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三阴性乳腺癌免疫治疗的新希望

2018-10-23 荷塘月影 医学论坛网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2018年大会发布的IMpassion130研究显示,免疫疗法对三阴性乳腺癌有效,使用抗程序性细胞死亡配体1(PD-L1)药物Atezolizumab(商品名Tecentriq,基因泰克公司)联合化疗治疗PD-L1阳性(PD-L1+)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显示出生存益处。该研究同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2018年大会发布的IMpassion130研究显示,免疫疗法对三阴性乳腺癌有效,使用抗程序性细胞死亡配体1(PD-L1)药物Atezolizumab(商品名Tecentriq,基因泰克公司)联合化疗治疗PD-L1阳性(PD-L1+)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显示出生存益处。该研究同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IMpassion130研究由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癌症研究所开展,纳入900多例三阴性乳腺癌患者,随机分配到Atezolizumab或安慰剂加一线化疗组。研究结果显示,Atezolizumab与无进展生存期(PFS)提高20%相关。

而对于PD-L1+患者亚组,Atezolizumab可使PFS提高38%,并使整体存活率提高相同百分比,这意味着为患者增加了10个月的寿命。

在新闻发布会上,研究者宣称Atezolizumab不仅具备PFS方面的明显益处,而且对于PD-L1+患者亚组,Atezolizumab在PFS和总生存率两方面具备“临床意义上的益处”。

该研究41%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属于PD-L1 +亚型,因此,该研究主要讲述的是PD-L1 +故事,对于PD-L1阴性(PD-L1-)患者Atezolizumab无益也无害。PD-L1 +亚组观察到的10个月总生存优势,可以作为该药物成为新治疗方案的关键证据。

德国慕尼黑大学乳腺中心主任指出,迄今为止,免疫治疗在黑色素瘤和肺癌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是该影响没有惠及到乳腺癌患者,业界非常羡慕免疫疗法在其他癌症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但是乳腺癌还没看过这种获益,之前的数据非常令人失望,只有极少数患者获益。

但是,IMpassion130研究将改变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实践,这是一次彻底的革命。

乳腺癌的各种亚型中,三阴性乳腺癌一直是最有希望的免疫治疗候选者,接受免疫治疗这种全新的模式。该研究的结果可能会改变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前景,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哪种化疗方案最好、成为骨干方案。

目前正在进行一系列乳腺癌抗PD-L1试验,可能有助于回答哪种化疗方案最有效,但需要做更多研究来确定选择患者的生物标志物。

研究细节

三阴性乳腺癌虽然仅占乳腺癌的15%,但最具侵袭性,患者主要为年轻女性,中位生存期不超过18个月。患者对激素疗法或针对HER2的药物没有反应,因此一线治疗通常为单药紫杉烷或蒽环类化疗,大多数患者在几个月内就会产生耐药性。

最近,研究表明PD-L1可能是三阴性乳腺癌的合适靶标,因为该蛋白质可以抑制抗癌免疫应答,并且它在患有该疾病的患者的肿瘤浸润性免疫细胞中表达。

因此,研究人员进行了IMpassion130试验,招募患有转移性或不能手术的局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仅接受过化疗。

研究者将患者按照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ECOG)一般状况评分为0或1,以随机双盲方式将患者分配到Atezolizumab或安慰剂加蛋白结合型紫杉醇(nab-paclitaxel),不允许交叉,在没有毒性作用发生的情况下持续治疗至少6个周期。

选择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是因为,在设计试验时,研究者担心类固醇会干扰免疫治疗的活性。因为其他癌症研究显示,较高剂量的类固醇会影响免疫治疗反应。

紫杉醇和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在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中具有相似的活性,区别在于,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不需要使用类固醇,而紫杉醇需要使用类固醇。

