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 J Obesity:澳学者称,孩子将来胖不胖,先看妈妈胖不胖和教育程度

2019-10-27 xujing 中国循环杂志

根据澳大利亚最新研究,有三个简单的因素可以预测孩子到青春期时是否可能超重或肥胖,除了孩子本身的体重指数(BMI),还包括母亲胖不胖和教育水平。

根据澳大利亚最新研究,有三个简单的因素可以预测孩子到青春期时是否可能超重或肥胖,除了孩子本身的体重指数(BMI),还包括母亲胖不胖和教育水平。
 
这项发表在《国际肥胖杂志》上的研究发现,这三个因素可以预测各种体型的儿童是否在14~15岁时出现体重问题,准确率约为70%。
 
研究纳入3469名0~12个月的婴儿和3276名4~5岁的儿童,每两年随访一次,跨越6个时间点,在每个时间点,采访者测量孩子的身高和体重,计算他们的体重指数,随访至10-11岁和14-15岁。
 
研究者分析了25个肥胖相关因素,包括孩子的出生体重、母乳喂养的持续时间、分娩方式和母亲的教育水平,以及关于他们多久吃一次高脂肪食物和含糖饮料的问题,他们是否喜欢体育活动等。
 
研究者确定,对于这两个年龄组的孩子,母亲的BMI、孩子的BMI和母亲的教育水平均与青春期体重有关。
 
6~7岁时,孩子的体重指数每增加一个单位,14~15岁时出现体重问题的几率就增加三倍。
 
同样,当孩子6~7岁时,母亲的BMI每增加1个单位,孩子出现体重问题的几率就增加了5%。
 
此外,在2~5岁时,母亲拥有大学学位的儿童超重或肥胖的几率较低。
 
对于2~5岁已经超重或肥胖的孩子来说,那些母亲拥有大学学位的孩子更有可能在青春期就解决体重问题。
 
只有13%的6~7岁的正常体重儿童,上述三个指标正常,在14~15岁时变得超重或肥胖。相比之下,上述三个指标异常者中有71%变得超重或肥胖。
 
原始出处:Markus Juonala, Ted Lau, Melissa Wake, et al, Early clinical markers of overweight/obesity onset and resolution by adolescence, Int J Obesity (2019). DOI: 10.1038/s41366-019-0457-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JCEM:超重和肥胖对儿童和青少年肝脏生化指标的影响

由此可见,小儿肝酶正常值随年龄和性别而变化。超重和肥胖与肝脏损害的生化指标升高有关。这些发现强调了预防和治疗儿童和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的必要性。

岁月催人老,熬夜催人肥

2018年的膘还没减完,又贴上了2019的新秋膘……

BBC:我们为什么变得这么胖?解开你的不瘦之谜

如此严峻的肥胖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三成国人腹型肥胖!中国44万居民调查结果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润霖院士等研究发现,我国29.1%居民为腹型肥胖,其中男性为28.6%,女性为29.6%。

因肥丧命!肥胖让人平均减寿3年,儿童和青少年受影响最恶劣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最新报告《肥胖重负:预防经济学》(以下简称《肥胖重负》)称,世界多国急需“瘦身”。若不加以控制,到2050年,世界发达国家、富裕地区的人均寿命,或将减少3年,可能有9000万人“因肥丧命”。

Clin Endocrinol:在超重及肥胖人群中,HbA1c及OGTT诊断糖尿病及糖尿病前期可能并不一致

在临床实践中,糖化血红蛋白(HbA1c)作为常用的诊断指标已被美国糖尿病协会(ADA)推荐用于诊断糖尿病及糖尿病前期达数年之久。目前,其与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OGTT)在诊断糖尿病及糖尿病前期方面的一致性备受关注。那么两者在上述诊断方面的一致性到底如何?近期发表在《临床内分泌学杂志》的一项最新研究为我们带来了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