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Neurol:抗栓治疗者进行腰穿的建议

2018-04-07 杨中华 脑血管病及重症文献导读

2018年3月来自荷兰的Joost M Costerus等在Lancet Neurology上发表了题为《神经系统疾病腰椎穿刺的技术进展和适应症的变化》的文章,现将文中表1<腰穿前停用抗栓药物时间间隔的意见>翻译如下:

2018年3月来自荷兰的Joost M Costerus等在Lancet Neurology上发表了题为《神经系统疾病腰椎穿刺的技术进展和适应症的变化》的文章,现将文中表1<腰穿前停用抗栓药物时间间隔的意见>翻译如下:



译者注:

这些推荐意见来自于欧洲麻醉学会的推荐意见,目的在于降低出血的并发症。但是并没有循证医学证据,这些意见主要是基于药物动力性而制定的。不一定适用于所有患者,比如怀疑化脑并且长期服用氯吡格雷的患者,等7天再去腰穿确诊是不可能的。

原始出处:
Joost M Costerus, et al. Technological advances and changing indications for lumbar puncture in neurological disorders. Lancet Neurol. 2018 Mar;17(3):268-278. doi: 10.1016/S1474-4422(18)30033-4.

相关资讯

OCC 2020 | 韩雅玲院士报告我国冠心病抗栓研究进展与展望

5月29日晚,在云上东方——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开幕式的主题演讲中,北部战区总医院韩雅玲院士向广大线上观众分享了我国冠心病抗栓研究的探索和展望。

Stroke:肥胖患者还能服用双抗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已经证明了阿司匹林剂量和体型在预防血管事件方面的交互作用,当考虑体重时,单一剂量阿司匹林的服用方法可能不是最佳的。

阿司匹林抗栓“基石”地位依旧!欧洲专家实锤了!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术后患者的抗血小板治疗一直是临床探索的焦点与热点。今年9月,TWILIGHT研究结果最新公布,结果显示高危PCI患者经3个月DAPT后继以单药治疗较双联抗血小板治疗(DAPT),可在降低出血风险的同时且不增加缺血风险。该研究一经公布,再次引发了心血管领域关于支架植入术后的抗血小板治疗方案的热议。有些专家对此结果激动不已,但也有专家提出了质疑:“去掉阿司匹林的单抗治

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术后抗栓仍靠经验

目前,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已成为治疗重度、症状性主动脉瓣狭窄的一项重要治疗方法。脑卒中与出血作为TAVR术后常见并发症,如何制定兼顾二者风险的抗栓策略,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急性心肌梗死后电风暴1例

离首次医疗接触(FMC)超过48小时的STEMI患者,伴有严重心律失常、心力衰竭,如何制定治疗策略?合并糖尿病的ACS患者,如何制定合理的抗栓药物方案?

四表在手,天下我有!教你轻松搞定外科会诊

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住院患者岁数越来越大,高龄老人通常会合并多种疾病,心脏病是肯定少不了的,当外科患者请心内科会诊时,我们总是一脸茫然,此类患者该如何抗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