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杉醇致扁平苔藓样药疹1例

2020-08-18 王榕,李琳,张峻岭 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

患者女,62 岁,双下肢红斑、丘疹伴痒 2 个月, 加重伴全身泛发 1 个月。患者入院前 2 个月无明显 诱因双下肢出现红斑、丘疹,瘙痒明显,1 个月前皮 疹泛发至全身,双下肢肿胀明显,为求进一步诊治

1 临床资料

患者女,62 岁,双下肢红斑、丘疹伴痒 2 个月, 加重伴全身泛发 1 个月。患者入院前 2 个月无明显 诱因双下肢出现红斑、丘疹,瘙痒明显,1 个月前皮 疹泛发至全身,双下肢肿胀明显,为求进一步诊治收 入本科。患者自发病以来,无明显发热、乏力、咳嗽、 恶心、呕吐及关节疼痛等不适。患者既往有高血压 病史 15 年,规律口服美托洛尔、厄贝沙坦氢氯噻嗪, 血压控制尚可; 糖尿病病史 15 年,现规律皮下注射 门冬胰岛素,血糖控制欠佳; 1 年前因右侧乳腺恶性 肿瘤行手术切除,入院前 10 个月开始行紫杉醇化疗 半年余。体检: 心肺腹未见明显异常。皮肤科情况: 躯干、四肢弥漫性紫红色多角形扁平丘疹、斑块,部 分皮疹融合成片,局部呈苔藓样变,上覆少量鳞屑, 全身散在抓痕及结痂,指尖可见皲裂,无明显渗出, 双侧颊黏膜破溃,外阴可见浅溃疡( 图 1 ~ 3) 。实验室检查: 血常规: L% 11. 0% ↓,E% 11. 0% ↑。肝 功能: TP 58 g /L↓,ALB 36. 7 g /L↓,ALT 63. 3 U/L ↑,AST 40. 3 U/L↑; 肾功能: 尿酸 394 μmol /L↑; 血糖 9. 15 mmol /L; 余未见明显异常。皮损组织病 理示: 表皮角化不全,毛囊角栓,棘层肥厚,基底细胞 液化,可见坏死角质形成细胞( 图 4) ,真皮血管周围 大量淋巴细胞、少数嗜酸性粒细胞( 图 5) 。直接免 疫荧光: IgG( - ) ,IgA( - ) ,C3 ( - ) 。诊断: 结合临 床表现符合扁平苔藓样疹。诊断: ①扁平苔藓样药 疹; ②高血压 1 级( 高危) ; ③2 型糖尿病; ④乳腺恶 性肿瘤术后。治疗: 给予地塞米松 10 mg 治疗,并予 抗过敏、抗感染及调节免疫等对症治疗,外用糠酸莫 米松乳膏及尿囊素乳膏。治疗 16 d 后,全身红斑颜 色明显变淡,丘疹基本变平,鳞屑脱落,黏膜处糜烂 及溃疡基本愈合,瘙痒症状消失。出院激素用量减 为甲泼尼龙片 16 mg,1 次/d。随访第 8 个月,患者 全身皮疹复发,予甲泼尼龙琥珀酸钠 40 mg 治疗,并 予抗炎抗敏及对症治疗,皮疹逐渐好转。

