的,取消售药资格。政策要求的导向作用十分明显。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等机构统计数据,自2014年至今,社会药店注册执业药师数量以惊人的速度持续增长,但与社会药店数量相比,仍有一定缺口。

执业药师“挂证”早已是公开的行业秘密,有观点认为,“挂证”问题的原因是人力资源的不足,但利益驱使才是重要的原因。2018年,我国有零售药店约45万家,零售药店注册执业药师数量激增至41.86万人;即便如此,大多数消费者到药店买药时遇到的情况,依然是执业药师大唱“空城计”,一块“药师不在岗”的牌子,就轻松地把提供药学服务、指导合理用药的社会责任全部推脱掉了。显而易见,药店“租”一个证件的成本远远低于真正聘用一名执业药师;而考取执业药师证,也相当于多了一个在药店“兼职”的机会。如此一来,这种“聪明”的操作让药店和药师都有利可图,但国家政策要求和公众利益却被弃之不顾,甚至执业药师考试也随之“变味”。

治理执业药师“挂证”不能只靠集中整治,如何找到其中症结所在更为重要。药店已成为百姓获得药物的重要场所之一,有专业药学人员保障合理、安全用药至关重要。开展常态化监管,督促社会药店按照政策要求配备执业药师,是解决“影子药师”问题的重要手段;但导致药店难以留住执业药师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社会药店提供专业药学服务是否得到了足够的政策和资源支持?执业药师是否有真正成为“职业药师”的动力?这些直指痼疾根源的问题更值得各方思考。

相关资讯

执业药师挂证,最严打击来了

今日(7月10日),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社局发布了《2019年度零售药店申请纳入医疗保险协议管理工作的通知》。

一批药店,主动离场

近日,江苏省药监局官网发布消息称,自3月份起,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行动,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效。

陕西省:开药店 不用执业药师了!

在严查之下,有地方开药店可以不用执业药师吗?还真有。 近日,陕西省药监局发布《关于加强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为进一步做好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工作,提高药店的药品质量管理和药学服务水平提出了明确要求。

清理“影子药店”!“挂证”和“骗保”同时开查

自国家医保局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行动以来,一场风风火火的专项整治在各地开展。近日,陕西省西安市药监局官网挂出《关于开展打击骗取医疗保障基金和执业药师离岗挂证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

向“挂证”执业药师亮“红牌”

药店是百姓获取健康服务的重要场所,药店中具备药物知识及药事服务能力的执业药师,可谓“镇守”百姓用药安全关口的“大将”。尽管国家对执业药师在岗履职有明确规定,但“挂证”现象仍时有发生。近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浙江省象山县监管部门分别查处了执业药师“挂证”案件,本版特刊发其相关做法,并邀请专家分析“挂证”问题产生的原因,提出解决建议,以飨读者。新疆:向“挂证”行为说“不”日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食

根治执业药师“挂证”,行业也需要“朝阳大妈”

执业药师证虚挂可以说是困扰我国药品零售业的顽疾了。全行业曾先后采取多种措施想方设法实施治理,但一直以来效果并不理想。现在好了,继各地对挂证者施以吊销药师证的重拳之外,发改委也出手了: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人民银行办公厅印发《关于对失信主体加强信用监管的通知》,从20个方面对失信主体加强信用监管,执业药师挂证也在加强信用监管的失信主体之内。毫无疑问:只要政府出手,行业紧跟,多管齐下,根治挂证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