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ESMO: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突变NSCLC再添新证

2019-10-13 佚名 肿瘤资讯

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exon 20ins)一直以来都是临床上较为棘手的突变类型。既往研究显示,第一、二代EGFR TKI对EGFR exon 20ins的疗效有限,患者生存获益远小于其他EGFR突变类型。探索更为有效的EGFR exon 20ins的治疗方案,一直以来也是临床研究关注的要点之一。本届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及前不久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张力教授团队发布的奥希替尼治疗EGF

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exon 20ins)一直以来都是临床上较为棘手的突变类型。既往研究显示,第一、二代EGFR TKI对EGFR exon 20ins的疗效有限,患者生存获益远小于其他EGFR突变类型。探索更为有效的EGFR exon 20ins的治疗方案,一直以来也是临床研究关注的要点之一。本届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及前不久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张力教授团队发布的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的研究,为临床带来新的曙光。


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EGFR罕见突变约占所有EGFR突变的15%~20%,其中50%以上的罕见突变位于EGFR 20号外显子(exon 20),又以EGFR exon 20ins最为常见,约占整体EGFR突变的4%左右。

然而,既往研究分析显示,EGFR exon 20ins的治疗情况并不理想。本届ESMO发布的一项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的研究引起大家关注。前不久我们也报道了2项由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张力教授团队发表的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的研究。让我们一起来看下TKI治疗EGFR exon 20ins的研究之路。

第一、二代EGFR TKI治疗EGFR exon 20ins突变疗效有限

当前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二代EGFR-TKI(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等)治疗EGFR exon 20突变的总体客观缓解率(ORR)较低,约为8%左右。对LUX-Lung 2、3、6三项临床试验的分析研究显示,接受阿法替尼一线治疗的600例患者中,75例(12%)具有EGFR罕见突变,其中23例为exon 20ins突变。23例exon 20ins患者接受阿法替尼一线治疗的ORR为8.7%(1.1-28;n=2),中位PFS为2.7个月(1.8-4.2),中位OS为9.2个月(4.1-14.2)。提示阿法替尼对exon 20ins突变的疗效有限,并非理想选择。

在MD Anderson数据库中,对比EGFR exon 20ins和整体EGFR敏感突变患者接受相同EGFR TKI治疗的疗效,结果显示,EGFR exon 20ins突变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显着更短(mPFS 2个月 vs 14个月)。临床上,这类患者亟需有效药物。

奥希替尼作为二线及后线治疗EGFR exon 20ins患者的疗效(ESMO编号1529P)

作为第三代口服、高效、不可逆的EGFR TKI,奥希替尼对EGFR和EGFR T790M突变具有选择性,并已被批准用于EGFR敏感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奥希替尼对EGFR exon 20ins的体外模型具有活性,但尚未对其进行前瞻性临床研究验证。这项来自韩国癌症研究组(LU17-19)的一项多中心Ⅱ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奥希替尼在标准化疗失败后EGFR exon 20ins的NSCLC患者中的疗效(临床试验编号NCT03414814)。

研究入组15例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EGFR exon 20ins患者,其中3例(20%)为二线治疗、12例(80%)为三线及以上的治疗。患者中位年龄61岁,女性患者占66.7%。其中,46.7%(n=7)患者达到疾病稳定(SD)。3例在M766、A767和未知位点出现EGFR exon 20ins的患者,在数据截止时仍在接受奥希替尼治疗(SD:12个月、7个月和7个月)。患者的中位PFS为3.5个月(95% CI 1.6个月-未达到),中位OS未达到(1年OS率为56.3%),6个月时的疾病控制率(DCR)为31.1%。

此项研究纳入的患者接受奥希替尼治疗均为后线治疗,80%的患者更是三线及以上的治疗。即便如此,此项研究中患者的PFS达3.5个月,1年OS率达到了56.3%,目前研究仍在进行中,值得我们关注其后续的OS结果。

