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听力损失研究进展(四)

2021-02-23 AlexYang MedSci原创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听力损失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BMC Geriatr:检测老年人口听力损失的有效筛查工具:HHIE-ST与TSQ的比较

全球老年人越来越多,且受到关注。老年人的听力损失过程是无法避免的。一个有效的听力损失筛查工具对于正确的诊断和康复至关重要,可以提高老年人的QOL。

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前瞻性诊断测试研究,评估了泰国版老年人听力障碍筛查量表(HHIE-ST)和泰国单一问题(TSQ)调查在筛查泰国4个省社区的1109名60岁及以上受试者听力残疾方面的诊断价值。HHIE-ST包括从已验证获得HHIE-泰语版中选出的10个问题;编制的TSQ调查与英语单题调查意义相同。受试者回答了上述两份问卷,并加入了一个标准的250到8000Hz的空气传导听力测试。结果表明,听力残疾的患病率为38.34%。HHIE-ST对泰国老年人听力残疾的诊断灵敏度为88.96%(95%CI 85.77-91.64),特异性为52.19%(95%CI 48.24-56.13),而TSQ的灵敏度为88.73%,特异性为55.93%。HHIE-ST和TSQ的联合测试取得了更好的表现,灵敏度为85.29%,特异性为60.13%。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无论是HHIE-ST还是TSQ,都是筛查泰国老年人听力残疾的敏感和有用的工具。HHIE-ST与TSQ联用则可以更好地检测出中度听力损失的老年人;而这些老年人将从中受益,并建议他们进行听力康复。

【2】Cell Death Dis:自噬损伤是对乙酰氨基酚诱导的耳毒性的一个关键特征

巨自噬/自噬是一种高度保守的自我消化途径,在应激条件下对细胞保护起着重要作用。在实验动物和人类中,自噬参与了对乙酰氨基酚(APAP)引起的肝毒性。APAP还可引起耳毒性。然而,自噬在APAP诱导的听觉毛细胞损伤中的作用尚不清楚。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小鼠听觉细胞系(HEI-OC1)和小鼠耳蜗移植培养中调查了APAP诱导的细胞死亡过程中的自噬机制。研究发现,APAP处理的HEI-OC1细胞中LC3-Ⅱ蛋白和自噬结构的表达增加;然而在APAP处理的HEI-OC1细胞中,SQSTM1/p62蛋白的降解、mRFP-GFP-LC3荧光的黄色点状物和溶酶体酶的活性下降。APAP处理的小鼠耳蜗移植组织中p62蛋白的降解和溶酶体酶的表达也有所下降。这些数据表明,APAP处理损害了自噬降解并导致溶酶体功能障碍。因此,研究人员认为溶酶体功能障碍可能是APAP诱导的自噬损伤的直接原因。用抗氧化剂N-乙酰半胱氨酸(NAC)治疗可部分缓解APAP诱导的自噬损伤和细胞凋亡,表明了氧化应激参与了APAP诱导的自噬损伤。另外,通过敲除Atg5和Atg7抑制自噬加重了APAP诱导的ER和氧化应激,并增加细胞凋亡。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对APAP耳毒性的机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今后探索预防耳毒性药物引起的听力损失的治疗策略具有重要意义。

【3】Front Neurosci:杏仁核连接中断与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患者焦虑加重有关

听力损失与情绪障碍风险升高有关,表明情绪处理网络可能参与了听力损失后的神经可塑性。

最近,有研究人员探索了听觉剥夺脑中杏仁核的功能连接如何重构,从而更好地理解听力损失相关情绪障碍的神经机制。研究共包括了38名慢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患者和37名健康对照。研究结果表明,与健康对照组相比,SNHL患者的抑郁和焦虑水平更高。在SNHL患者的杏仁核与听觉皮层、纹状体、多模态处理区和额顶控制区之间的功能性连接(FCs)减少。杏仁核在结构上通过钩束(UF)与多个FC降低区域相连。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低同步化和白质损害都与患者焦虑状态的加重有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这些功能和结构上的发现描绘了SNHL中杏仁核的重构,为与听力损失相关的情感障碍的功能回路机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4】Mol Neurobiol:Lmo4缺失增强了对顺铂诱导的耳蜗凋亡和听力损失的敏感性

顺铂是一种强效化疗药物,能够诱发耳毒性,限制了其临床上的应用。顺铂诱导的氧化应激在耳蜗细胞凋亡中起着诱因作用,之后的亚硝酸盐应激能够导致转录调控因子LIM domain only 4(LMO4)的硝化,并降低其耳蜗表达水平。

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使用Lmo4条件性敲除小鼠模型(Lmo4lox/lox;Gfi1Cre/+),展示了耳蜗LMO4和顺铂诱导的听力损失之间的直接联系。在没有凋亡刺激的情况下,听毛细胞特异性缺失Lmo4并没有改变耳蜗形态或影响听力阈值和耳声发射。顺铂治疗显著提高了所有频率下的条件敲除小鼠的听觉脑干响应阈值。此外,Lmo4的缺失损害了STAT3的激活,STAT3是调节抗凋亡机制的下游靶点。免疫染色表明,在Lmo4缺失的毛细胞中,顺铂治疗后,磷酸化的STAT3的表达显著降低,而激活的caspase 3的表达显著增加。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顺铂诱导的耳蜗LMO4减少可能会损害LMO4/STAT3的细胞防御机制,从而诱发耳毒性,因此LMO4具有保护作用。

