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ridge血流导向装置治疗外伤性颈内动脉假性动脉瘤一例

2020-06-23 潘源 闫亚洲 吴一娜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

外伤性颅内假性动脉瘤比较少见,常由头部钝器伤或穿透伤造成,也可能缘于医源性损伤。临床表现根据动脉瘤的位置和大小,以及是否破裂而不同。假性动脉瘤难以处理,术中破裂风险很高,虽然有自发缓解的报道,但在接受

外伤性颅内假性动脉瘤比较少见,常由头部钝器伤或穿透伤造成,也可能缘于医源性损伤。临床表现根据动脉瘤的位置和大小,以及是否破裂而不同。假性动脉瘤难以处理,术中破裂风险很高,虽然有自发缓解的报道,但在接受确切治疗前有较高的破裂率。因此,手术干预是其标准的治疗手段,传统治疗方式是载瘤血管闭塞或颅内外血管旁路移植术。

随着血管内治疗技术的进步,多数患者可选择安全、有效的微创治疗。笔者报道1例使用Tubridge支架进行血管重建,治疗外伤性颈内动脉假性动脉瘤的病例。

患者男,32岁,因“车祸外伤后致左眼视物不清近1个月”于2018年7月24日入诊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血管病中心。患者于2018年6月26日因骑摩托车不慎摔倒致头部外伤,伤后即刻出现口鼻流血,逐渐自行停止,于当地医院行头部脑CT检查,提示左额部硬膜外血肿、气颅、多发颅骨骨折、左侧上颌窦内侧壁骨折、左侧视神经管多发骨折,未发现蛛网膜下腔出血。外伤后10h经口再次吐出新旧混杂血液数十毫升,考虑颅底骨折及上颌窦骨折等出血所致。

予以保守治疗(具体药物及剂量不详)2周后病情稳定。因颅底多发骨折,左侧视神经管多处骨折靠近颈内动脉,患者于2018年7月9日于当地医院接受DSA检查,显示左侧颈内动脉海绵窦段假性动脉瘤,位于眼动脉近端,瘤体形态不规则,其尖端囊泡指向前上方。2018年7月24日患者就诊于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入院后体格检查:步入病房,意识清楚,左眼管状视野,视力眼前指数2m,其余未见异常。入院诊断:左侧颈内动脉海绵窦段假性动脉瘤。入院后于2018年7月26日全身麻醉下行脑血管造影+左侧颈内动脉假性动脉瘤支架置入术,动脉瘤形态较2018年7月9日形态无显著变化。

术中测量颈内动脉床突上段直径3.92mm,海绵窦段直径4.97mm,决定采用2枚Tubridge支架[微创神通医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重叠技术治疗。术中使用6F Chaperon导引导管(Microvention,美国)置于左侧颈内动脉岩骨段,使用T-track微导管[微创神通医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先释放第1枚Tubridge5.5mm×20.0mm,第2枚Tubridge5.0mm×15.0mm套叠于第1枚支架内。支架释放后造影可见假性动脉瘤内对比剂明显滞留,瘤体显影缩小,支架打开良好。术后第2天复查MRI未见新发脑梗死。

术后第4天复查头部MR血管成像仍见动脉瘤显影。术后第10天复查DSA,可见动脉瘤显影明显减少,瘤壁形态规则、光滑,指向前上部的囊泡不显影。抗血小板聚集治疗方案:术前未进行抗血小板聚集准备,采取术后替罗非班和双抗(氯吡格雷+阿司匹林)交替的方案,即支架置入后开始微量泵入替罗非班,按照说明书用法,6ml静脉注射(半量负荷量5μg/kg,体质量60kg),继续以6ml/h[0.075μg/(kg·min)]微量泵泵入,麻醉清醒后给予双抗负荷量(阿司匹林300mg,氯吡格雷300mg),6h后停用替罗非班;术后次日起给予阿司100mg,口服,1次/d;氯吡格雷75mg,口服,1次/d,持续3个月;此后阿司匹林100mg,1次/d,终身服用。术后4个月随访,左眼症状同术前,无脑出血、脑梗死等新发症状,一般情况良好。DSA显示动脉瘤完全不显影,支架内膜轻度增生但无明显狭窄,载瘤动脉及眼动脉通畅。

讨论

假性动脉瘤常因外伤、霉菌感染、血管夹层或先天性胶原缺乏引起,外伤性颅内假性动脉瘤较少见,在所有颅内动脉瘤中不足1%,主要发生于颈内动脉颈段、海绵窦段和岩骨段。一项包括193例外伤性假性动脉瘤患者的文献综述报道,道路交通事故占51%,器械伤12%,高处坠落8%,其他各种原因外伤占29%;常见于30岁左右年轻男性患者。假性动脉瘤与颈部血管损伤相关的总病死率为20%~30%。

颅内假性动脉瘤因为是透壁损伤而缺少真正的血管壁,仅有脆弱的结缔组织层覆盖。病理研究显示,动脉瘤壁为血栓成分,而无真实的动脉瘤壁。虽然有假性动脉瘤自发缓解的报道,但是在接受确切治疗前有高达60%的破裂率,破裂后的病死率高达31%~54%。假性动脉瘤的影像学特征包括不规则的动脉瘤壁、对比剂延迟显影、对比剂滞留、瘤颈不明确等特征。本例患者为颅底多发骨折,同侧视神经管可见多发的骨折碎片,DSA检查动脉瘤形态不规则,故我们认为这是1例外伤性的假性动脉瘤,并给予治疗。