张力教授团队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初步研究结果喜人

近期,我国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张力教授团队在BMC Cancer发表的一项临床研究,证实了第三代TKI奥希替尼单药可有效治疗EGFR 20ins突变。研究共纳入6例患者,2例患者接受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其他均为二线及以后的治疗,且其中2例患者在奥希替尼治疗前接受过其他EGFR TKI治疗。结果显示,4例(67.7%)获得部分缓解(PR),2例(33.3%)获得SD,DCR高达100%,安全性良好,未见≥3级的不良事件,为EGFR 20ins突变NSCLC患者提供了治疗选择。

另一项近期发表于《胸部肿瘤学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JTO)的国内病例显示,奥希替尼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EGFR 20ins突变NSCLC患者有效。在患者初始标准化疗6周期(培美曲塞+卡铂+贝伐珠单抗),随后培美曲塞+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后出现进展,使用奥希替尼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肺部原发灶和转移灶缩小并达到PR,患者PFS大于5个月。

奥希替尼及其他新药研究是否能给EGFR 20ins突变NSCLC患者带来更多希望?

除此之外,当前在开展的针对EGFR exon 20ins研究的新药还有Poziotinib(波奇替尼)、TAK-788等。今年发布的几项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突变NSCLC的研究显示出了很好的治疗潜力。期待随着更大样本、更多治疗研究的开展,我们能够看到更多、更好的数据。从而为这类患者生存获益的改善提供更好的治疗选择。

相关资讯

奥希替尼用于经吉非替尼治疗进展后的晚期NSCLC老年男性患者一例

众所周知,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居恶性肿瘤首位,确诊时65%-70%的患者已经为Ⅲb/Ⅳ期。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约15.8%[2],1年生存率仅为30%-40%。近期,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突变的靶向治疗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给晚期NSCLC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吉非替尼是一种EGFR酪氨酸激酶

长PFS、长OS、安全性佳、对脑转移疗效佳,奥希替尼或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目前,国内上市的EGFR TKI共有6种(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达可替尼和奥希替尼),各代药物的特性也各不相同。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临床医生在药物选择方面可能尚存迷茫。特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董晓荣教授,就如何解读FLAURA研究,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排兵布阵,以及肺癌脑转移等热点问题

从规范性、可及性、安全性、疗效综合考虑,奥希替尼可谓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在近期结束的2019年欧洲肿瘤学会(ESMO)年会上,肺癌领域的研究进展星光熠熠,FLAURA研究的总生存时间(OS)结果更是最亮眼的数据之一。FLAURA研究有哪些亮点?临床上,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应该如何选择?对于合并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的患者又该如何考虑?未来,对于EGFR TKI与放疗的联合治疗模式,有哪些展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

靶向新药百花齐放,NSCLC治疗和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应更个体化

在精准治疗的时代,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选择越来越多样化,针对常见以及少见突变的靶向药物亦层出不穷,陆续公布的靶向新药的良好疗效令人可喜,对已进入临床使用的药物的进一步探索和挖掘也值得期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李峻岭教授,就目前NSCLC靶向治疗的现状以及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的最新研究进展进行介绍。

马胜林教授:精准放疗不可小觑,云开雾散奥希替尼防治脑转移

近年,放射治疗的技术发展迅猛,精准放疗技术日趋成熟。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脑转移的患者比例越来越高,如何在精准医疗背景下,使患者的获益最大化?

探讨:中国进口奥希替尼价格 奥希替尼多少钱一盒中国家庭用的起

在这个信息发达的年代,中国发展越来越好,不管是经济,还是科技,医学等领域中国在世界都已经展露头角。这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感到自豪。中国发展的越快带来的后遗症也是不可忽略的。由于工业的发展,环境的污染,导致整个中国出现了环境病态化。这样的连锁反应也会导致部分人群患癌的几率升高。据统计,最新癌症数据显示到85岁,一个人患癌风险为36%,全国每天有一万多人确诊癌症。中国每年癌症发病人数约260万,这个数据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