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 J Cardiol:左心耳(LAA)封堵器植入后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的抗血小板效应

2018-10-17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LAAC后患者氯吡格雷抗血小板效应受损非常频繁。未发生卒中或封堵器血栓形成。对氯吡格雷出现LTPR的患者发生轻微出血事件更多。因此,这一假设产生的初步研究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在LAAC之后是否需要服用氯吡格雷。这个问题应该在大型试验中进行明确。

介入性左心耳封堵术(LAAC)后的最佳抗血栓形成策略存在争议。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的双重抗血小板治疗是最常用的治疗方案。然而,对抗血小板药物的药效学反应在个体之间显著不同。近日,血管领域权威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rdiology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分析LAAC后对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的药效学反应。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纳入了129例接受介入性LAAC的患者。主要终点是抗血小板药物的药效学反应。通过透光率聚集测定法和血管扩张剂刺激的蛋白质磷酸化测定法测量血小板反应性。次要终点是住院期间以及一年随访期间的TIMI出血事件和MACCE。

67名患者(52%)发生对氯吡格雷药效反应不足(治疗血小板高反应性-HTPR); 15例(12%)阿司匹林治疗患者出现HTPR;13名(10%)患者对氯吡格雷治疗出现血小板低反应性-LTPR。一年随访期间未发生封堵器血栓形成或卒中。对抗血小板药物的药效学反应与MACCE无关。然而,对氯吡格雷出现LTPR的患者发生TIMI轻微出血发生率增加。

由此可见,LAAC后患者氯吡格雷抗血小板效应受损非常频繁。未发生卒中或封堵器血栓形成。对氯吡格雷出现LTPR的患者发生轻微出血事件更多。因此,这一假设产生的初步研究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在LAAC之后是否需要服用氯吡格雷。这个问题应该在大型试验中进行明确。

原始出处:

LisaDannenberg,et al. Antiplatelet effects of aspirin and clopidogrel after left atrial appendage (LAA) occluder implantation.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rdiology.2018. https://doi.org/10.1016/j.ijcard.2018.10.04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