既往载瘤血管闭塞是最常用手段,目前随着血管内治疗技术的进步,闭塞动脉瘤同时保留载瘤血管成为可能,并逐渐成为假性动脉瘤治疗的首选,尤其是岩骨段的假性动脉瘤,因其解剖位置限制了开放手术,血管内治疗可能是唯一的治疗手段。研究报道中常用的是覆膜支架,其可很好地重建载瘤动脉,封堵瘤颈,并发症较少,治疗效果良好。颅内血管应用覆膜支架最大的考虑是其通过性和贴壁不良造成的内漏。目前颅内专用的覆膜支架为国产Willis支架,虽然较以往的冠状动脉覆膜支架通过性更好,但其最大直径也仅4.5mm。

本例患者动脉瘤位于海绵窦的前膝段,弯曲的血管内释放覆膜支架,支架可能不能完全打开,且近端的颈内动脉直径4.97mm,远端3.92mm,管径差异大,支架贴壁不良易造成内漏;眼动脉与动脉瘤距离很近,覆盖眼动脉开口可能致视力损害,结合上述因素,我们放弃了覆膜支架的治疗。血流导向装置可治疗颅内巨大型、梭型或复发的复杂动脉瘤,同时治疗假性动脉瘤的报道也越来越多,置入的支架对载瘤动脉进行重构,改变了其血流动力学,促进瘤内血栓形成,并为内皮化提供支撑。

Amenta等报道1例Pipeline支架治疗蝶窦手术损伤颈内动脉而引起假性动脉瘤的患者,2枚支架置入后瘤内明显滞留,4个月后复查动脉瘤完全消失;Giorgianni等报道1例患者外伤后右侧A1及左侧A2段2个假性动脉瘤,分别采用1个Pipeline支架治疗,术后6个月复查动脉瘤完全不显影。Zelenak等报道成功应用2枚Silk支架治疗颈内动脉颈段假性动脉瘤。血流导向装置技术成功率高,虽然部分患者在置入支架后仍有动脉瘤的显影,但是大多数随访时动脉瘤均能完全闭塞。

本例患者术后4个月随访证实动脉瘤完全不显影,而载瘤动脉通畅。Tubridge血流导向装置是一种高金属覆盖率(20%~40%)、低孔率的自膨胀血管内支架系统,在输送过程中可通过推送支架和回撤微导管的配合来控制覆盖瘤颈处的支架孔率,在动脉瘤颈处,金属覆盖率可达到30%~50%。

本例患者在治疗中未考虑使用弹簧圈,原因主要是:(1)患者外伤后已经1个月,短期内再出血风险较低;(2)弹簧圈的填塞,对假性动脉瘤壁的张力易造成出血;(3)研究报道,假性动脉瘤使用弹簧圈填塞后,因为无正常的瘤壁成分,弹簧圈有移位风险。置入血流导向装置必须使用双抗,因此要考虑外伤后出血风险,多数外伤患者面临矛盾,如严重的颅内损伤、多发伤或穿刺伤,有抗栓治疗的禁忌证。因此除了危及生命的急诊手术外,应在外伤后至少1个月使用血流导向装置治疗。

本例患者多次复查CT未见蛛网膜下腔出血,因此考虑假性动脉瘤未发生破裂,在病情稳定后1个月进行血流导向装置置入术,正是考虑到患者外伤后的颅内出血因素,术前也未进行抗血小板聚集药物准备,术后使用替罗非班和双抗交替。支架置入后即刻假性动脉瘤内对比剂滞留,术后10d复查DSA显示瘤体缩小,提示假性动脉瘤不断修复,术后4个月复查DSA示动脉瘤完全治愈。

原始出处:

潘源,闫亚洲,吴一娜,赵开军,洪波,刘建民,黄清海.Tubridge血流导向装置治疗外伤性颈内动脉假性动脉瘤一例[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19(06):321-32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Stroke:普通人群中颅内动脉瘤有无和大小的决定因素

在这项基于人群的研究中,女性、高血压和吸烟与UIA相关。白细胞计数与UIA的体积相关。预防策略应集中于治疗高血压和促进戒烟。

Radiology:颅内动脉瘤血管内治疗术中并发症值多少?

血栓栓塞和术中动脉瘤破裂是颅内动脉瘤血管内弹簧圈放置术最常见的两种神经并发症,但其发生率尚不明确。

Stroke:氟喹诺酮与颅内动脉瘤和夹层风险

由此可见,这项研究没有发现使用氟喹诺酮会增加颅内动脉瘤或夹层的风险。

Stroke:成年人颅内小动脉瘤的破裂风险

由此可见,年龄更小、多发动脉瘤、位于分叉处、含有气泡、长度更长和较低的压力损失系数被确定为小的颅内动脉瘤破裂的危险因素。该风险模型应在进一步研究中进行验证。

脑膜瘤合并颅内动脉瘤的治疗

病例1:女,54岁;因“右眼失明伴左眼视力下降4年”于2016年4月入院。病人4年前因鞍结节脑膜瘤行右眉弓入路肿瘤切除术,因CT复查肿瘤复发再次入院。临床表现:左眼视力0.5,颞侧偏盲,右眼无光感。术前检查:垂体激素水平大致正常。

Stroke:全身性血管瘤患者颅内动脉瘤患病率

由此可见,OVAD患者IA患病率高于对照组。因此,我们可能会将动脉瘤视为一种全身性疾病,并且必须对其病理生理学进行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