2 讨论

扁平苔藓样药疹( LED) 的作用机制是 T 细胞 介导的基底层角质形成细胞的自身免疫性损伤[1]。 据报道[2],用于治疗梅毒的砷剂是第一种被发现引 起 LDE 的药物,其他常见药物包括噻嗪类利尿剂、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抗疟药、非甾体类抗炎 药、柳氮磺胺吡啶、灰黄霉素、抗惊厥药、四环素和质 子泵 抑 制 剂 等,抗肿瘤药物有卡培他滨、伊 马 替 尼[3-4]。本病从开始用药到皮疹发作的潜伏期为数 天到 3 年不等,停药后皮疹消退所需的时间也是可 变的,可能需要数周、数月或数年,这取决于引起皮 疹的药物类型[5]。该患者口服美托洛尔及厄贝沙 坦氢氯噻嗪和皮下注射胰岛素 15 年,期间未出现扁 平苔藓样药疹,服用时间已超过现有报道最长的潜伏期。患者于发疹前 8 个月使用紫杉醇,并且无其 余特殊用药史,该病例病因不能排除紫杉醇药物因 素。患者在治疗期间,已停用紫杉醇,并未停用美托 洛尔、厄贝沙坦氢氯噻嗪及胰岛素,间接证明皮损并 非美托洛尔、厄贝沙坦氢氯噻嗪及胰岛素所致。 紫杉醇广泛应用于乳腺癌、子宫内膜癌、非小细 胞肺癌、膀胱癌和宫颈癌的术后化疗中。其主要作 用机制是通过与聚合微管蛋白结合而特异性地稳定 微管,阻止微管蛋白的分解,从而抑制癌细胞的有丝 分裂和阻止诱导细胞凋亡,发挥抗癌作用[6]。Payne 等[7]报道称,在使用紫杉醇过程中,皮肤不良反应 的发生率高达 81% 。Sibaud 等[8]发现,最常见的皮 肤不良反应为手足综合征,一些罕见的较为严重的 不良反应包括多形性红斑,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 和史蒂文斯-约翰逊综合征等。它们通常是剂量依 赖性的,因此有时需要减少甚至终止紫杉醇化疗。 本例患者已停用紫杉醇,予抗感染、抗组胺及激素治 疗,皮疹逐渐好转。 本病例特点为: ①发疹前有明确使用紫杉醇史; ②皮疹进展较快,皮疹泛发全身,暗红色斑块上覆鳞 屑; ③组织病理特点: 表皮角化不全,毛囊角栓,棘 层肥厚,基底细胞液化,可见坏死角质形成细胞,真 皮浅层血管周围大量淋巴细胞、少数嗜酸性粒细胞。 本病例皮疹情况与扁平苔藓相似,结合病史及病理 结果,支持 LDE 的诊断。 紫杉醇引起的皮肤不良反应中,尚未有 LED 的 报道,提示临床医师在工作过程中,遇到类似的病 例,需仔细询问患者的用药史,结合病理检查,明确 病因及诊断,及时治疗,可减轻肿瘤患者在术后化疗 过程中的不适感,提高其依从性及预后。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王榕,李琳,张峻岭,紫杉醇致扁平苔藓样药疹 1 例[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20,34(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0

相关资讯

罗氏Tecentriq联合紫杉醇用于三阴性乳腺癌研究主要终点PFS未能达到

罗氏今日宣布,抗PD-L1抗体Tecentriq(atezolizumab)与紫杉醇联合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的III期临床试验(IMpassion131研究)未能显著改善PFS。

J Clin Oncol: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治疗结节阴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乳腺癌的七年随访分析

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辅助试验旨在解决人类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问题。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的主要分析表明,3年无病生存期(DFS)为98.7%。在这项计划中的二级分析中

Lancet:紫杉醇是不发达地区晚期卡波西肉瘤的首选方案

紫杉醇联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是不发达地区HIV相关卡波西肉瘤的一线治疗选择

JACC:紫杉醇涂层球囊可降低冠心病患者远期死亡率

药物涂层球囊(DCBs)是冠状动脉支架内再狭窄公认的治疗策略,目前正在对未经支架植入的病变进行临床研究。最近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显示,在股浅动脉内使用紫杉醇涂层装置会增加死亡风险。本分析的目的是从随机对照试验(RCT)中评估紫杉醇涂层球囊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后的存活率。本研究纳入分析了来自26个RCTs的4590名患者,在随访6-12个月期间,DCB组和非DCB组患者的全因死亡率无明显差异,随访2年的死

Cell Death Dis:紫杉醇可诱导淋巴管内皮细胞自噬促进癌症转移

乳腺癌的细胞毒性疗法可以抑制原发肿瘤的生长,但会促进前哨淋巴结通过淋巴系统转移。但目前关于一线化疗对淋巴管内皮细胞的作用的研究还很少。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紫杉醇,一种已批准用于治疗转移性或局部晚期乳腺癌的抗癌药物,可以诱导淋巴管内皮细胞(LEC)发生自噬来促进转移。虽然紫杉醇治疗在抑制LEC粘附方面的作用非常显著,但对细胞的存活并没有影响。紫杉醇通过诱导非Akt磷酸化自噬通路进而抑制LEC的迁

Lancet:周剂量密集化疗对欧洲上皮性卵巢癌患者的疗效研究

周剂量密集化疗可以作为上皮性卵巢癌的一线治疗方法,但与欧洲主要人群的标准每3周化疗方案相比,周剂量密集化疗不能显著提高无进展生存率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