【5】Neuroimage:听力损失影响整个生命周期的灰质和白质

听力损失是一种异质性疾病,会影响整个生命周期的大脑重组。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使用基于Cohen's d和Hedges'g的独特效应大小指标评估了听力损失引起的大脑结构改变。这些指标映射了来自双侧先天性和后天性听力损失人群的灰质(GM)和白质(WM)改变的情况。

系统回顾和元分析显示72项用磁共振成像(MRI)测量的研究表明了大脑结构的改变(双侧=64,单侧=8)。双侧研究将听力损失分为先天性和获得性病例(n=7445)和对照病例(n=2924),包含66545个数据点指标。研究发现,听力损失几乎影响大脑每个区域的GM和WM。在先天性听力损失中,GM减少最多的是额叶。同样,获得性听力损失的额叶GM也有下降,而岛叶的下降幅度最大。在先天性听力损失中,额叶GM下的WM减少最多;右半球比左半球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多;然而,在后天性获得听力损失中,情况恰恰相反。先天性听力损失中,WM改变最常为GM改变,而后天性听力损失研究并不常评估WM指标。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未来的研究应将听力损失的内表型作为预后模板来判别临床结果。

【6】Medicine (Baltimore):青少年在嘈杂环境中使用耳机、听力损失和自我报告的听力问题之间的关系

很少有流行病学研究调查青少年使用耳机与听力损失之间的关系。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具有代表性的全国性调查数据确定了韩国青少年听力损失的患病率,并评估了在嘈杂环境中使用耳机与听力损失之间的关系。

研究共分析了参加2012年全国调查的532名受试者(12-19岁),并完成了健康和噪声环境暴露问卷和纯音测听(PTA)测试。听力损失定义为PTA中听力阈值均值为26分贝-A(dBA)或更高。研究发现,在嘈杂环境中通过耳机接触高噪声水平的青少年,其听力损失发生率为22.6%;平均每天使用耳机80分钟或以上的青少年,其听力损失发生率为22.3%。逻辑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在嘈杂环境中使用耳机的青少年,其听力损失风险是不使用耳机青少年的4.5倍;出现主观听力问题的风险是不使用耳机的青少年的8.4倍(分别为pOR=4.54,95%CI:1.35-15.24;pOR=8.39,95%CI:1.12-62.83)。此外,在嘈杂环境中每天使用耳机超过80分钟的青少年,其听力损失的风险是每天使用耳机少于80分钟青少年的4.7倍(pOR=4.68,95%CI:1.08-20.22)。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还需要进行纵向研究来提供耳机使用与听力损失之间因果关系的证据。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2-24 weigq

    隨着老年化社会到来,老年人的各种健康问题都应受到关注

    0

  2. 2021-02-23 jyzxjiangqin

    好文章!

    0

相关资讯

Gene:听力损失的纯合突变鉴定

听力损失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感觉障碍,每1000名新生儿中就有1名受到影响。该病主要为遗传,可作为单基因疾病以常染色体显性或隐性方式遗传。由于近亲结合率高,伊朗是世界上常染色体隐性非综合征性耳聋(ARNS

Turk Arch Otorhinolaryngol:MRI在评估听力损失儿童前庭导水管道扩大中的诊断效果

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磁共振成像(MRI)与计算机断层扫描(CT)在检测儿童前庭导水管扩大(EVA)中的诊断效果。

Medicine (Baltimore):青少年在嘈杂环境中使用耳机、听力损失和自我报告的听力问题之间的关系

很少有流行病学研究调查青少年使用耳机与听力损失之间的关系。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具有代表性的全国性调查数据确定了韩国青少年听力损失的患病率,并评估了在嘈杂环境中使用耳机与听力损失之间的关系。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中国再次发生COVID-19流行期间对有无听力损失学生的心理健康和心理影响

最近,有研究人员比较了在中国首都北京再次发生COVID-19流行期间,有听力损失或没有听力损失学生的心理健康和心理反应;探索了影响心理健康的相关因素,并提供循证策略以减少COVID-19大流行期间造成

Neuroscience:对侧噪声对语音清晰度的影响

对于强非对称性听力损失的患者,标准的临床实践涉及通过同时向另一只耳朵呈现噪声来测试听力阈值较高耳朵的语言清晰度。然而,心理声学和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研究表明上述方法可能存在问题,因为对侧噪声

Neuroimage:听力损失影响整个生命周期的灰质和白质

听力损失是一种异质性疾病,会影响整个生命周期的大脑重组。最近,有研究人员通过使用基于Cohen's d和Hedges'g的独特效应大小指标评估了听力损失引起的大脑结构改变。这些指标映射了来自双侧先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