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最新综述——甲状腺结节的诊断和治疗

2018-03-08 佚名 医咖会

最新一期(March 6,2018)的JAMA发表了一篇针对甲状腺结节诊疗的综述。该综述在PubMed和Scopus数据库中检索了过去3年来针对甲状腺结节评估和治疗的文献,关注甲状腺结节管理的重要临床问题。

最新一期(March 6,2018)的JAMA发表了一篇针对甲状腺结节诊疗的综述。该综述在PubMed和Scopus数据库中检索了过去3年来针对甲状腺结节评估和治疗的文献,关注甲状腺结节管理的重要临床问题。

流行病学

通过体检发现(颈部触诊)的甲状腺结节,在碘充足人群中的发现率约为5%,不同年龄和性别会有所差异。但是临床中会遇到更高比例的隐匿性甲状腺结节的患者,可高达68%。这些偶然发现的无症状结节,通常很小,很多是在做与甲状腺无关的影像学检查中被发现。甲状腺结节的患病率和多结节率随着年龄和BMI增加而增加,女性更为常见。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审查了无症状人群筛查计划的有效性后,不推荐在没有疾病症状和体征的成人中筛查甲状腺癌,工作组认为潜在的危害可能超过潜在获益。该推荐不适用于存在危险因素的患者。对有颈部照射既往史或非髓质甲状腺癌家族史的个人进行筛查,可能有助于癌症的早期诊断,但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会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

临床评估

大多数患者无症状。甲状腺结节或甲状腺肿大的症状有:喉部异物感;吞咽困难;呼吸困难;发音困难或声音嘶哑;疼痛(由于结节急剧增大造成)。甲状腺结节是否导致症状取决于其大小和位置。尤其是,当结节超过3cm以及靠近气管时,更容易出现异物感。67%的甲减或甲状腺结节的患者会主诉吞咽问题。

甲状腺结节的体格检查应包括:检查可见肿块,触诊甲状腺和颈部淋巴结。质硬、固定、粗糙或快速增长的肿块,需要及时评估。由于许多甲状腺结节太小或位于腺体后部而无法被触及,所以很多患者的体格检查通常未发现异常。

该综述大量篇幅描述了实验室检查:促甲状腺激素和甲状腺激素水平、甲状腺球蛋白、降钙素;以及超声、细胞学和分子检测。这里限于篇幅,就不再详细整理,感兴趣的伙伴,可以去查看全文。接下来着重和大家分享甲状腺结节治疗的内容。

甲状腺结节的处理

良性甲状腺结节的非手术处理

检查发现的甲状腺结节,大多数是无临床显著意义的,即没有提示恶性肿瘤的超声特征,或者细胞学检查结果为良性。在连续对2000个至少1cm结节的分析中发现,58%超声检查良性或低度可疑。

一项5年的前瞻性研究中,992名患者基于超声和细胞学检查,确定1597个良性甲状腺结节,结果发现大多数(约85%)根本没有增大。增大的结节也表现出缓慢和稳定的增长,5年平均最大直径增加了约5mm。多因素logistic回归显示,结节增长与存在多个结节、结节较大以及年龄更小存在相关性。更加重要的是,5年随访期内,只有非常少的结节(0.3%)被发现癌变。

基于超声表现预测的恶性肿瘤风险,不仅指导细针穿刺活检(FNAB)的初始指征,还指导随访,详见图1。



整体而言,活检细胞学检查的假阴性率很低(<3%),不过,细胞学良性的甲状腺结节,如果超声表现高度可疑,仍需要在12个月内再次活检。对于这部分亚组患者,细胞学结果的假阴性率较高,在对1343个细胞学检查为良性结节的分析中,研究者发现如果超声表现可疑,恶性率可达20%,而如果超声检查也显示正常,恶性率只有0.6%。

超声和细胞学检查结果均显示为良性的结节,如果要再次进行评估,应该至少间隔24个月,因为间隔时间短的超声不太可能提供更多信息。根据目前的指南,对低度至中度恶性风险的结节进行超声监测,应该间隔12到24个月,不过有些证据表明这个间隔时间延长,也是安全的。如果超声检查发现结节增长,或者出现了新的可疑特征,应该考虑再次活检。临床上有意义的最小变化是至少2个直径增加20%,最小增加2mm,相当于结节体积增加超过50%。

两次细胞学检查结果均阳性,无论超声表现如何,恶性肿瘤的风险基本接近零。对于这类患者,可能应该停止继续随访,旨在评估结节增长的监测策略可能只针对更容易导致压迫症状的较大结节。

