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鼻炎与治疗研究盘点

2019-1-26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鼻炎  治疗  


白介素(IL-27)是Th1响应的一个抑制子,并能够抑制炎症响应。在一个哮喘小鼠模型中,IL-27给药能够减少气管肺泡灌洗和气道高反应中的嗜酸性粒细胞数目。然而,是否IL-27给药能够抑制过敏性疾病和过敏性鼻炎的症状仍旧不清楚。因此,有研究人员调查了体内IL-27给药对鼻症状和过敏性鼻炎的影响。

研究人员在利用OVA敏感和诱导的小鼠中进行IL-27鼻腔给药试验。研究发现,与对照PBS鼻腔给药相比,鼻腔内给药IL-27能够显著的抑制打喷嚏和摩擦鼻子的次数、嗜酸性粒细胞数、颈部淋巴结中OVA特异性T细胞响应、IL-4和IL-5的产生和血清中特异性lgE。另外,IL-10和IL-35的产生、CD25+Foxp3+细胞的比例和Foxp3的基因表达在IL-27处理的小鼠中比那些只接受PBS处理的小鼠显著更高。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首次证明了鼻腔内IL-27给药能够抑制鼻过敏性响应和症状,甚至是在过敏性鼻炎中也有类似的效果,表明了IL-27可能是一个有用的鼻腔治疗药物。


在日本,柳杉(JC)花粉症是一种用常见的过敏性鼻炎。JC花粉SLIT药片是使用高浓度的的JC花粉提取物制成的。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一个随机的、双盲的和案例对照阶段2/3试验来调查JC花粉SLIT药片的最优剂量,并且调查了选择剂量情况下3年的效果和安全性,并进行了2年的跟踪调查研究。

研究包括了1042名患有JC过敏症的患者(年龄在5-64岁),并随机的分配到4个小组中接受不同的治疗,每天分别接受2000、5000或者10000 JAU或者安慰剂。主要结果是第一个季节症状峰值时的总鼻症状和药物评分(TNSMS)。关键次要结果为花粉散落季节中的TNSMS,以及症状峰值时期和JC花粉散落时期的总鼻和眼部症状以及药物评分(TNOSMS)。研究发现,对主要结果来讲,TNSMS的绝对减少和相对均值减少在 2000、5000和10000 JAU时分别为1.50和21.4%, 2.24和32.1%以及2.18和31.2%(p值均小于0.001)。对所有的关键次级结果,所有的剂量均有效(p值均小于0.001)。另外,治疗具有良好的耐受性。5000 JAU表现出了超过3年的良好效果。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JC花粉SLIT药片的最后剂量为5000 JAU。持续的效果依赖于治疗持续的时间。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患有就行过敏性鼻炎(AR)患者在过敏原特异性免疫治疗(AIT)前后的味觉功能情况。

研究是一个前瞻性的临床研究,在研究人员所在三级保健医院中进行。研究包括了21名在身体检查、皮刺测试至少HDM过敏原3星级以及接受AIT治疗的诊断为永久性AR的患者。研究同时包括了21名对照参与者,他们也是过敏性鼻炎患者,但是给予的是鼻用皮质类固醇(INS)治疗。研究总共包括了42名参与者,平均年龄为24.1±7.9岁(范围15-43岁)。总体来讲,与INS组相比,AIT组在总体平均测试得分中表现出了味觉功能的改善(p<0.05),但是在2组治疗前均没有检测到变化。另外,在2组之间并没有观察到苦味评分之间的差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设下过敏原免疫治疗能够产生味觉功能改善的效果,这点比鼻用皮质类固醇的效果好。同时研究人员指出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鼻腔高渗盐水冲洗已经被报道是过敏性鼻炎(AR)辅助治疗的有效方法,但是关于副作用事件、供给问题以及高昂的花费的考虑限制了其广泛的临床使用。由患者自备的用饮用水制成的1.8%氯化钠生理盐水溶液鼻腔冲洗(SPHNSI)能够解决部分的问题,但是它的临床效果和安全性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最近,有研究人员比较了1.8%SPHNSI和0.9%的商业等渗鼻盐水冲洗(0.9%CINSI)在AR患者中治疗的效果和安全性。研究是一个随机、单盲和安慰剂-对照试验研究,总共包括了78名患有AR的患者。每名患者均随机的接受80ml 1.8%SPHNSI或者0.9%CINSI,每天2次,一共4周。研究发现,在第4周,与那些进行0.9%CINSI患者相比,1.8%SPHNSI鼻腔灌洗患者的Rcq-36得分显著提高(54% vs 50%;p<0.032),另外,充血症状评分也得到了显著的改善(96% vs 84%; p < 0.018)。更多的是,2个小组在第4周时发生的副作用事件相当。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表明了AR患者中1.8%SPHNSI为期4周常规使用是安全的,并且比商业化的0.9%CINSI在减轻充血和提高生活质量评分上效果更好。


是否鼻一氧化氮(NO)可以作为评估过敏性鼻炎(AR)患者治疗效果的一个可靠参数仍旧具有争议。在有症状的AR患者诊断中,局部NO水平的测量表明NO是一个敏感的标记。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鼻NO在评估鼻用皮质类固醇(INS)治疗效果中的应用情况。

