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 Care| 我国学者:吃炸鸡吗?导致肠道菌群紊乱、体内毒素水平升高的那种

2021-09-06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不良的饮食习惯是2型糖尿病(T2DM)的一个重要的可预防的危险因素。

不良的饮食习惯是2型糖尿病(T2DM)的一个重要的可预防的危险因素。近年来一些前瞻性研究表明,频繁摄入油炸食品与较高的T2DM发病率有关,这表明过多的能量摄入和油炸过程中产生的有害物质可能介导了这种关联。相反,另一项来自地中海地区的前瞻性研究发现地中海饮食并不会导致T2DM发病率增加。

同样,一项饮食干预研究发现,食用不饱和脂肪酸煎炸的食物对胰岛素敏感性有好处。这些研究表明,混杂因素,如其他营养物质和油炸过程中产生的有害物质,影响了油炸食品和T2DM之间的关联。如果严格控制这些混杂因素,油炸食品的摄入是否以及如何影响T2DM的发展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此外,肉类作为主要的蛋白质来源,在日常生活中通常被用来炒菜。尽管肉类中的蛋白质大部分在上肠中消化,但有10%的蛋白质可能到达大肠,可供肠道微生物群发酵。在油炸过程中,肉类中的蛋白质消化率下降,可能导致肠道微生物群有更多未消化的蛋白质。

最近的研究还发现,较高的油炸肉摄入量与人类肠道微生物群落较低的多样性相关,并且影响动物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和活动。

为了确定炸肉摄入对肠道微生物群和粪便代谢物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是否会影响宿主的葡萄糖平衡、肠道内毒素水平和系统性炎症,来自我国哈尔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系的营养专家开展另一项同时包涵人类及动物的研究,结果发表在近期的《糖尿病护理》Diabetes Care杂志上。

纳入117名超重成人被随机分为两组。59名参与者每周被提供四次炸肉,58名参与者被限制炸肉摄入,同时保持食物组和营养成分不变,持续4周。通过16S rRNA测序对肠道微生物群进行了分析。测量了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0、30、60和120分钟时的葡萄糖和胰岛素浓度、粪便微生物-宿主代谢物水平、以及肠道内毒素和炎症血清生物标志物水平。计算了胰岛素、胰岛素生成指数(IGI)和肌肉胰岛素抵抗指数(MIRI)的曲线下面积(AUC)。

两组参与者HbA1c(A)、C-肽(B)、IGI(C)、MIRI(D)以及葡萄糖(E)和胰岛素(F)的差异。

结果显示,干预后,对照组参与者的BMI和AGE水平较低,而他们的n-3脂肪酸和蛋白质消化率水平比实验组参与者高(所有P < 0.05)。在干预期间,两组的HbA1c和C-肽水平的变化率以及葡萄糖水平的AUC没有显著差异。两组的IGI值都明显增加;但食用炸肉的参与者的IGI值低于对照组,且岛素和脂多糖(LPS)、TNF-α、IL-10和IL-1β水平的MIRI和AUC值较高,提示炎症反应更多。

炸肉的摄入降低了微生物群落的丰富度,引起了粪便代谢物谱的明显变化,3-吲哚丙酸、戊酸和丁酸的浓度降低,肉碱和甲基戊二酸的浓度升高(P FDR <0.05)。这些代谢物水平的变化与IGI和MIRI值以及LPS、FGF21、TNF-α、IL-1β和IL-10水平的变化明显相关。

肠道微生物群、代谢物以及葡萄糖平衡、肠道健康和炎症的生物标志物之间的相关性分析。

综上,炸肉的摄入通过影响肠道微生物群和微生物-宿主代谢物,损害了葡萄糖平衡,并增加了肠道内毒素和系统性炎症水平。

 

参考文献:

The Association of Fried Meat Consumption With the Gut Microbiota and Fecal Metabolites and Its Impact on Glucose Homoeostasis, Intestinal Endotoxin Levels, and Systemic Inflammat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Feeding Trial. Diabetes Care 2021 Sep; 44(9): 1970-1979. https://doi.org/10.2337/dc21-009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9-07 查查佳佳

    替朋友

    0

相关资讯

SCIENCE:还在吃汉堡炸鸡?当心毁肠道

高脂肪饮食可以引起结肠细胞功能障碍,并使微生物群产生更多的三甲胺N-氧化物,是引起个体心血管疾病的潜在因素。

Diabetes Care:1型糖尿病、MODY2和健康对照组儿童肠道菌群的组成和功能存在差异

肠道菌群及其相关代谢产物在血糖代谢、胰岛素抵抗以及慢性炎症等2型糖尿病的病理和生理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巴豆酰化与肠道菌群代谢的具体关系?

高博士——RNA修饰创新研究设计_提问与回答1

EClinicalMed:肠道菌群特征与社区获得性肺炎临床预后的相关性

肠道菌群和病毒群特征可能与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的临床预后有关

Nature:百岁老人的肠道菌群如何异于常人?

最近,研究人员发现,百岁老人体内存在一个独特的肠道微生物群,富含能够产生独特的次级胆汁酸(BAs)的微生物。

GUT: 中风引起的肠道菌群失调反过来会加剧脑梗塞

全世界每年每 10 万人年就会有 258 人出现卒中,根据 2017 年全球疾病负担的调查,中风也已成为中国死亡和伤残调整生命年 (DALYs) 的主要原因。

拓展阅读

自身免疫和炎症性疾病与肠道微生物的关系研究

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慢性炎症性疾病的特点是免疫反应失调,导致过度和不受控制的组织炎症。包括遗传变异、环境刺激和感染在内的多种因素都被认为是导致持续炎症和病理的因素

CELL HOST MICROBE:参与早期结直肠癌的微生物组有哪些?

最近研究人员作出假设,与TAP、SSP和完全无息肉(PF)粘膜活检相关的肠道微生物群可能在组成和功能上有所不同,并且粘膜微生物群在结肠息肉的发展中起作用。

Gut:中肿团队发文,肠道微生物代谢物可助力结直肠癌预警

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探究,以剖析血清中与肠道微生物相关的代谢物,并研究这些代谢物是否能区分结直肠癌(CRC)或腺瘤患者与正常健康人。

Cell Host & Microbe:脑损伤的早产新生儿的肠道-微生物-免疫-脑轴发育异常 

最近,研究人员分析了60名极度早产婴儿的肠道微生物群、免疫学和神经生理学发展,这些婴儿接受了包括抗生素和益生菌在内的标准医院护理。

Nutrients:高蛋白卡路里限制饮食改变了肥胖症患者的肠道微生物群

高蛋白卡路里限制饮食对肥胖症有临床疗效,但其机制还不完全清楚。肠道微生物组是肥胖症的媒介,临床前数据支持高蛋白饮食(HPD)对肥胖症肠道微生物组的影响,但对人类的研究很少。

Diabetes Care:长期服用二甲双胍对肠道微生物组成和循环短链脂肪酸的影响

二甲双胍持续治疗6个月和12个月,会改变肠道微生物群组成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