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J Psy:迄今最全面研究!发现社会关系是抑郁症最重要的保护因素

2020-08-18 竹子 转化医学网

导言:社交、睡眠、媒体、饮食和与运动有关的领域中的许多因素都与抑郁症相关,即使是处于高危人群中也是如此。抑郁症是全球范围内导致残疾的主要原因,但直到现在,研究人员只关注少数风险和保护性因素,通常只涉及

导言:社交、睡眠、媒体、饮食和与运动有关的领域中的许多因素都与抑郁症相关,即使是处于高危人群中也是如此。抑郁症是全球范围内导致残疾的主要原因,但直到现在,研究人员只关注少数风险和保护性因素,通常只涉及一两个领域。一项新研究提供了迄今为止可能影响抑郁症风险的可改变因素的最全面描述。

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MGH)的研究人员已经从100多个领域中确定了一组可修改的因素,这些因素可能是预防成人抑郁症的重要目标。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小组将社交关系列为抑郁症的最强保护因素,并建议减少久坐不动的活动(如看电视和白天打盹)也有助于降低抑郁症的风险。

为此,研究人员采取了两个阶段的方法。第一阶段利用英国生物库中超过100,000名参与者的数据库进行研究,该数据库是世界著名的成年人队列研究,目的是系统地扫描与抑郁症风险相关的各种风险因素,包括社交互动、媒体使用、睡眠方式、饮食、身体活动和环境因素。这种方法称为全关联扫描(ExWAS),类似于已被广泛用于识别疾病的遗传风险因素的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WAS)。第二阶段采用了来自ExWAS的最强可修改候选因素,并应用了一种称为孟德尔随机化(MR)的技术来调查哪些因素可能与抑郁风险有因果关系。MR是一种统计方法,将人与人之间的遗传变异作为一种自然实验,来确定关联是否可能反映因果关系,而不仅仅是相关性。

这种分为两个阶段的方法使MGH研究人员,可以将研究范围缩小到较小的一组有前景和潜在的引起抑郁的目标因素。 这些因素中最明显的是,与他人相处的频率,以及与家人和朋友的互访,所有这些都凸显了社交和社交凝聚力的重要保护作用。如今,这些因素在社会疏远和与亲朋好友分离的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重要。即使对于因遗传易感性或生命早期创伤而更易患抑郁症的个体,也存在社会关系的保护作用。

另一方面,与抑郁症风险相关的因素包括花在看电视上的时间,尽管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确定该风险是否是由于媒体本身的曝光所致,还是因为在电视前久坐的时间。也许更令人惊讶的是,白天打盹和经常服用复合维生素的趋势似乎与抑郁风险有关,尽管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它们可能如何起作用。

MGH研究证明了一种重要的新方法,可用于评估各种可变因素,并利用该证据来优先确定抑郁症的预防性干预措施的目标。研究人员表示,抑郁症给个人、家庭和社会造成了巨大损失,但人们对如何预防抑郁症仍然知之甚少。他们已经表明,现在有可能通过甚至几年前还没有的大规模基于数据的方法来解决具有广泛公共卫生意义的这些问题。他们希望这项工作将激发进一步的努力,以开发可实施的行动预防抑郁的策略。该研究的两阶段方法也可用于指导其他健康状况的预防。

原始出处:

Karmel W. Choi, Murray B. Stein, Kristen M. Nishimi, et.al. An Exposure-Wide and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Approach to Identifying Modifiable Factors for the Prevention of Depress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4 Aug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

    0

  2.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

    0

  3. 2020-08-18 1247c179m39暂无昵称

    多点关心关怀

    0

相关资讯

Am J Psychiatry: 研究发现社会关系是抑郁症最重要的保护因素

研究小组将社交关系列为抑郁症的最强保护因素,并建议减少久坐不动的活动(如看电视和白天打盹)也有助于降低抑郁症的风险。

JAMA Psychiatry:孕期抗抑郁药物暴露与新生儿出生缺陷

孕妇是抑郁高风险人群,抗抑郁药物是有效的治疗手段,但抗抑郁药和特定新生儿出生缺陷风险之间的关系研究尚不充分。

【JAMA】终有定论!18353人参与的最大规模研究:维生素D不能预防抑郁症!

由于现有抗抑郁焦虑药物存在诸多局限性,新药分子研发也困难重重,许多研究人员将目光投向了一些具有抗抑郁焦虑潜力的新型治疗手段上,如维生素D。

JAMA:补充维生素D3不能降低老年人抑郁风险

对于50岁以上,基线无临床相关抑郁症状老年参与者,接受维生素D3不能降低抑郁风险或改善情绪得分

重度抑郁症新药获FDA批准——强生的鼻喷雾剂Spravato

该批准基于两项3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Spravato联合标准治疗在24小时内显着且快速地减轻抑郁症状。

JAMA Netw Open :母亲孕期抑郁会增加子女患抑郁症风险

随着当代生活节奏的持续加快和压力的不断增加,抑郁症似乎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和关注。近十年来患者增速约为18%,其中约有10%到20%的女性在怀孕期间会患有产前抑郁症或在怀孕后12个月内患有产后抑郁症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