研究包括了25名患有永久性AR和10名年龄匹配的健康参与者。研究发现,糠酸氟替卡松(FF)治疗后,AR患者的总鼻症状得分显著减少。在治疗前,AR患者中下鼻甲(IT)区域的平均鼻NO水平要比健康参与者显著更高(109 vs. 62.5 ppb; p<0.00)。在FF治疗后,AR组中IT区域的NO水平在治疗2周和2个月时均显著减少((79.1和71.9 ppb; p<0.05和p<0.01)。另外,在中鼻道(MM)区域,治疗组和对照组在任何时间点均没有显著的差异。当考虑到MM区域和IT区域的比值时,没有治疗的AR患者表现出了比例的显著减少,而在FF治疗后,AR患者的评估MM/IT比例表现出了显著的增加。而在第2个月时,与对照组相比没有显著的差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鼻甲区域的鼻NO测量是评估过敏状况的客观方法,并且在调控INS治疗效果方面很有用处。


过敏性鼻炎(AR)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慢性的和全球健康问题。在过去的20年中,AR治疗的屏障措施效果已有调查。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过敏原阻滞剂机械阻隔凝胶(MBG)(AlerjiSTOP?)治疗对患有季节性和永久性过敏性鼻炎患者的症状和生活质量评分(QoLS)的影响。

研究是一个单中心、回顾性的研究,在2017年1月和2018年5月之间进行,总共包括了83名患有AR的患者。临床和实验调查表明50(60.2%)名患者为单一敏感原。过敏原阻滞剂机械阻隔凝胶治疗在22(26.5%)名患者中为单一的治疗。VAS、NSS、OSS和TSS均值分别从7、8、4和2下降到4、3、0和4(p<0.0001)。相关性分析阐释了小于12岁的更低的儿科鼻炎生活质量调查问卷评分与VAS、NSS和TSS减少(r=0.380, p=0.008; r=0.544, p<0.0001; r=0.543, p<0.0001)具有正相关关系。另外,年龄不小于12岁的更低的鼻炎生活质量调查问卷评分与VAS、NSS、OSS和TSS的减少(r=0.703, p<0.0001; r=0.465, p=0.005; r=0.526, p=0.001; r=0.624, p<0.0001)也存在正相关关系。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发现了不论MGB作为单一疗法还和组合疗法,患者的症状得分和QoLS均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屋尘螨(DP)和热带无爪螨(BT)是热带气候中最明显的室内尘螨,并能够诱导过敏性疾病。然而,是否DP皮下免疫治疗(SCIT)的效果在对DP敏感或者对DP和BT都敏感的患者中效果相似还是未知。

最近,有研究人员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探究,研究包括了95名(5-17岁)哮喘携带鼻炎的儿童,并且对DP和BT均敏感,且已经接受了3年的DP-SCIT治疗。在DP-SCIT治疗过程中,研究人员评估了临床症状和药物评分以及血清特异性lgE和lgG4。患者基于DP和BT共敏感或者交叉反应性进行分组,主要依据对BT主要过敏原(BTMA)的阳性或者阴性lgE。研究发现,3年的DP-SCIT治疗后,所有的患者在症状和药物使用上均具有显著的减少。总的来说,65%的患者哮喘症状消失,并且不用服用药物;另外,3%的患者鼻炎症状消失。FEV1在所有患者中要比预测的95%更大。DP-SCIT能够诱导DP和BT特异性lgG4的显著增加。在50%的患者中,DP特异性lgG4增加了至少67倍。BT特异性lgG4增加了至少2.5倍。另外,研究人员在DP-SCIT治疗前后的BTMA-组(n=34)中DP和BT特异性lgE中发现了一定的相关性,而在BTAM+组(n=61)中没有发现相关性。另外,2个BTMA组在临床改善和特异性lgG4对DP和BT响应增加上相似。在2个组中也没有发现关于安全性顾虑的报道。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DP-SCIT对患有lgE对DP和BT敏感的患者是具有临床益处的。DP-SCIT能够诱导lgG4,与BT过敏原产生交叉反应。


之前的桦树花粉皮下免疫治疗的临床试验一般进行1-2年的治疗周期,并且地理位置经常是单一的。最近,有研究人员在19个欧洲中心进行了为期3年的研究,他们评估了高剂量低致敏性桦树花粉过敏原皮下免疫治疗对那些确诊患有中度到重度季节过敏性鼻炎/鼻窦炎患者的治疗效果。

研究包括了253名桦树花粉过敏患者,并随机分配到季节前安慰剂组(n=129)和积极治疗组(n=124)。研究发现,积极治疗vs安慰剂治疗患者的症状药物评分变化表现出了一个积极的倾向,尽管没有显著性。2007年评估主要终点的时间与研究期间最低授粉时间重合。在东北区域(在该区域桦树是主要的树种)的亚群分析中(n=102),患者的对桦树花粉的接触更多,在积极治疗组中,症状药物评分(32.7%减少, p=0.0034)和无症状天数均值(p=0.0232)均得到了显著的改善。在第3年开放标签治疗中,积极治疗患者的症状药物评分均值减少,尽管花粉数量有所增加。皮下免疫治疗具有很好耐受性,且与已知的安全性评估一致。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证明桦树花粉皮下免疫治疗的效果仍旧有挑战性,原因是在实地研究中,有太多的因素影响桦树花粉的接触。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