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索拉非尼治疗晚期和难治性硬纤维瘤的疗效

2018-12-20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在患有进行性、难治性或症状性硬纤维瘤的患者中,索拉非尼治疗显著延长了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并诱导了持久的反应性。

硬纤维瘤(也称为侵袭性纤维瘤病)是结缔组织肿瘤,可以发生于任何解剖位置,并侵入肠系膜、神经血管结构和内脏器官。没有标准的治疗手段。

近日,顶级医学期刊NEJ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在这项双盲、3期试验中,研究人员随机分配了87名患有进行性、症状性或复发性硬纤维瘤的患者,分别接受索拉非尼(每日一次400mg)或匹配的安慰剂治疗。对于存在疾病进展的安慰剂组患者,允许对索拉非尼组进行交叉治疗。该研究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还评估了客观反应和不良事件的发生率。

中位随访时间为27.2个月,索拉非尼组的2年无进展生存率为81%(95%可信区间[CI]为69至96),安慰剂组为36%(95%CI为22至57)(进展或死亡的风险比为0.13; 95%CI为0.05至0.31; P<0.001)。在交叉之前,索拉非尼组的客观缓解率为33%(95%CI为20至48),安慰剂组为20%(95%CI为8至38)。索拉非尼组患者的客观反应时间中位数为9.6个月(四分位数间距为6.6至16.7),安慰剂组为13.3个月(四分位数间距为11.2至31.1)。在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中,最常报告的不良事件为1级或2级皮疹(73%)、疲劳(67%)、高血压(55%)和腹泻(51%)。

由此可见,在患有进行性、难治性或症状性硬纤维瘤的患者中,索拉非尼治疗显著延长了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并诱导了持久的反应性。

原始出处:


Mrinal M. Gounder,et al.Sorafenib for Advanced and Refractory Desmoid Tumors.NEJM.2018.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805052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18-12-22 freve
  2. 2018-12-20 内科新手

    谢谢梅斯提供这么好的信息,学到很多

    0

相关资讯

tivozanib治疗索拉非尼治疗后晚期肾细胞癌患者的疗效:III期交叉研究

Tivozanib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1、2和3酪氨酸激酶的选择性抑制剂。这项开放标签交叉临床研究(AV-951-09-902)研究了tivozanib在索拉非尼治疗的II期临床试验TIVO-1中疾病仍有进展的患者中的疗效,比较了tivozanib和索拉非尼治疗晚期肾细胞癌(RCC)患者的有效性及安全性。

Radiology:晚期复发性肝癌,拿你如何是好?

本研究旨在回顾性地分析使用索拉非尼并联合TACE和RFA疗法对于治疗伴门静脉癌栓形成或肝细胞肝癌发生肝外转移或者初次肝切除术后前两者都存在的晚期肝细胞肝癌的安全性及作用。

Brit J Cancer:索拉非尼在老年肾癌患者中治疗效果和安全性评估

目前,被诊断为肾脏细胞恶性肿瘤(RCC)患者的平均年龄正在增加,但是很少研究描述了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对老年RCC患者的治疗情况。因此,最近有研究人员分析了索拉非尼在年龄不小于75岁且患有RCC病人中治疗的效果和安全性情况。研究人员两个研究对象组中获取数据,两个组分别是年龄小于75岁和年龄不小于75岁的患者,两个组中影响预后的人口统计学特征均相互匹配。研究发现,在2536名年龄小于75岁的病人和703

Hepatology:环素依赖性激酶5抑制剂,可改善索拉非尼在肝癌治疗中的反应:一种新的治疗策略

Cdk5抑制是改善索拉非尼治疗反应和防止索拉非尼治疗在肝癌中的逃逸的有效途径。值得注意的是,Cdk5是一种可寻址的靶点,经常在HCC中过表达;而使用Dinaciclib -临床测试的Cdk5抑制剂,很容易获得。研究为临床评价索拉非尼与Dinaciclib联合治疗晚期肝癌的疗效提供了依据。

Brit J Cancer:类血管生成素蛋白3能够阻断FAK的细胞核输入并有助于索拉非尼响应

索拉非尼不良的药物反应是一个重要的挑战。不良药物反应减少了肾细胞癌(RCC)患者的临床益处。因此,阐释恢复索拉非尼治疗响应的潜在机制具有中重要的意义。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蛋白免疫印迹和免疫组化技术在2个RCC患者群体中测量了类血管生成素蛋白3(ANGPTL3)含量水平。在RCC细胞中,研究人员利用功能丧失和功能获得试验用来调查ANGPTL3在索拉非尼治疗中的生物学作用,还利用人类蛋白组芯片和免疫沉

GUT:缺少可预测索拉非尼早期肝癌辅助治疗效果的生物标志物

研究发现,没有突变、基因扩增或可检出基因特征可以预测索拉非尼的治疗效果,肝细胞靶向pERK以及微血管侵犯与肝癌不良预后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