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r Cancer:肝细胞癌患者早期抗生素暴露反而更有可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

2021-10-08 yd2015 MedSci原创

研究表明, 肝细胞癌患者中早期抗生素(ATB)使用(ICI治疗前30天或治疗后30天内)反而有可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这值得进一步研究。

        

尽管在诊断和治疗方面取得了进步,但肝细胞癌患者确诊后的5年存活率小于15%,使得肝癌成为全球第四大癌症死亡原因。目前对于晚期肝细胞癌患者,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抗血管治疗也成为其主要治疗手段之一。而随着免疫治疗的应用,有研究发现抗生素(ATB)的使用会影响免疫治疗的疗效。但是其对于肝细胞癌患者应用免疫治疗是否有影响,目前还不明确。因此,来自国外学者,开展了相关研究,评估早期免疫治疗期间抗生素的暴露与肝细胞癌的生存关系。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Liver Cancer杂志上。

研究纳入欧洲、北美和亚洲等地区的患者,早期抗生素暴露定义为免疫治疗前30天或治疗后30天内(-30至+30天)使用抗生素(EIOP)。评估EIOP跟患者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和客观缓解率(ORR)的关系。

研究纳入449例在12个中心接受免疫治疗(ICI)治疗的肝细胞癌患者,其中美国(n = 250, 55%),欧洲(n = 109, 26%)和亚洲(n = 91, 20%)。 其中非EIOP有279例,EIOP有170例患者。后者中82例患者在ICI开始前接受ATB治疗(pATB, 18.3%), 128例患者在ICI开始30天内接受ATB治疗(eATB, 28.5%),其中40例患者在两个时间窗都有接受ATB治疗。最常见的ATB类型是-内酰胺类和喹诺酮类,分别在pATB组(41.4%和34.1%)和eATB组(67.9%和35.1%)。大多数患者接受PD-1/PD-L1抑制剂单药治疗(n = 379, 84.4%)。ICI开始时,大多数患者为BCLC C期(n = 325, 72.4%), Child-Pugh分级为A级(n = 332, 73.9%)。

中位随访17.0个月(95% CI: 15.5 53.2)后,总体人群的总生存(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15.4个月(95% CI: 12.6 -16.6)和4.4个月(95% CI: 3.7 -5.3)。在428例可评估影像学疗效的患者中,26例(6.1%)达到CR, 50例(11.7%)达到PR, 11.7%, ORR为17.8% (95% CI: 13.9 22.2)。174例患者(40.7%)病情稳定,DCR为58.4% (95% CI: 51.4 66.1)。ICI治疗获得PR/CR的患者比SD或进展的患者中位OS显著延长(未达到 vs 12.1个月;HR 0.37, 95% CI: 0.27-0.51;p<0.0001)。

EIOP和非EIOP组的ORR 分别为20.2% [95% CI: 14.0 28.2]和16.1% [95% CI: 11-6 21.8](p = 0.2808);DCR分别为63.1% [95% CI: 51.6 76.3]和55.4% [95% CI: 46.7 65.4](p = 0.1144)。两组的中位OS为15.3个月(95% CI: 11.1-52.5)和15.4个月(95% CI: 11.3-17.6)(log-rank: p = 0.6275;HR 0.93 [95% CI: 0.72-1.21]),而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6.1个月(95% CI: 4.6 8.1)和 3.7个月(95% CI: 3.2-4.5) (log-rank: p = 0.0135;HR 0.74 [95% CI: 0.60-0.93])。

                    预后

多变量分析发现,EIOP是PFS的独立预后因素(0.75 (0.60–0.94); p=0.0161)。接受免疫治疗单药治疗的患者中,EIOP也跟较高的疾病控制率相关((61.4% vs. 50.9%, p =0.0494))。

                 多因素分析预后相关因素

综上,研究表明, 肝细胞癌患者中早期抗生素(ATB)使用(ICI治疗前30天或治疗后30天内)反而有可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这值得进一步研究。

原始出处:

Petros Fessas,  Muntaha Naeem, Matthias Pinter, et al. Early Antibiotic Exposure Is Not Detrimental to Therapeutic Effect from Immunotherapy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Liver Cancer. DOI: 10.1159/000519108. Published online: October 8,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Eur J Cancer:采用顺铂或表柔比星进行动脉化疗栓塞治疗肝癌的疗效

采用顺铂进行动脉化疗栓塞治疗肝细胞癌的效果没有显著优于表柔比星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抗病毒治疗时的HBeAg状态对慢性乙肝患者患肝癌风险的影响

开始抗病毒治疗时的HBeAg阳性状态可能与非肝硬化CHB患者发生HCC的风险较低相关!

Immunity:慢性肝炎最终“由炎到癌”的秘密被揭示

2021年5月25日,国际权威学术期刊Immunity发表了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孙倍成教授和南京大学现代生物研究院林安宁教授研究团队的最新成果。该研究发现肝细胞中转录因子Miz1蛋白以不依赖于其

Nat Cancer:新辅助治疗药物卡博替尼和纳武单抗治疗局部晚期肝细胞癌

肝细胞癌(HCC)占所有原发性肝癌的90%以上,该疾病通常由慢性肝病发展的,包括酒精性肝病、慢性病毒性肝炎(乙型或丙型)以及非酒精性脂肪肝病。

Cell Death Dis:BH3-only蛋白表达水平决定肝细胞癌患者对基于索拉非尼的药物组合治疗的反应

肝细胞癌(HCC)是一个严重的全球健康问题,该疾病的发病率逐年增加且治疗选择有限。

Nature:临床数据表明,仑伐替尼联合吉非替尼是晚期HCC的潜在疗法

临床数据显示,用仑伐替尼和吉非替尼的组合治疗12名对仑伐替尼治疗无反应的晚期HCC患者(临床试验号:NCT04642547),产生了有意义的临床反应。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