IMpassion130是该类患者首次接受Atezolizumab进行的试验,研究者希望进行最纯粹的设计,并给予它最大的可能性确认免疫疗法的效果。

患者基线时进行肿瘤影像学检查,之后每8周检查一次,1年后,每12周查一次。停止治疗后每3个月接受一次生存随访。

每个治疗组有451名患者,其中atezolizumab组185名、安慰剂组184名患者为PD-L1+阳性,定义为肿瘤浸润性免疫细胞的表达≥1%。

两个治疗组在基线特征方面均衡良好,PD-L1 +亚组通常为意向性治疗(ITT)人群。

Atezolizumab组中Atezolizumab和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的中位持续给药时间分别为24.1周和22.1周,安慰剂组中安慰剂和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的中位持续给药时间分别为22.1周和21.8周。

中位随访12.9个月后,Atezolizumab组358例患者(79.4%)、安慰剂组378例患者(83.8%)发生疾病进展或死亡。

在ITT人群中,与安慰剂相比,Atezolizumab中位PFS明显更长【7.2个月 vs. 5.5个月,或分层风险比为0.80(P =0.0025)】。

研究人员计算出,使用Atezolizumab时1年PFS率为24%,安慰剂组为18%。

对于PD-L1 +亚组,使用Atezolizumab的中位PFS为7.5个月,而安慰剂组为5.0个月,分层风险比为0.62(P <0.0001)。

在PD-L1 +患者中,Atezolizumab和安慰剂之间1年PFS率的差异也更大,分别为29%和18%。

中期总体生存分析显示,ITT人群接受Atezolizumab治疗与安慰剂未发现明显差异,分层风险比为0.84(P =0.0840)。

在毒性方面,两个治疗组大致相似,如中性粒细胞计数减少、周围神经病变、疲劳和贫血是两组中最常见的3-4级不良事件。

原始出处:

Schmid P., Adams S., Rugo H.S., et al.Atezolizumab and Nab-Paclitaxel in Advanced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10.1056/NEJMoa180961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8-10-23 王秀

    学习了,涨知识了!

    0

相关资讯

STTT: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新策略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Donald William Kufe教授在施普林格自然与川大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主办的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STTT)上发表研究论文,发现靶向对ABT-737耐药的三阴性乳腺癌细胞中的MUC1-C可以抑制BCL2A1并诱导死亡,这很可能成为新的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策略。

JCO:紫杉醇联合LCL161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目前无得到批准的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靶向疗法。LCL161是一种凋亡拮抗剂的抑制剂,以TNFα为基础的基因表达特征(GS)可以预测对LCL161的敏感性。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LCL161新辅助临床试验中的疗效。

CLIN CANCER RES:miR-34a调节三阴性乳腺癌生长和侵袭

近期研究表明非编码RNA(ncRNA)如miRNAs与多种肿瘤的发生有关。但是miR-34a在三阴性乳腺癌中的分子机制尚不明确。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这一问题。

Nat Commun:研究发现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新靶标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营养与健康院)詹丽杏研究组分析了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的转录组特征,发现并确认了乳腺癌中JAK2/STAT3信号的新抑制子Wwox蛋白,阐明Wwox的异常减弱和JAK2/STAT3的异常激活这样的负相关关系是高度恶性TNBC发生转移的重要原因。研究成果近日在线发表于《自然—通讯》。

Cancer Cell:重磅!三阴性乳腺癌根源现世!这个基因是罪魁祸首!

目前,科学家仍对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束手无策,其预后极差、死亡率极高,传统疗法收效甚微,是乳腺癌中恶性程度最高的亚型之一。在多方疗法尝试受阻后,研究人员转而试图探寻TNBC发病根源,进而在根源上阻断肿瘤的发生。近日,美国Salk实验室的Geoffrey Wahl教授等人在著名学术期刊《Cancer Cell》发表的一篇文章描述了TN

ANN ONCOL: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卡铂或吉西他滨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

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侵袭性强,往往预后较差。tnAcity试验评估了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卡铂(nab-P/C),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nab-P/G)和吉西他滨联合卡铂(G/C)作为一线疗法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