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TACE联合索拉非尼延长晚期肝癌患者寿命

2019-09-11 纪艳青 生物探索

肝癌每年影响数十万人,对于其最常见的形式——肝细胞癌的晚期,几乎没有可行的治疗方法。索拉非尼(sorafenib)的出现,提高了晚期肝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被认为是一种标准治疗方法,但我们如何提高其有效性仍存在问题。目前,两项临床试验表明索拉非尼治疗总体生存率提高了6.5至10.7个月。

肝癌每年影响数十万人,对于其最常见的形式——肝细胞癌的晚期,几乎没有可行的治疗方法。索拉非尼(sorafenib)的出现,提高了晚期肝癌患者的总体生存率,被认为是一种标准治疗方法,但我们如何提高其有效性仍存在问题。目前,两项临床试验表明索拉非尼治疗总体生存率提高了6.5至10.7个月。



联合疗法和单独索拉非尼总生存曲线

在过去的十年中,科学家们对一种叫做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的放射治疗方法进行了测试,以了解该方法能否进一步提高病人的存活率。这种疗法包括阻断导致肿瘤的血管,使其失去血液,从而杀死恶性细胞。单独使用时,TACE可以阻止肿瘤的扩散。然而,只有少数实验直接测试了索拉非尼+TACE组合治疗在提高生存率方面的效果。唯一的主要临床试验发现,尽管索拉非尼+TACE组合治疗后患者的生存率没有增加,但在提高治疗效果指标上似乎略有成效。

为了理清这些不同的结果,来自台湾和日本的科学家进行了第一次大型的、国家级的、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检测TACE对索拉非尼治疗肝癌疗效的影响。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Cancer》杂志上。

队列研究包括跟踪一组具有相同特征的人(在本例中为肝癌),并定期测量他们的相关数据(例如,对治疗的反应)。科学家们还使用了一种叫做倾向匹配的统计方法来消除混杂因素(例如,患者的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这些因素除了索拉非尼和TACE的影响外,还可能影响组间生存差异。研究者们从台湾国民健康保险研究资料库中获得肝癌患者的资料,这个资料库非常能代表台湾的人口(99.9%的台湾人口参加了国民健康保险)。



2112名患者最终队列研究流程 

Victor Kok博士评论道:“其实关于这种治疗组合的真实数据早该发布,但我们的目的是提供经验证据,证明索拉非尼+TACE是否比单独使用索拉非尼更有效。我们的工作推动了进一步的研究,旨在了解索拉非尼和TACE协同作用背后的分子机制。”

在追踪了2112名台湾病人自患病至死亡或至研究结束的数据后,Kok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与索拉非尼单独治疗相比,在索拉非尼治疗中加入TACE可降低26%的死亡率。更具体地说,治疗后6个月和1年,索拉非尼+TACE治疗患者的中位总生存率分别为80.3%和53.5%,而单独使用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率为54.4%和32.4%。无论患者是否只接受一次或多次TACE治疗,病情都有改善。

此外,索拉非尼患者的总体生存中值与其他研究人员在仅有的具有可比人群的其他临床试验中发现的相似,这表明索拉非尼的抗癌效果是一致的。更令人鼓舞的是,患者似乎能够耐受联合治疗,因为单独使用索拉非尼或使用索拉非尼+TACE治疗的患者的副作用相似。

这项实际临床研究为索拉非尼与TACE相互作用控制恶性肝肿瘤的扩散提供了重要的证据。

Kok博士解释说:“目前,肿瘤学家并不一定会提供TACE作为治疗方案,因为其有效性的证据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但在这里,我们使用了一个非常大的数据集来表明,TACE可以添加到基于索拉非尼的治疗中,并改善其结果。我们希望这将标志着肝癌治疗的进展,同时也鼓励更多关于索拉非尼与TACE协同控制肝癌的分子机制的研究。更好地理解导致这种添加剂和积极作用的潜在过程,帮助我们确定进一步的治疗方法。”

原始出处:

相关资讯

NEJM: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治疗不可切除肝癌

相比于索拉非尼,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可显著延长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生存期

Lancet oncol:Tivozanib治疗转移性肾细胞癌!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对肾细胞癌的治疗具有革命性意义。既往研究表明,VEGF受体(V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能对接受过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患者有效。本研究是一个开放性的随机对照试验,从12个国家的120家医院招募年满18岁的组织学确诊的未采用过tivozanib或索拉非尼治疗的转移性肾细胞癌患者,要求既往至少进行过两次系统治疗,评估tivozanib(一种选择性VEGFR抑制剂)对比索拉非尼

与索拉非尼相比,Opdivo无法显著提高肝癌患者的生存率

Bristol-Myers Squibb近日宣布,与拜耳的Nexavar(索拉非尼)相比,Opdivo(nivolumab)无法显著提高肝细胞癌(HCC)患者的总生存期(OS)。

NEJM:索拉非尼治疗晚期和难治性硬纤维瘤的疗效

由此可见,在患有进行性、难治性或症状性硬纤维瘤的患者中,索拉非尼治疗显著延长了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并诱导了持久的反应性。

GUT:缺少可预测索拉非尼早期肝癌辅助治疗效果的生物标志物

研究发现,没有突变、基因扩增或可检出基因特征可以预测索拉非尼的治疗效果,肝细胞靶向pERK以及微血管侵犯与肝癌不良预后相关

Brit J Cancer:类血管生成素蛋白3能够阻断FAK的细胞核输入并有助于索拉非尼响应

索拉非尼不良的药物反应是一个重要的挑战。不良药物反应减少了肾细胞癌(RCC)患者的临床益处。因此,阐释恢复索拉非尼治疗响应的潜在机制具有中重要的意义。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蛋白免疫印迹和免疫组化技术在2个RCC患者群体中测量了类血管生成素蛋白3(ANGPTL3)含量水平。在RCC细胞中,研究人员利用功能丧失和功能获得试验用来调查ANGPTL3在索拉非尼治疗中的生物学作用,还利用人类蛋白组芯片和免疫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