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Gastroenterol H:腹泻与COVID-19患者症状和病毒携带时间延长有关

2020-04-26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SARS-CoV-2肺炎患者中有31%患者出现腹泻。腹泻患者粪便中病毒RNA阳性的比例明显高于无腹泻患者。SARS-CoV-2从粪便中消除比从鼻子和喉咙中消除需要更长的时间。

近日,消化病领域权威杂志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比较伴有或不伴有腹泻的SARS-CoV-2感染(COVID-19)肺炎患者的临床、实验室检查、影像学和预后特征。

研究人员于2020年1月19日至2020年2月7日在中国武汉协和医院对84例SARS-CoV-2肺炎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单中心分析。病例经实时逆转录PCR方法检测鼻和咽部拭子样本中SARS-CoV-2 RNA来确诊。分析血样中的白细胞计数、淋巴细胞计数、丙氨酸转氨酶、肌酸激酶、乳酸脱氢酶、D-二聚体、C反应蛋白,在某些病例中还分析免疫球蛋白、补体、淋巴细胞亚群和细胞因子。研究人员通过实时PCR检测粪便样品中的病毒RNA。

在84例SARS-CoV-2肺炎患者中,26例(31%)患者有腹泻。腹泻患者的发热和呼吸困难的持续时间明显长于无腹泻的患者(所有P<0.05)。与没有腹泻的患者(17%)相比,腹泻患者的粪便样本中检测出病毒RNA阳性的比例更高(69%)(P<0.001)。截至2月19日,在最近的一次SARS-CoV-2咽拭子试验中,腹泻患者阴性的比例(77%)低于无腹泻患者(97%)(P=0.010)。在住院期间最新的咽拭子测试结果为阴性的76例患者中,腹泻患者粪便SARS-CoV-2复检的阳性结果比例显著高于无腹​泻的患者(20%)(P=0.039)。

由此可见,在中国武汉这一单中心研究中,SARS-CoV-2肺炎患者中有31%患者出现腹泻。腹泻患者粪便中病毒RNA阳性的比例明显高于无腹泻患者。SARS-CoV-2从粪便中消除比从鼻子和喉咙中消除需要更长的时间。

原始出处:

Xiao-Shan Wei,et al.Diarrhea is associated with prolonged symptoms and viral carriage in COVID-19.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2020. https://doi.org/10.1016/j.cgh.2020.04.03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腹痛、腹泻的“凶手”,终于找到了!

引起腹痛、腹泻的原因很多,细菌、病毒、各种肠道疾病等等,而还有这样一种叫蓝氏贾第鞭毛虫的小虫子也不容忽视。

Dig Liver Dis: 功能性慢性水泻患者中粪钙卫蛋白水平可作为微观结肠炎的生物标志物

目前关于使用粪便标志物来进行一些生物学标记的检查还比较少,本项研究旨在评估粪钙卫蛋白是否可以作为微观结肠炎的诊断标志物。

IBD:全反式维甲酸可抵消肠道炎症中的腹泻并抑制腺瘤表达

肠上皮中的Cl- / HCO 3 -交换泵——DRA已成为腹泻的一个重要的治疗靶点,全反式维甲酸(ATRA)是一种关键的维生素A代谢产物,之前曾证明它可以刺激DRA在肠上皮细胞中的表达。因此,本项研

腹泻可能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首发症状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专家研究发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后,患者并非一定首先表现为发热和呼吸系统症状,还存在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眼科等症状。武汉大学人民医院1月24日发布《高度重视非呼吸系统的首发症状——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2019-nCOV)患者的识别与防护》,提醒医护人员及公众,高度警惕以非呼吸系统症状为首发症状的新型肺炎。权威部门日前发布的《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

病例 | 反复腹痛腹泻5年,是胃还是肠?

患者,男性,30岁,反复腹痛腹泻5年。整天胃疼,以晨起和晚上入睡前最严重,经常饭后腹痛、腹泻,腹泻后腹痛消失。药物治疗没什么效果,身体一直消瘦。

病例思考|不明原因腹泻、消瘦一例

代XX,女,54岁,因“腹泻45天余”于2019年08月27日入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