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子宫内膜增生高子宫内膜癌风险的突变特征

2020-04-03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背景:子宫内膜增生是子宫内膜样腺癌(EMC)的先兆,子宫内膜样腺癌是最常见的子宫癌。子宫内膜增生进展成癌的可能性可以通过子宫内膜增生的组织学分类来评估,尽管这些分类是主观的,在病理学家中只能在一定程度

背景:子宫内膜增生是子宫内膜样腺癌(EMC)的先兆,子宫内膜样腺癌是最常见的子宫癌。子宫内膜增生进展成癌的可能性可以通过子宫内膜增生的组织学分类来评估,尽管这些分类是主观的,在病理学家中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重复。通过一种更客观的测试来预测癌症进展的风险,患者护理将得到改善。

方法:对一组子宫内膜增生患者的子宫内膜活检标本进行二代测序。如果患者随后发展成EMC,则认为病情进展,如果随后组织采样转阴或在随访中期没有肿瘤,则认为患者病情好转(32例患者:15例进展,17例缓解)。评估子宫内膜增生的体细胞突变在进展性病例和缓解病例中的富集情况,侧重于EMC的常见突变基因。

结果:虽然在进展性和缓解性增生病例中观察到明显的重叠,但进展性病例中的几个突变比缓解性病例更常见。突变包括PTEN、PIK3CA和FGFR2,这是EMC中常见的突变基因。ARID1A和MYC突变仅见于进展性增生,虽然并不常见;这限制了诊断的敏感性。进行性增生表现出与子宫内膜癌相似的致癌信号通路突变的积累。

结论:鉴于进展性和非进行性增生的突变差异,突变分析可预测从子宫内膜增生进展成EMC的风险。

原始出处:

Russo Mariano,Newell Jordan M,Budurlean Laura et al. Mutational profile of endometrial hyperplasia and risk of progression to endometrioid adenocarcinoma.[J] .Cancer, March 18, 2020.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最新分析支持PD-1抑制剂dostarlimab在子宫内膜癌中的应用

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近日对I / II期GARNET研究作出了最新分析,证明其实验性PD-1单克隆抗体dostarlimab在复发或晚期dMMR子宫内膜癌治疗中的潜在疗效。

NATURE:子宫内膜癌相关突变可能开始于童年

所有的正常体细胞都被认为是可以获得突变的,但是我们对于正常体细胞中的突变速率、模式、原因和后果的理解是有限的。

Am J Surg Pathol:年轻女性子宫内膜浆液性癌的独特的分子、形态、临床等特征

根据Bokhman的描述,子宫内膜癌(EC)既往被分为I型(低度恶性、激素依赖性、年轻患者、预后良好)或II型(高度恶性、激素非依赖性、老年患者、预后不良)。

《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2018癌症报告:子宫内膜癌诊治指南》解读

子宫内膜癌虽然总体预后较好, 但高级别的子宫内膜癌有复发的倾向, 由于复发性子宫内膜癌预后较差,因此临床上需重视对复发的管理。针对肿瘤生物学制订的治疗方案是平衡治疗功效与不良反应的最佳策略,其基本治疗包括子宫切除术和双侧附件切除术。淋巴结切除术能够识别需要辅助放疗和化疗的淋巴结受累患者( 前哨淋巴结活检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辅助放疗用于有高危因素的Ⅰ-Ⅲ期患者和淋巴结阴性的I 期患者。在晚期患者中

2019 ESMO:癌症新闻大爆炸

在欧美裁员之后,赛诺菲在日本的规模正在缩小。大型制药公司的大多数首席执行官都有自己的中文名字,以新方式表明他们对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关心。在今年的欧洲医学肿瘤学会(ESMO)年会上,Astellas和Seattle Genetics公布了抗体-药物结合物的积极成果,默克公司和Eisai详细介绍了Keytruda-Lenvima组合获胜和Chi-Med宣传VEGFR抑制剂surufatinib的神经

根据与澳大利亚加拿大的新同步审查计划,美国FDA批准Keytruda与乐伐替尼组合治疗子宫内膜癌

在Orbis项目下,FDA与加拿大卫生部和澳大利亚治疗用品管理局(TGA)合作审查了Eisai的Lenvima(lenvatinib)与Merck的Keytruda(pembrolizumab)联合治疗子宫内膜癌的申请。乐伐替尼(Lenvima)是肝癌患者耳熟能详的靶向药。是一个多靶点的抑制剂,靶点包括VEGFR-1、VEGFR-2、VEGFR-3、FGFR1、PDGFR、cKit、Ret。