因为其超声表现或大小不满足细针穿刺活检标准的甲状腺结节,对于高风险结节,应在6-12个月后再次行超声评估;低度至中度风险结节,在12-24个月之后;超过1cm的极低风险结节,如果要做超声评估,应至少在24个月后。这一长期随访推荐主要基于低质量证据或专家意见。

一项研究直接比较了良性和恶性甲状腺结节的增长率,结果显示后者更有可能每年增长超过2mm(RR=2.5):这个临床参数可有助于评估甲状腺风险,特别是对未进行细胞学检查的结节。

不推荐使用甲状腺激素进行促甲状腺素抑制治疗。

甲状腺结节的手术处理

甲状腺叶切除术可切除肿瘤,提供组织学诊断,而且并发症风险较低。全甲状腺切除术的风险包括喉返神经损伤(发生率2.5%,双侧发生很少),低钙血症(8.1%)和出血。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在甲状腺叶切除术后仍需要后续手术(即切除残余甲状腺组织)。存在大的双侧甲状腺结节,或者其他甲状腺疾病(例如Graves病)的情况下,倾向于进行全甲状腺切除术。

细胞学检查结果可疑或为恶性结节的患者(即Bethesda分类5和6)通常应进行手术。对于小的甲状腺内癌(<1cm)可不手术,进行积极的超声监测。对于Bethesda分类为5或6的较小肿瘤(<4cm),甲状腺叶切除或全甲状腺切除都是可接受的方法,而对于较大的肿瘤(>4cm),临床或影像学证据显示有严重的甲状旁腺扩张,淋巴结或远处转移,或两者均有,首选手术方式为全甲状腺切除术。而针对意义不明确的结节(即Bethesda分类3和4),首选甲状腺叶切除。

当临床、细胞学检查或超声检查结果不一致时,建议进行多学科讨论。对于细胞学结果良性的大结节(>4cm),如果认为存在恶性可能,当存在新的可疑超声特征(不论细胞学检查结果如何)或有压迫症状时,应考虑手术。

其他治疗

最近,影像学引导的微创技术(经皮乙醇消融,射频,激光,微波消融,高强度聚焦超声)出现,被用于考虑治疗有临床意义的良性甲状腺结节。有功能亢进结节的患者,生化检查显示甲亢,应考虑放射性碘治疗,但对于大结节(>4cm),手术也是合理的方法。

原始出处:
Cosimo Durante, et al.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Thyroid Nodules: A Review. JAMA, Mar 6, 201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18-03-10 梦想起航ing

    不错.学习了.谢谢分享

    0

  2. 2018-03-10 雅文博武

    学习了很多先进的医学知识

    0

  3. 2018-03-09 惠映实验室

    学习..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Helicobacter:2017年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治疗

本综述总结了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期间发表的关于幽门螺杆菌(Hp)治疗的重要研究。涉及的主题包括评估铋剂和非铋剂四联疗法疗效的研究。

Nutrients:维生素D补充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研究的现状和未来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病理特征为肝细胞中异常累积的甘油三酯,在某些情况下伴有坏死性炎症活动和纤维化(脂肪性肝炎),并可能演变为肝硬化。

胡学强:2017年我国神经免疫学进展

神经免疫性疾病多好发于青壮年,其中一些存在病程迁延,常可出现严重的神经系统症状,甚至遗留神经功能障碍。早期诊断、密切病情监测和及时治疗是改善患者长期预后的关键。2017年,我国神经免疫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对各种神经免疫性疾病的病因、发病机制、临床特点、诊断与鉴别诊断、治疗策略等方面进行了研究探讨,取得了众多瞩目成就。本文拟就其中一部分重要研究成果进行简要综述。

Int Ophthalmol:调节性内斜视研究现状

意大利米兰大学Multimedica眼科诊所的Lembo A近日在Int Ophthalmol发表了他们的一项工作,他们通过仔细研究文献,系统的回顾了调节性内斜视(AE)的研究现状。

Orbit:眼睑刺激性乳头状囊腺瘤:重要的综述!

美国艾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蒙特菲奥雷医学中心眼科与视觉科学系的Tseng MC1和Amin B2及Barmettler A1近日在Orbit杂志上发表了他们近期的一项工作,他们针对乳腺囊腺瘤(SCAP)的现状和治疗进行了文献综述。

J Neuroophthalmol:视觉障碍及相关疾病综述!

澳大利亚堪培拉医院神经病学系和阿拉巴马大学眼科的Haque S近日在J Neuroophthalmol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综述,从基础研究和临床病例等方面系统性的介绍了视觉障碍及相关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